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東周列國誌    P 5


作者:馮夢龍
頁數:5 / 355
類別:古典小說

 

東周列國誌

作者:馮夢龍
第5,共355。
次早,幽王果然出朝,群臣賀朔。太子故意遣數十宮人,往瓊台之下,不問情由,將花亂摘。台中走出一群宮人攔住道:「此花乃萬歲栽種與褒娘娘不時賞玩,休得毀壞,得罪不小!」

這邊官人道:「吾等奉東宮令旨,要採花供奉正宮娘娘,誰敢攔阻!」彼此兩下爭嚷起來。驚動褒妃,親自出外觀看,怒從心起,正要發作:不期太子突然而至,褒妃全不堤防。那太子仇人相見,分外眼睜,趕上一步,掀住烏雲寶髻,大罵:「賤婢!你是何等之人?無名無位,也要妄稱娘娘,眼底無人!今日也教你認得我!」捻著拳便打。才打得兒拳,眾宮娥懼幽王見罪,一齊跪下叩首,高叫:「千歲,求饒!萬事須看王爺面上!」


太子亦恐傷命,即時住手。褒妃含羞忍痛,回入台中,——已知是太子替母親出氣,——雙行流淚。宮娥勸解曰:「娘娘不須悲泣,自有王爺做主。」

說聲未畢,幽王退朝,直入瓊台。看見褒擬兩鬢蓬鬆,眼流珠淚,問道:「愛卿何故今日還不梳妝?」褒姒扯住幽王袍袖,放聲大哭,訴稱:「太子引著寓人在台下摘花,賤妾又未曾得罪,太子一見賤妾,便加打罵,若非宮娥苦勸,性命難存。望乞我王做主!」說罷,嗚嗚咽咽,痛哭不已。

那幽王心下倒也明白,謂褒似曰:「汝不朝其母,以致如此。此乃王后所遣,非出太子之意,休得錯怪了人。」

褒姒曰:「太子為母報怨,其意不殺妾不止。妾一身死不足借,但自蒙愛幸,身懷六甲,已兩月矣。妾之一命,即二命也。求王放妾出宮,保全母子二命。」

幽主曰:「愛卿請將息,朕自有處分。」

即日傳旨道:「太子宜臼,好勇無禮,不能將順,權發去申國,聽申侯教訓。東宮太傅少傅等官,輔導無狀,並行削職!」太子欲人宮訴明。幽王吩咐宮門,不許通報。只得駕車自往申國去訖。申後久不見太

子進宮,著宮人詢問,方知已貶去申國。孤掌難鳴,終日怨夫思子,含淚過日。

卻說褒姒懷孕十月滿足,生下一千。幽王愛如珍寶,名曰伯服。遂有廢嫡立庶之意。奈事無其因,難於啟齒。

虢石父揣知王意,遂與尹球商議,暗通褒姒說:「太子既逐去外家,合當伯服為嗣。內有娘娘枕邊之言,外有我二人協力相扶,何愁事不成就?」

褒姒大喜,答言:「全仗二卿用心維持。若得怕服嗣位,天下當與二卿共之。」褒姒自此密遣心腹左右,日夜伺申後之短。宮門內外,俱置耳目,風吹草動,無不悉知。

再說申後獨居無侶,終日流淚。有一年長官人,知其心事,跪而奏曰:「娘娘既思想殿下,何不修書一封,密寄申國,使殿下上表謝罪?若得感動萬歲,召還東官,母子相聚,豈不美哉!」


申後曰:「此言固好,但恨無人傳寄。」

宮人曰:「妾母溫媼,頗知醫術,娘娘詐稱有病,召媼入宮看脈,令帶出此信,使妾兄送去,萬元一失。」

申後依允,遂修起書信一通,內中大略言:「天子無道,寵信妖婢,使我母子分離。今妖婢生子,其寵愈固。汝可上表佯認己罪:‘今已悔悟自新,願父王寬赦!,若天賜還朝,母子重逢,別作計較。」修書已畢,假稱有病臥床,召溫媼看脈。

早有人報知褒妃。褒妃曰:「此必有傳遞消息之事。候溫媼出宮,搜檢其身,便知端的。」

卻說溫媼來到正宮,宮人先已說知如此如此。申後佯為診脈,遂於枕邊,取出書信,囑咐:「星夜送至申國,不可遲誤!」當下賜綵繒二端。 奇Qīsuū.сom書

溫媼將那書信懷揣,手捧綵繒,洋洋出宮。被守門宮監盤住,問:「此繒從何而得?」

媼曰:“老妾診視後脈,此乃王后所賜也。

內監曰:「別有夾帶否?」

曰:「沒有。」方欲放去。

又有一人曰:「不搜檢,何以知其有無乎?」遂牽媼手轉來。媼東遮西閃,似有慌張之色。

宮監心疑,越要搜檢。一齊上前,扯裂衣襟,那書角便露將出來。早被宮監搜出申後這封書,即時連人押至瓊台,來見褒妃。褒妃拆書觀看,心中大怒。命將溫溫鎖禁空房,不許走漏消息。卻將彩緒二匹,手自剪扯,裂為寸寸。幽王進宮,見破繒滿案,問其來歷。褒擬含淚面對曰:「妾不幸身入深宮,謬蒙寵愛,以致正宮妒忌。又不幸生子,取忌益深。今正宮寄書太子,書尾云:‘別作計較',必有謀妾母子性命之事,願王為妾做主!」

說罷,將書呈與幽王觀看。幽王認得申後筆跡,問其通書之人。褒妃曰:「現有溫媼在此。」幽王即命

牽出,不由分說,拔劍揮為兩段。髯翁有詩曰:

未寄深宮信一封,先將冤血濺霜鋒。

他年若問安儲事,溫媼應居第一功。

是夜,褒妃又在幽王前撤嬌撒痴說:「賤妾母子性命,懸于太子之手。」

幽王曰:「有朕做主,太子何能為也?」

褒姒曰:「吾王千秋萬歲之後,少不得太子為君。今王后日夜在宮怨望咒詛,萬一他母子當權,妾與伯服,死無葬身之地矣!」言罷,鳴嗚咽咽,又啼哭起來。

幽王曰:「吾欲廢王后太子,立汝為正宮,伯服為東宮。只恐群臣不從,如之奈何?」

褒妃曰:「臣聽君,順也。君聽臣,逆也。吾王將此意曉諭大臣,只看公議如何?」

幽王曰:「卿言是也。」

是夜,褒妃先遣心腹傳言與虢尹二人,來朝預辦登答。

次日,早朝禮畢,幽王宣公卿上殿,開言問曰:「王后嫉妒怨望,咒詛朕躬,難為天下之母,可以拘來問罪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