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東周列國誌    P 6


作者:馮夢龍
頁數:6 / 355
類別:古典小說

 

東周列國誌

作者:馮夢龍
第6,共355。
虢石父奏曰:「王后六宮之主,雖然有罪,不可拘問。如果德不稱位,但當傳旨廢之;另擇賢德,母儀天下,實為萬世之福。」

尹球奏曰:「臣聞褒妃德性貞靜,堪主中宮。」


幽王曰:「太子在申,若廢申後,如太子何?」

虢石父奏曰:「臣聞母以子貴,子以母貴。今太子避罪居申,溫清之禮久廢。況既廢其母,焉用其子?臣等願扶伯服為東宮。社稷有幸!」

幽王大喜,傳旨將申後退入冷官、廢太子宜臼為庶人,立褒妃為後,伯服為太子。如有進諫者,即系宜臼之黨,治以重闢。——此乃幽王九年之事。

兩班文武,心懷不平,知幽王主意已決,徒取殺身之禍,無益於事,盡皆緘口。太史伯陽父嘆曰:「三綱已絶,周亡可立而待矣!」即日告老去位。群臣棄職歸田者甚眾。朝中惟尹球、虢石父、祭公易一班佞臣在側。幽王朝夕與褒妃在宮作樂。

褒妃雖篡位正宮,有專席之寵,從未開顏一笑。幽王欲取其歡,召樂工嗚鐘擊鼓,品竹彈絲,宮人歌舞進臨,褒妃全無悅色。幽王問曰:「愛卿惡聞音樂,所好何事?」

褒妃曰:「妾無好也。曾記昔日手裂綵繒,其聲爽然可聽。」

幽王曰:「既喜聞裂繒之聲,何不早言?」即命司庫日進綵繒百匹,使宮娥有力者裂之,以悅褒妃。可怪褒妃雖好裂繒,依舊不見笑臉。

幽王問曰:「卿何故不笑?」

褒妃答曰:「妾生平不笑。」

幽王曰:「朕必欲卿一開笑口。」遂出令:「不拘宮內宮外,有能致褒後一笑者,賞賜千金。」


虢石父獻計曰:「先王昔年因西戎強盛,恐彼入寇,乃于儷山之下,置煙墩二十餘所,又置大鼓數十架,但有賊寇,放起狼煙,直衝霄漢,附近諸侯,發兵相救,又嗚起大鼓,催趲前來。今數年以來,天下太平,烽火皆熄。吾主若要王后啟齒,必須同後遊玩儷山,夜舉烽煙,諸侯援兵必至,至而無寇,王后必笑無疑矣。」

幽王曰:「此計甚善!」乃同褒後並駕往驪山遊玩,至晚設宴儷宮,傳令舉烽。

時鄭伯友正在朝中,以司徒為前導,聞命大驚,急趨至驅宮奏曰:「煙墩者,先王所設以備緩急,所以取信于諸侯。今無故舉烽,是戲諸侯也。異日倘有不虞,即使舉烽,諸侯必不信矣。將何物徵兵以救急哉?」

幽玉怒曰:「今天下太平,何事徵兵!朕今與王后出遊儷官,無可消遣,聊與諸侯為戲。他日有事,與卿無與!」遂不聽鄭伯之諫。

大舉烽火,復擂起大鼓。鼓聲如雷,火炮燭天。畿內諸侯,疑鎬京有變,一個個即時領兵點將,連夜趕至儷山,但聞樓閣管箭之音。幽王與褒妃飲酒作樂,使人謝諸侯曰:「幸無外寇,不勞跋涉。」諸侯面面相覷,卷旗而回。褒妃在樓上,憑欄望見諸侯忙去忙回,並無一事,不覺撫掌大笑。幽王曰:「愛卿一笑,百媚俱生,此虢石父之力也!」遂以千金賞之。至今俗語相傳「千金買笑」,蓋本於此。

髯翁有詩,單詠「烽火戲諸侯」之事。詩曰:

良夜頤宮奏管簧,無端烽火燭穹蒼。

可憐列國奔馳苦,止博褒妃笑一場!

卻說申侯聞知幽王廢申後立褒妃,上疏諫曰:「昔桀寵妹喜以亡夏,紂寵旭己以亡商。王今寵信褒妃,廢嫡立庶,既乖夫婦之義,又傷父子之情。桀紂之事,復見于今,夏商之禍,不在異日。望吾王收回亂命,庶可免亡國之殃也。」

幽王覽奏,拍案大怒曰:「此賊何敢亂言!」

虢石父奏曰:「申侯見太子被逐。久懷怨望。今聞後與太子俱廢,意在謀叛,故敢暴王之過。」

幽王曰:「如此何以處之?」

石父奏曰:「申侯本無他功,因後進爵。今後與太子俱廢,申侯亦宜貶爵,仍舊為伯。發兵討罪,庶無後患。」幽王準奏,下令削去申侯之爵。命右父為將,簡兵搜乘,欲舉伐申之師。

畢竟勝負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犬戎主大閙鎬京 周平王東遷洛邑

話說申侯進表之後,有人在鎬京探信,聞知幽王命虢公為將,不日領兵伐申,星夜奔回,報知申侯。申侯大驚曰:「國小兵微,安能抵敵王師?」大夫呂章進曰:「天子無道,廢嫡立庶,忠良去位,萬民皆怨,此孤立之勢也。今西戎兵力方強,與申國接壤,主公速致書戎主,借兵向鎬,以救王后,必要天子傳位於故太子,此伊周之業也。語云:‘先發制人',機不可失。」

申侯曰:「此言甚當。」遂備下金繒一車,遣人賫書與犬戎借兵,許以破鎬之日,府庫金帛,任憑搬取。戎主曰:「中國天子失政,申侯國舅,召我以誅無道,扶立東宮,此我志也。」遂發戎兵一萬五千,分為三隊,右先鋒孛丁,左先鋒滿也速,戎主自將中軍。槍刀塞路,旌旆蔽空,申侯亦起本國之兵相助,浩浩蕩蕩,殺奔鎬京而來。出其不意,將王城圍繞三匝,水息不通。

幽王聞變,大驚曰:「機不密,禍先發,我兵未起,戎兵先動,此事如何?」

虢石父奏曰:「吾王速遣人于驪山舉起烽煙,諸侯救兵必至,內外夾攻,可取必勝。」

幽王從其言,遣人舉烽。諸侯之兵,無片甲來者,蓋因前被烽火所戲,是時又以為詐,所以皆不起兵也。幽王見救兵不至,犬戎日夜攻城,即謂石父曰:「賊勢未知強弱,卿可試之。朕當簡閲壯勇,以繼其後。」虢公本非能戰之將,只得勉強應命,率領兵車二百乘,開門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