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東周列國誌    P 7


作者:馮夢龍
頁數:7 / 355
類別:古典小說

 

東周列國誌

作者:馮夢龍
第7,共355。
申侯在陣上望見石父出城,指謂戎主曰:「此欺君誤國之賊,不可走了。」戎主聞之曰:「誰為我擒之?」孛丁曰:「小將願往。」舞刀拍馬,直取石父,鬥不上十合,石父被孛丁一刀斬于車下。戎主與滿也速一齊殺將前進,喊聲大舉,亂殺入城,逢屋放火,逢人舉刀,連申侯也阻當他不住,只得任其所為,城中大亂。

幽王未及閲軍,見勢頭不好,以小車載褒姒和伯服,開後宰門出走。司徒鄭伯友自後趕上,大叫:「吾王勿驚,臣當保駕。」


出了北門,迤邐望驪山而去。途中又遇尹球來到,言:「犬戎焚燒宮室,搶掠庫藏,祭公已死於亂軍之中矣!」

幽王心膽俱裂。鄭伯友再令舉烽,烽煙透入九霄,救兵依舊不到。犬戎兵追至驪山之下,將驪宮團團圍住,口中只叫:「休走了昏君!」

幽王與褒姒唬做一堆,相對而泣。鄭伯友進曰:「事急矣,臣拚微命保駕,殺出重圍,竟投臣國,以圖後舉!」

幽王曰:「朕不聽叔父之言,以至于此。朕今日夫妻父子之命,俱付之叔父矣!」

當下鄭伯教人至驪宮前,放起一把火來,以惑戎兵,自引幽王從宮後衝出。鄭伯手持長矛,當先開路,尹球保著褒後母子,緊隨幽王之後。

行不多步,早有犬戎兵攔住,乃是小將古裡赤。鄭伯咬牙大怒,便接住交戰。戰不數合,一矛刺古裡赤于馬下,戎兵見鄭伯驍勇,一時驚散。

約行半裡,背後喊聲又起,先鋒孛丁引大兵追來。鄭伯叫尹球保駕先行,親自斷後,且戰且走。卻被犬戎鐵騎橫衝,分為兩截。鄭伯困在垓心,全無懼怯,這根矛神出鬼沒,但當先者無不著手。

犬戎主教四面放箭,箭如雨點,不分玉石,可憐一國賢侯,今日死於萬鏃之下。

左先鋒滿也速,早把幽王車仗擄住。

犬戎主看見袞袍玉帶,知是幽王,就車中一刀砍死,並殺伯服。褒姒美貌饒死,以輕車載之,帶歸氈帳取樂。尹球躲在車箱之內,亦被戎兵牽出斬之。

統計幽王在位共一十一年。因賣桑木弓箕草袋的男子,拾取清水河邊妖女,逃于褒國,此女即褒姒也,蠱惑君心,欺凌嫡母,害得幽王今日身亡國破。

昔童謡所云:「月將升,日將沒,弧箕箙,實亡周國。」正應其兆。天數已定於宣王之時矣。

東屏先生有詩曰:


多方圖笑掖庭中,烽火光搖粉黛紅。

自絶諸侯猶似可,忍教國祚喪羌戎。

又隴西居士詠史詩曰:

驪山一笑犬戎嗔,弧矢童謡已驗真。

十八年來猶報應,輓回造化是何人?

又有一絶,單道尹球等無一善終,可為奸臣之戒。詩云:

巧話讒言媚暗君,滿圖富貴百年身。

一朝駢首同誅戮,落得千秋罵佞臣。

又有一絶,詠鄭伯友之忠。詩曰:

石父捐軀尹氏亡,鄭桓今日死勤王。

三人總為周家死,白骨風前那個香?

且說申侯在城內,見宮中火起,忙引本國之兵入宮,一路撲滅,先將申後放出冷宮。巡到瓊台,不見幽王、褒姒蹤跡。有人指說:「已出北門去矣!」

料走驪山,慌忙追趕。于路上正迎著戎主,車馬相湊,各問勞苦。說及昏君已殺,申侯大驚曰:「孤初心止欲糾正王慝,不意遂及于此。後世不忠於君者,必以孤為口實矣!」亟令從人收殮其屍,備禮葬之。

戎主笑曰:「國舅所謂婦人之仁也!」

卻說申侯回到京師,安排筵席,款待戎主。庫中寶玉,搬取一空,又斂聚金繒十車為贈,指望他滿欲而歸。誰想戎主把殺幽王一件,自以為不世之功,人馬盤踞京城,終日飲酒作樂,絶無還軍歸國之意。百姓皆歸怨申侯。

申侯無可奈何,乃寫密書三封,發人往三路諸侯處,約會勤王。哪三路諸侯?北路晉侯姬仇,東路衛侯姬和,西路秦君嬴開。又遣人到鄭國,將鄭伯死難之事,報知世子掘突,教他起兵復仇,不在話下。

單說世子掘突,年方二十三歲,生得身長八尺,英毅非常。一聞父親戰死,不勝哀憤,遂素袍縞帶,帥車三百乘,星夜奔馳而來。早有探馬報知犬戎主,預作準備。掘突一到,便欲進兵。

公子成諫曰:「我兵兼程而進,疲勞未息,宜深溝固壘,待諸侯兵集,然後合攻,此萬全之策也!」

掘突曰:「君父之仇,禮不反兵。況犬戎志驕意滿,我以鋭擊惰,往無不克。若待諸侯兵集,豈不慢了軍心?」遂麾軍直逼城下。

城上偃旗息鼓,全無動靜。掘突大罵:「犬羊之賊,何不出城決一死戰?」城上並不答應。掘突喝教左右打點攻城。

忽聞叢林深處,巨鑼聲響,一枝軍從後殺來。乃犬戎主定計,預先埋伏在外者。

掘突大驚,慌忙挺槍來戰。城上巨鑼聲又起,城門大開,又有一枝軍殺出。掘突前有孛丁,後有滿也速,兩下夾攻,抵當不住,大敗而走。戎兵追趕三十餘里方回。

掘突收拾殘兵,謂公子成曰:「孤不聽卿言,以至失利,今計將何出?」

公子成曰:「此去濮陽不遠,衛侯老誠經事,何不投之。鄭衛合兵,可以得志。」掘突依言,吩咐望濮陽一路而進。

約行二日,塵頭起處,望見無數兵車,如牆而至,中間坐著一位諸侯,錦袍金帶,蒼顏白髮,飄飄然有神仙之態。那位諸侯,正是衛武公姬和,時已八十餘歲矣。掘突停車高叫曰:「我鄭世子掘突也。犬戎兵犯京師,吾父死於戰場,我兵又敗,特來求救。」

武公拱手答曰:「世子放心,孤傾國勤王,聞秦、晉之兵,不久亦當至矣,何憂犬羊哉?」

掘突讓衛侯先行,撥轉車轅,重回鎬京,離二十里,分兩處下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