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沈從文全集《山鬼》 第 1 頁


因為四圍遠處全是高的山,喊一聲時有半天回聲。毛弟在另一處拖長嗓子叫起萬萬時,所能聽的就只是一串萬字了。 ...
作者:沈從文 / 頁數:(1 / 19)


  山鬼

  作者:沈從文
  一
  毛弟同萬萬放牛放到白石岡,牛到岡下頭吃水,他們顧自上到山腰采莓吃。
  「毛弟哎,毛弟哎!」
  「毛弟哎,毛弟哎!」左邊也有人在喊。
  「毛弟哎,毛弟哎!」右邊也有人在喊。
  因為四圍遠處全是高的山,喊一聲時有半天回聲。毛弟在另一處拖長嗓子叫起萬萬時,所能聽的就只是一串萬字了。
  山腰裡刺莓多得不奈何。兩人一旁唱歌一旁吃,肚子全為刺莓塞滿了。莓是這裡那裡還是有,誰都不願意放鬆。各人又把桐木葉子折成兜,來裝吃不完的紅刺莓。一時兜裡又滿了。到後就專揀大的熟透了的才算數,先摘來的不全熟的全給扔去了。
  一起下到岡腳溪邊草坪時,各人把莓向地下一放,毛弟撲到萬萬身上來,經萬萬一個蹩腳就放倒到草坪上面了。雖然跌倒,毛弟手可不放鬆,還是死緊摟到萬萬的頸子,萬萬也隨到倒下,兩人就在草上滾。

  「放了我罷,放了我罷。我輸了。」
  毛弟最後告了饒。但是萬萬可不成,他要喂一泡口水給毛弟,警告他下次。毛弟一面偏頭躲,一面講好話:「萬萬,你讓我一點,當真是這樣,我要發氣了!」
  發氣那是不怕的,哭也不算事。萬萬口水終於唾出了。毛弟抽出一隻手一擋,手背便為自己救了駕。
  萬萬起身後,看到毛弟笑。毛弟把手上的唾沫向萬萬灑去,萬萬逃走了。
  萬萬的水牯跑到別人麥田里去吃嫩苗穗,毛弟爬起替他去趕牛。
  「萬萬,你老子又竄到楊家田里吃麥了!」
  遠遠的,萬萬正在爬上一株樹,「有我牛的孫子幫到趕,我不怕的。——毛弟哎,讓它吃罷,莫理它!」
  「你莫理它,鄉約見到不去告你家媽麼?」
  毛弟走攏去,一條子就把萬萬的牛趕走了。
  「昨天我到老虎峒腳邊,聽到你家癲子在唱歌。」萬萬說,說了吹哨子。
  「當真麼?」
  「扯謊是你的野崽!」
  「你喊他嗎?」
  「我喊他!」萬萬說,萬萬記起昨天的情形,打了一個顫。
  「你家癲子差點一巖頭把我打死了!我到老虎峒那邊碾壩上去問我大叔要老糠,聽到巖鷹叫,抬頭看,知道那壁上又有巖鷹在孵崽了,爬上山去看。肏他娘,到處尋窠都是空!我想這雜種,或者在峒裡砌起窠來了,我就爬上峒邊那條小路去。
  ……「
  「跌死你這野狗子!」
  「我不說了,你打岔!」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