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山鬼》    P 9


作者:沈從文
頁數:9 / 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山鬼》

作者:沈從文
第9,共0。
  十年來,一切事情是一樣,這是說,毛弟的媽所有的工作,是一個樣子,一點都不變。然而一切物,一切人,已全異——縱不全,變得不同的終究是太多了。毛弟便是變得頂不相同的一個人。當時毛弟做孝子那年,毛弟還只是兩歲,戴紙冠就不知道戴的為哪一個人。到如今,加上是十年,已成半大孩子了。毛弟家癲子,當時亦只不過十二歲,並不癡,伶精的如同此時毛弟一模樣,終日快快活活的放牛,耕田插秧曬穀子時候還能幫點忙,割穗時候能給長工送午飯。會用細蔑織雞罩;雞罩織就又可拿了去到溪裡捉鯽魚。會制簟席,會削木陀螺,會唱歌,有時還會對娘發一點脾氣,給娘一些不愉快(這最後一項本領,直到毛弟長大懂得同娘作鬧以後才變好,但是同時也就變癡變呆了)。
  其他呢,毛弟家中欄內耕牛共換了三次,豬圈內,養了八次小菜豬,雞下的蛋是簡直無從計算數目,屋前屋後的樹也都變大到一抱以外。倘若是毛弟的爹,是出遠門一共出十年,如今歸來看看家,一樣都會不認識,只除了毛弟的娘,其他當真都會茫然!
  至於癲子怎樣忽然就癲了呢?

  這事就很難說了。這是一樁大疑案,全大坳人不能知,伍娘也不知。伍娘就是毛弟媽在大坳村子裡得來的尊稱,全都這樣喊她,老的是,少的是,伍娘正像全村子人的姑母呀。癲子癲,據巫師說,他是非常清楚的(且有法術可禳解)。為了得罪了霄神,當神撒過尿,罵過神的娘,神一發氣人就癲了。

  但霄神在大坳地方,即以巫師平時的傳說,也只能生人死人給人以禍福,使人癲,又像似乎非神本領辦得到。且如巫師言,禳是禳解了,還是癲(以每年毛弟家中谷、米收成人畜安寧為證據,神有靈,又像早已同毛弟家議了和),這顯然知道癲子之所以癲,另有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