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世說新語 第 10 頁


57僧意在瓦官寺中,王苟子來,與共語,便使其唱理。意謂王曰:「聖人有情不?」王曰:「無。」重問曰:「聖人如柱邪?」王曰:「如籌算,雖無情,運之者有情。」僧意云:「誰運聖人邪?」苟子不得答而去。 58司馬太傅問 ...
作者:劉義慶 / 頁數:(10 / 40)

57僧意在瓦官寺中,王苟子來,與共語,便使其唱理。意謂王曰:「聖人有情不?」王曰:「無。」重問曰:「聖人如柱邪?」王曰:「如籌算,雖無情,運之者有情。」僧意云:「誰運聖人邪?」苟子不得答而去。


58司馬太傅問謝車騎:「惠子其書五車,何以無一言入玄?」謝曰:「故當是其妙處不傳。」

59殷中軍被廢,徙東陽,大讀佛經,皆精解。唯至「事數」處不解。遇見一道人,問所讖,便釋然。

60殷仲堪精核玄論,人謂莫不研究。殷乃嘆曰:「使我解四本,談不翅爾。」

61殷荊州曾問遠公:「易以何為體?」答曰:「易以感為體。」殷曰:「銅山西崩,靈鐘東應,便是易耶?」遠公笑而不答。

62羊孚弟娶王永言女,及王家見婿,孚送弟俱往。時永言父東陽尚在,殷仲堪是東陽女婿,亦在坐。孚雅善理義,乃與仲堪道齊物,殷難之。羊云:「君四番後當得見同。」殷笑曰:「乃可得盡,何必相同。」乃至四番後一通。殷咨嗟曰:「仆便無以相異。」歎為新拔者久之。

63殷仲堪云:「三日不讀道德經,便覺舌本間強。」

64提婆初至,為東亭第講阿毗曇。始發講,坐裁半,僧彌便云:「都已曉。」即于坐分數四有意道人,更就余屋自講。提婆講竟,東亭問法岡道人曰:「弟子都未解,阿彌那得已解?所得雲何?」曰:「大略全是,故當小未精核耳。」

65桓南郡與殷荊州共談,每相攻難。年餘後但一兩番,桓自嘆才思轉退,殷云:「此乃是君轉解。」

66文帝嘗令東阿王七步作詩,不成者行大法。應聲便為詩曰:「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帝深有慚色。

67魏朝封晉文王為公,備禮九錫,文王固讓不受。公卿將校當詣府敦喻。司空鄭衝馳遣信就阮籍求文。籍時在袁孝尼家,宿醉扶起,書札為之,無所點定,乃寫付使。時人以為神筆。

68左太沖作三都賦初成,時人互有譏訾,思意不愜。後示張公,張曰:「此二京可三。然君文未重於世,宜以經高名之士。」思乃詢求于皇甫謐,謐見之嗟嘆,遂為作敘。於是先相非貳者,莫不斂衽贊述焉。

69劉伶著酒德頌,意氣所寄。


70樂令善於清言,而不長於手筆。將讓河南尹,請潘岳為表。潘云:「可作耳,要當得君意。」樂為述己所以為讓,標位二百許語,潘直取錯綜,便成名筆。時人咸云:「若樂不假潘之文,潘不取樂之旨,則無以成斯矣。」

71夏侯湛作周詩成,示潘安仁,安仁曰:「此非徒溫雅,乃別見孝悌之性。」潘因此遂作家風詩。

72孫子荊除婦服,作詩以示王武子。王曰:「未知文生於情,情生於文?覽之淒然,增伉儷之重。」

73太叔廣甚辯給,而摯仲治長於翰墨,俱為列卿。每至公坐,廣談,仲治不能對;退,着筆難廣,廣又不能答。

74江左殷太常父子,並能言理,亦有辯訥之異。揚州口談至劇,太常輒云:「汝更思吾論。」

75庾子嵩作意賦成,從子文康見,問曰:「若有意邪,非賦之所盡;若無意邪,復何所賦?」答曰:「正在有意無意之間。」

76郭景純詩云:「林無靜樹,川無停流。」阮孚云:「泓崢蕭瑟,實不可言。每讀此文,輒覺神超形越。」

77庾闡始作揚都賦,道溫、庾云:「溫挺義之標,庾作民之望。方響則金聲,比德則玉亮。」庾公聞賦成,求看,兼贈貺之。闡更改「望」為「俊」,以「亮」為「潤」雲。

78孫興公作庾公誄,袁羊曰:「見此張緩。」于時以為名賞。

79庾仲初作揚都賦成,以呈庾亮。亮以親族之懷,大為其名價云:「可三二京、四三都。」于此人人競寫,都下紙為之貴。謝太傅云:「不得爾,此是屋下架屋耳,事事擬學,而不免儉狹。」

80習鑿齒史才不常,宣武甚器之,未三十,便用為荊州治中。鑿齒謝箋亦云:「不遇明公,荊州老從事耳!」後至都見簡文,返命,宣武問:「見相王何如?」答云:「一生不曾見此人。」從此忤旨,出為衡陽郡,性理遂錯。于病中猶作漢晉春秋,品評卓逸。

81孫興公云:「三都、二京,五經鼓吹。」

82謝太傅問主簿陸退:「張憑何以作母誄,而不作父誄?」退答曰:「故當是丈夫之德,表於事行;婦人之美,非誄不顯。」

83王敬仁年十三作賢人論,長史送示真長,真長答云:「見敬仁所作論,便足參微言。」

84孫興公云:「潘文爛若披錦,無處不善;陸文若排沙簡金,往往見寶。」

85簡文稱許掾云:「玄度五言詩,可謂妙絶時人。」

86孫興公作天台賦成,以示範榮期,云:「卿試擲地,要作金石聲。」范曰:「恐子之金石,非宮商中聲。」然每至佳句,輒云:「應是我輩語。」

87桓公見謝安石作簡文謚議,看竟,擲與坐上諸客曰:「此是安石碎金。」

88袁虎少貧,嘗為人傭載運租。謝鎮西經船行,其夜清風朗月,聞江渚間估客船上有詠詩聲,甚有情致;所詠五言,又其所未嘗聞,嘆美不能已。即遣委曲訊問,乃是袁自詠其所作詠史詩。因此相要,大相賞得。

89孫興公云:「潘文淺而淨,陸文深而蕪。」

90裴郎作語林,始出,大為遠近所傳。時流年少,無不傳寫,各有一通。載王東亭作經王公酒壚下賦,甚有才情。

91謝萬作八賢論,與孫興公往反,小有利鈍。謝後出以示顧君齊,顧曰:「我亦作,知卿當無所名。」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