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世說新語 第 11 頁


92桓宣武命袁彥伯作北徵賦,既成,公與時賢共看,咸嗟嘆之。時王□(王旬)在坐,云:「恨少一句。得『寫』字足韻,當佳。」袁即于坐攬筆益云:「感不絶于余心,溯流風而獨寫。」公謂王曰:「當今不得不以此事推袁。」 93 ...
作者:劉義慶 / 頁數:(11 / 40)

92桓宣武命袁彥伯作北徵賦,既成,公與時賢共看,咸嗟嘆之。時王□(王旬)在坐,云:「恨少一句。得『寫』字足韻,當佳。」袁即于坐攬筆益云:「感不絶于余心,溯流風而獨寫。」公謂王曰:「當今不得不以此事推袁。」


93孫興公道:「曹輔佐才如白地明光錦,裁為負版絝,非無文采,酷無裁製。」

94袁彥伯作名士傳成,見謝公,公笑曰:「我嘗與諸人道江北事,特作狡獪耳,彥伯遂以著書。」

95王東亭到桓公吏,既伏閣下,桓令人竊取其白事,東亭即于閣下另作,無復向一字。

96桓宣武北征,袁虎時從,被責免官。會須露布文,喚袁倚馬前令作。手不輟筆,俄得七紙,殊可觀。東亭在側,極嘆其才。袁虎云:「當令齒舌間得利。」

97袁宏始作東徵賦,都不道陶公。胡奴誘之狹室中,臨以白刃,曰:「先公勛業如是!君作東徵賦,雲何相忽略?」宏窘蹙無計,便答:「我大道公,何以雲無?」有誦曰:「精金百煉,在割能斷。功則治人,職思靖亂。長沙之勛,為史所贊。」

98或問顧長康:「君箏賦何如嵇康琴賦?」顧曰:「不賞者,作後出相遺。深識者,亦以高奇見貴。」

99殷仲文天才宏贍,而讀書不甚廣博,亮嘆曰:「若使殷仲文讀書半袁豹,才不減班固。」100羊孚作雪贊云:「資清以化,乘氣以霏。遇象能鮮,即潔成輝。」桓胤遂以書扇。

101王孝伯在京,行散至其弟王睹戶前,問:「古詩中何句為最?」睹思未答。孝伯詠「『所遇無故物,焉得不速老?』此句為佳。」

102桓玄嘗登江陵城南樓云:「我今欲為王孝伯作誄。」因吟嘯良久,隨而下筆。一坐之間,誄以之成。


103桓玄初並西夏,領荊、江二州、二府、一國。于時始雪,五處俱賀,五版併入。玄在聽事上,版至,即答版後,皆粲然成章,不相揉雜。

104桓玄下都,羊孚時為兗州別駕,從京來詣門,箋曰:「自頃世故睽離,心事淪藴。明公啟晨光于積晦,澄百流以一源。」桓見箋,馳喚前,云:「子道,子道,來何遲!」即用為記室參軍。孟昶為劉牢之主簿,詣門謝,見云:「羊侯,羊侯,百口賴卿。」

中卷

方正第五

1陳太丘與友期行,期日中。過中不至,太丘捨去,去後乃至。元方時年七歲,門外戲。客問元方:「尊君在不?」答曰:「待君久不至,已去。」友人便怒曰:「非人哉!與人期行,相委而去。」元方曰:「君與家君期日中,日中不至,則是無信;對子罵父,則是無禮。」友人慚,下車引之。元方入門不顧。

2南陽宗世林,魏武同時,而甚薄其為人,不與之交。及魏武作司空,總朝政,從容問宗曰:「可以交未?」答曰:「松柏之志猶存。」世林既以忤旨見疏,位不配德。文帝兄弟每造其門,皆獨拜床下。其見禮如此。

3魏文帝受禪,陳群有戚容。帝問曰:「朕應天受命,卿何以不樂?」群曰:「臣與華歆服膺先朝,今雖欣聖化,猶義形于色。」

4郭淮作關中都督,甚得民情,亦屢有戰庸。淮妻,太尉王凌之妹,坐凌事,當並誅,使者徵攝甚急。淮使戎裝,剋日當發。州府文武及百姓勸淮舉兵,淮不許。至期遣妻,百姓號泣追呼者數萬人。行數十里,淮乃命左右追夫人還,於是文武奔馳,如徇身首之急。既至,淮與宣帝書曰:「五子哀戀,思念其母。其母既亡;五子若殞,亦復無淮。」宣帝乃表,特原淮妻。

5諸葛亮之次渭濱,關中震動。魏明帝深懼晉宣王戰,乃遣辛毗為軍司馬。宣王既與亮對渭而陳,亮設誘譎萬方,宣王果大忿,將欲應之以重兵。亮遣間諜覘之,還曰:「有一老夫,毅然仗黃鉞,當軍門立,軍不得出。」亮曰:「此必辛佐治也。」

6夏侯玄既被桎梏,時鍾毓為廷尉,鍾會先不與玄相知,因便狎之。玄曰:「雖復刑餘之人,未敢聞命。」考掠初無一言,臨刑東市,顏色不異。

7夏侯泰初與廣陵陳本善,本與玄在本母前宴飲,本弟騫行還,徑入,至堂戶。泰初因起曰:「可得同,不可得而雜。」

8高貴鄉公薨,內外喧嘩。司馬文王問侍中陳泰曰:「何以靜之?」泰云:「唯殺賈充以謝天下。」文王曰:「可復下此不?」對曰:「但見其上,未見其下。」

9和嶠為武帝所親重,語嶠曰:「東宮頃似更成進,卿試往看。」還,問何如。答曰:「皇太子聖質如初。」

10諸葛靚後入晉,除大司馬,召不起。以與晉室有讎,常背洛水而坐。與武帝有舊,帝欲見之而無由,乃請諸葛妃呼靚。既來,帝就太妃間相見。禮畢,酒酣,帝曰:「卿故復憶竹馬之好不?」靚曰:「臣不能吞炭漆身,今日復睹聖顏。」因涕泗百行。帝於是慚悔而出。

11武帝語和嶠曰:「我欲先痛罵王武子,然後爵之。」嶠曰:「武子俊爽,恐不可屈。」帝遂召武子,苦責之,因曰:「知愧不?」武子曰:「『尺布斗粟』之謡,常為陛下恥之!它人能令疏親,臣不能使親疏。以此愧陛下。」

12杜預之荊州,頓七里橋,朝士悉祖。預少賤,好豪俠,不為物所許。楊濟既名氏,雄俊不堪,不坐而去。須臾,和長輿來,問:「楊右衛何在?」客曰:「向來,不坐而去。」長輿曰:「必大夏門下盤馬。」往大夏門,果大閲騎,長輿抱內車,共載歸,坐如初。

13杜預拜鎮南將軍,朝士悉至,皆在連榻坐,時亦有裴叔則。羊稚舒後至,曰:「杜元凱乃復連榻坐客!」不坐便去。杜請裴追之,羊去數里住馬,既而俱還杜許。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