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明儒學案 第 3 頁


書成於丙辰之後,中州許酉山暨萬貞一各刻數卷,而未竣其事[13] ,然鈔本流傳[14],頗為好學者所識。往時湯公潛菴有云:「《學案》宗旨雜越,茍善讀之,未始非一貫。」此陳介眉所傳述語也。壬申七月,一病幾革,文字因緣 ...
作者:黃宗羲 / 頁數:(3 / 462)

書成於丙辰之後,中州許酉山暨萬貞一各刻數卷,而未竣其事[13] ,然鈔本流傳[14],頗為好學者所識。往時湯公潛菴有云:「《學案》宗旨雜越,茍善讀之,未始非一貫。」此陳介眉所傳述語也。壬申七月,一病幾革,文字因緣,一切屏除。


仇滄柱都下[15]寓書,言北地隱士[16]賈若水者,手錄是書[17] 而歎曰:「此明室數百年學脈[18]也,可聽之埋沒乎!」亡何,賈君逝[19],其子醇菴承遺命刻之。嗟乎!溫公《通鑑》成,歎世人首尾畢讀者少[20]。此書何幸,而累為君子所不棄乎!暫徹呻吟,口授兒子百家書之。

康熙癸酉歲,紫筠齋謹梓。

《文集》「工夫」作「功力」。 《文集》「萬殊也」下有「窮心則物莫能遁,窮物則心滯一隅」句。 《文集》作「只是印我心體之變動不居」。 《文集》「如」作「猶」。

《文集》「矍矍」作「蹻蹻」。 《文集》「未化也」下有「況於他人乎」句。 《文集》作「許酉山刻數卷而止,萬貞一又刻之而未畢」。 《文集》「鈔本流傳」下無「頗為好學者所識」句,以下則作「陳介眉以謹守之學讀之,而轉手湯潛庵,謂余曰:『《學案》宗旨雜越,茍善讀之,未始非一貫也。』」 《文集》「都下」作「都中」。 《文集》無「隱士」二字。 《文集》作「見《學案》」。 《文集》作「數百歲之書」。

《文集》「逝」作「死」。 《文集》作「歎覽者未終一紙,已欠伸思睡,能讀之終篇,惟王益柔爾」。

賈潤序

余伏處畿南,雅聞浙東多隱居樂道之儒,而姚江黃梨洲先生為之冠。梨洲之門,名公林立,而四明仇滄柱先生尤予所宿契者。每欲南浮江、淮,歷吳門,渡錢塘,遍訪姚江支派,各叩其所學,而道里殷遙,逡巡未果。已而滄柱先生居天祿、石渠,操着作之任,益大昌其學。


余因遣兒輩執經其門,將由此以上溯姚江,庶幾獲聞緒論。兒樸往來都下,得《明儒學案》一書,則梨洲先生所手輯也,凡明世理學諸儒,咸在焉。余閲之驚喜,喟然歎曰:「此後學之津梁,千秋不朽盛業也,盍梓之以公諸天下。」蓋明儒之學多門,有河東之派,有新會之派,有餘姚之派,雖同師孔、孟,同談性命,而涂轍不同,其末流益歧以異,自有此書,而支分派別,條理粲然。

其於諸儒也,先為敘傳,以紀其行,後採語錄,以列其言。其他崛起而無師承者,亦皆廣為網羅,靡所遺失。論不主於一家,要使人人盡見其生平而後已。學者誠究心此書,一披覽間,即有以得諸家之精藴,而所由以入德之方,亦不外是。

其間或純或駁,則在學者精擇之而已,嘗慨前代所編《性理大全》,極有功於後學,但於有宋諸儒,採之未備,而《皇極經世》、《家禮啟蒙》、《律呂新書》、《洪範皇極內篇》,本自別行於世者,亦復混入其間,殊覺繁而鮮當。他日有人彙宋、元諸儒之說,倣此體而重輯焉,寧不更快人意耶!余老矣,不能苦心勵行,窺先賢之堂奧,兒輩年方少壯,得是書以為指南,其可不迷於嚮往矣乎!因書此以識之。

時康熙辛未歲仲夏月,故城賈潤謹題於南村書室。

賈樸跋

樸憶幼入家塾,習制舉業,墊師嚴督,不敢旁有涉獵,每侍先君課誦,見先君手一編不置,皆《性理》、《皇極經世》、《近思錄》等書。問嘗指以示樸曰:「此聖賢心脈,後學津梁也。孔、孟之學,自秦、漢以來,穿鑿支離,汩沒於章句訓詁之間,賴有大儒輩出,求之於心性之際,而證其所為獨得者,在宋則有周、程、張、朱五君子,在明則有敬軒、康齋、白沙、姚江諸儒。冥搜靜悟,宗旨炯然,其間雖不無異同之見,而其求至於聖道則一也。」樸聞先君之緒論如此。時方工帖括,因循畏怠,未獲研究。後先君聞甬江仇先生入中秘,講學京邸,乃呼樸,謂「仇先生文章學術,源本《六經》,為東南學者,爾其往受業焉」。樸乃執經先生之門。

未幾,手授《明儒學案》一書,樸攜歸以呈先君。先君讀而卒業,曰:「梨洲先生之於斯道,共功鉅,其心苦矣。學者誠體驗於此,其於聖人之道,庶有得焉。如欲游溟渤者,歷江、漢,涉淮、泗,雖所閲之途各殊,而泝之不已,終歸於海無疑也。」遂命樸等朝夕校讎,授諸梓以廣其傳。工起於辛未春,竣於癸酉之孟春。嗚呼!先君遺命在耳,而几杖已不獲親矣。樸捧讀斯篇,唯有策愚鞭駑,朝夕孳孳,期省身寡過,以無負於父師之明訓已耳。

歲在癸酉夏月,後學賈樸敬跋。

賈念祖跋

先王父若水公精研理學,於宋、元、明諸儒之書,無不泝委窮源,徹其底蘊。嘗謂先大夫素菴公云:「人生為功名中人易,為聖賢中人難。」蓋其生平立腳為著實工夫者在此,所以訓示子孫者亦在此。晚年讀姚江黃黎洲先生《明儒學案》一書,深嘉而歎服之。

蓋取先生各載諸儒所得力之語,以俟學者之自擇,殊涂同歸,百慮一致,誠高出於牴牾異同者流也。先大夫承命授梓,自康熙癸酉書成,垂四十餘年,四方篤學力行之士,來索是書者,踵相接也。念祖敬凜先志,嘗手一編為訂正其魯魚之謬者百有餘字,命兒裕、昆、延、泰脩補舊帙,公諸海內,亦以景仰先賢,不敢有墜家訓雲爾。

雍正十三年七月上浣甘陵後學賈念祖識。

莫晉序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