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曾國藩全集    P 5


作者:曾國藩
頁數:5 / 125
類別:成功經驗

 

作者:曾國藩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曾國藩全集

其在於人,言有尤,行有悔,雖聖者不免。改過什於人者,賢亦什於人;改過伯於人者,賢亦伯於人。尤賢者,尤光明焉;尤木肖者,怙終焉而已。

人之生,氣質不甚相遠也,習而之善,既君子矣。其有過,則其友直諫以匡之。又有友焉,巽言以輓之。退有撻,進有旌,其相率而上達也,奚禦焉?習而之不善,既小人矣。其有過,則多方文之。為之友者,疏之則心非而面諛,成之則依阿苟同,憚于以正傷恩。其相率而下達也,奚禦焉?茲賢者所以愈賢,而不肖者愈不肖也。

吾之友有某君者,毖余曰;「子與某相好不終,是子之失德。子蓋慎諸?」又有某君毖余曰:「聞子之試于有司,則嘗以私於人,是大不可。」二子者之言,卒聞之,若不遜于吾志。徐而繹之,彼無求而進逆耳之言,誠敬我也。既又自省:吾之過,其大者視此或倍捷,而其多或不可枚數。二子者,蓋舉一隅也,人苦不自知耳。先王之道不明,士大夫相與為一切苟且之行,往往陷于大戾,而僚友無出片言相質確者。而其人自視恬然,可幸無過。且以仲尼之賢,猶待學《易》以寡過,而今日無過,欺人乎?自欺乎?自知有過而因護一時之失,展轉蓋藏,至蹈滔天之奸而不悔,斯則小人之不可近者已!為人友而隱忍和同,長人之惡,是又諧臣媚子之亞也。《書》曰:「有言逆子女心,必求諸道;有言遜于女志,必求諸非道。」余枚筆之於冊以備現省,且示吾友能為逆心之言者。

求闕齋記,國藩讀《易》,至《臨》而喟然嘆曰:剛侵而長矣。至于八月有凶,消亦不久也,可畏也哉。天地之氣,陽至矣,則退而生陰;明至矣,則進而生陽。一損一益者,自然之理也。


  

物生而有耆欲,好盈而忘闕。是故體安車駕,則金輿(左釒右上囪下心)衡不足於乘;目辨五色,則黼黻文章不足於服。由是八音繁會不足於耳,庶羞珍膳不足於味。窮巷瓮牖之夫,驟膺金紫,物以移其體,習以蕩其志,向所(扌益)(扌宛)而不得者,漸乃厭鄙而不屑禦。旁觀者以為固然,不足告議。故曰:「位不期驕,祿不期侈。被為象箸,必為玉杯。」積漸之勢然也。而好奇之土,巧取曲營,不逐眾之所爭,獨汲汲於所謂名者。道不同不相為謀,或資富以飽其欲,或聲譽以厭其情,其于志盈一也。夫名者,先王所以驅一世于軌物也。中人以下,蹈道不實,於是爵祿以顯馭之,名以陰驅之,使之踐其跡,不必明其意。若君子人者,深知乎道德之意,方懼名之既加,則得于內者日浮,將恥之矣。而淺者(訁華)然騖之,不亦悲乎!,國藩不肯,備員東宮之末,世之所謂清秩。家承餘蔭,自王父母以下,並康強安順。孟子稱「父母俱存,兄弟無故」,抑又過之。洪範田:「凡厥庶民,有猷有為有守,不協于極,不罹于咎,女則錫之福。」若國藩老,無為無猷,而多罹于咎,而或錫之福,所謂不稱其服者歟?於是名其所居曰「求闕齋」。凡外至之榮,耳目百體之耆,皆使留其缺陷。禮主減而樂主盈。樂不可極,以禮節之,庶以制吾性焉,防吾淫焉。若夫令問廣譽,尤造物所斷予者,實至而歸之。所取已貪矣,況以無實者攘之乎?行非聖人而有完名者,殆不能無所矜飾于其間也。吾亦將守吾闕者焉。



  
送郭筠仙南歸序,凡物之驟為之而追成焉者,其器小也;物之一覽而易盡者,其中無有也。郭君筠仙與余友九年矣,即之也溫,挹之常不盡。道光甲辰、乙己兩試于禮部,留京師,主于余。促膝而語者四百餘日,乃得盡窺其藏。甚戰!人不易知也。將別,於是為道其深,對於迴路贈言之義,而以吾之思效焉,蓋天生之材,或相千萬,要于成器以適世用而已。材之小者,視尤小者則優矣。苟尤小者,琢之成器。而小者不利於用,則君子取其尤小者焉。材之大者,視尤大者則細矣。苟尤大者不利於用,而大者琢之成器,則君子取其大者焉。天賦大始,人作成物。傳曰:「人不天不因,天不人不成。」不極擴充追琢之能,雖有周公之材,終棄而已矣。

余所友天下賢士,或以德稱,或以藝顯,類有以自成者。而老筠仙躬絶異之姿,退然深貶,語其德若無可名;學古人之文章,入焉既深,而其外猶若(釒且)(釒吾)而不安其無所成者與?匠石斫方寸之木,斤之削之,不移瞬而成物矣。及乎裁徑尺之材以為榱桷,不閲日而成矣。及至伐連抱之梗(木丹),為天子營總章太室之梁棟,經旬累月而不得成焉。其器俞大,就之前艱。淺者欲以一概律之,難矣。

且所號為賢者,謂其絶拘攣之見,曠觀于廣大之區,而不以尺寸繩人者也。若夫逢世之技,智足以與時物相發,力足以與機勢相會,此則眾人之所共睹者矣。君子則不然,赴勢甚鈍,取道甚迂,德不苟成,業不苟名,艱勤錯過,遲久而後進。殊而積,寸而累。既其純熟,則聖人之徙;其力造焉而無扦格,則亦不失于今名。造之不力,歧出無范,雖有瑰質。終亦無用。

孟子曰:「五穀不熟,不如荑稗。」誠哉斯言也!筠仙勖哉!去其所謂(扌干)格者,以蘄至于純熟,則幾矣。人亦病不為耳。若夫自揣既熟,而或不達于時軌,是則非余之所敢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