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巴菲特 第 8 頁


但是,沃倫參加到了巴菲特父子公司的工作中來。在這兒,他直接感受到了祖父恪守的原則。歐內斯特每天從沃倫微薄的工資裡扣出兩分錢——這項舉動,再配合有關職業倫理學的講話,目的是為了讓沃倫對政府項目,類似社會安全項目等等所導致的無法承受的耗費留下深 ...
作者:魯文斯坦 / 頁數:(8 / 153)

但是,沃倫參加到了巴菲特父子公司的工作中來。在這兒,他直接感受到了祖父恪守的原則。歐內斯特每天從沃倫微薄的工資裡扣出兩分錢——這項舉動,再配合有關職業倫理學的講話,目的是為了讓沃倫對政府項目,類似社會安全項目等等所導致的無法承受的耗費留下深刻的印象。對於一個只有12歲的男孩,工作本身非常辛苦,搬舉板條箱,拉蘇打水瓶……沃倫不喜歡這些工作,甚至不喜歡雜貨店的氣味,水果腐爛的時候,他只有硬着頭皮去清掃垃圾箱。


但是他喜歡商店。巴菲特父子商店是一個能放百貨的舒適的小窩。這兒有吱吱作響的木質地板,旋轉的電扇,還有成排的木貨架高得直頂天花板。

當有人想要貨架上層的罐頭時,沃倫或另一個店員就會把一張滑動梯子搬到合適的位置,然後將它升到最高點。

這是沃倫所見到的最成功的生意。他的叔叔弗雷德站在櫃檯後面與每位顧客愉快地交談。那些香噴噴新出爐的麵包,制好的乾酪,還沒包起來的小甜餅和乾果……巴菲特父子店確有特色吸引顧客們頻頻光顧——也許是恪守祖父節約每一分錢的美德罷。

① 當多年後問及沃倫是否真的徹夜未眠,多麗絲說:「天哪,不,他睡得歡呢。」

查理。芒格每週六也在這裡工作,直到許多年以後他和沃倫才有緣一見,結果後來兩人成了商業夥伴。芒格在店裡感受到一種文化的灌輸。諾曼。

羅克韋爾說:「沒有誰在店裡閒蕩。從早上第一個鐘點開始一直到晚上,你都處於無比的繁忙之中。」有一次,沃倫的侄子比爾。巴菲特遲到幾分鐘趕到店裡,碰到了他那身材魁梧、滿頭白髮的祖父。

他手裡拿着一塊表站在二樓上怒吼道:「比利,都幾點鐘了!」

住在歐內斯特家裡那段日子中,沃倫常常到父親的商業夥伴卡爾。福爾克家裡吃午飯。在福爾克太太準備午飯時,他就從福爾克研究的那些投資的書裡面抽出一本來看。有一次,沃倫一邊咕嘟咕嘟喝着瑪麗。


福爾克做的鷄麵湯,一面宣佈他將在30歲以前成為一個百萬富翁——還令人不可思議地加上一句:「如果實現不了這個目標,我就從奧馬哈最高的建築物上跳下去。」

瑪麗。福爾克被他的話嚇壞了,連忙叫他不要再說出類似的話來。沃倫盯着她笑了起來。她確實很喜歡這個孩子所具有的魅力,因此總是熱情歡迎他到福爾克家裡來作客。

是瑪麗。福爾克第一個向沃倫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沃倫,你為什麼想賺那麼多錢?」

「這倒不是我想要很多錢,」沃倫答道,「我覺得賺錢來看著它慢慢增多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八年級的最後幾個月,沃倫暫時得以解脫,又和老朋友們聚集在一起在城裡四處亂跑。從位於西郊的巴菲特商店跑到市中心的鵝卵石街道,這裡有喧嘩繁忙的自由市場以及紅磚和鑄鐵的倉房。這裡也正是一個半世紀之前奧馬哈的巴菲特家族的第一代:悉尼。巴菲特蓋起商店的地方。

轉眼四代人過去了,沃倫也把它當作了自己的家園。他承襲了鎮上那種不拘禮節的風格,大草原上人們樸直的說話方式以及難以看透的,不輕易流露出情感的外表。

他天真、質樸而且平平凡凡,但在特性之中——他天生的自立,充滿雄心卻謹慎的資本家的熱情以及複雜、平靜的外表——都說明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中西部佬。到1943年秋季時,沃倫再也找不出任何藉口逃避去華盛頓服兵役,於是這段離開華盛頓的暫緩期也隨之宣告結束了。2逃離

巴菲特一家又搬到了溫泉峽谷的一套四居室房子中,它座落在華盛頓外圍的西北四十九街上。房子由刷白的磚塊砌成,前面有一個敞開的門廊,還有一個直通屋後的斜坡車道。這是樸素的年輕國會議員的典型居室——理查德。尼克森一家是他們家的鄰居——從馬薩諸塞大街走過來只有幾步路。

房子後面儘是成片的樹林。

沃倫的新生活就圍着他在 《華盛頓郵報》那份工作轉着。現在他滿13歲了,他登記了他的收入並提交了納稅申報表——他堅決不要父親納這筆稅款。

但是,除了他的送報工作以外,沃倫覺得一點都不開心。在艾麗斯迪上初中,他給老師招來不少麻煩,而且學習成績也平平常常。由於他在班上年齡算小的,又跳過一級,因此他一慣戴着眼鏡置身于社會主流之外。他總是不修邊幅,連校長都提醒利拉該好好給他修整一番了。

在第一個不快樂年頭的6月份,沃倫逃走了——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反叛。他和密蘇裡國會議員的兒子羅傑。貝爾,還有一個好朋友,一起搭車往賓州的赫希去了。沃倫知道那兒的一個高爾夫球場,覺得他們可以在那兒逗留幾日噹噹球僮。

但這是頭一遭——經濟不再是他的動機。成天和家人獃在

一起,獃在華盛頓這個鬼地方簡直讓他快瘋了——所有這些都讓他快瘋了。

孩子們在夜幕降臨的時候到達了目的地,甚至連牙刷都沒帶,就在新區酒館的一個房間裡住下了。一大清早,他們還沒來得及出門就被警察截住了。

貝爾個兒不高,而沃倫和另一個男孩卻身高近6尺。從遠處看起來,貝爾顯得年齡很小——警察擔心他是個被綁架的受害者——於是抓住了3人進行了一番盤問。有誰能想象得出,沃倫這個僅有14歲的孩子,油嘴滑舌地向警察申辯着他們的無辜,卻對他們的所作所為隻字不提。最後警察把他們放走了,但他們卻像泄了氣的皮球,於是當天就搭車回家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