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巴菲特 第 9 頁


看上去沃倫沒再想過要繼續他這種半心半意的反叛行為。他在學校突然用功起來,顯得非常馴服。引用他姐姐羅貝塔的話而言:「反叛」對於他來說「是一個言之過重的詞」。 但是霍華德和利拉感到震驚,儘管他們在沃倫返回華盛頓後對他很和藹,霍華德打定主意 ...
作者:魯文斯坦 / 頁數:(9 / 153)

看上去沃倫沒再想過要繼續他這種半心半意的反叛行為。他在學校突然用功起來,顯得非常馴服。引用他姐姐羅貝塔的話而言:「反叛」對於他來說「是一個言之過重的詞」。


但是霍華德和利拉感到震驚,儘管他們在沃倫返回華盛頓後對他很和藹,霍華德打定主意要及早阻止他這種反抗的行為。他告訴沃倫他必須提高他的成績,要不然就得放棄他的送報工作。

這句話像是給沃倫的成績打了一劑補藥。他不僅沒有放棄,他的送報路線反倒擴展了許多。他很快從《時代先驅》那兒得到一條路線,《時代先驅》是與《郵報》競爭的早報,它的路線所覆蓋的區域與沃倫送《郵報》的區域完全一樣。正如巴菲特後來回憶道,如果一個訂閲者取消了一種報紙而訂了另一種報紙,「第二天我就會容光煥發。」不久,沃倫擁有了五條送報路線,每天早上有約500份報紙要送。利拉早上起床給他準備早餐,沃倫五點二十分以前便出了家門去趕開往馬薩諸塞大街的公共汽車。偶爾當他病倒的時候,利拉幫他去送報,但她從不走近他掙來的錢一步。利拉寫道:「他的積攢是他的一切,你根本不敢去碰他裝錢的那個抽屜,每一分錢都必須好好獃在那裡。」

沃倫把韋斯特切斯特公寓看作皇冠上的寶石,這座公寓座落在教堂大街,是一座由紅磚砌成的八層的有尖頂的建築群。他很快建立了一條值得年輕的亨利。福特借鑒的「裝配路線」。他總是將每幢樓的報紙一半放在第八層電梯平台上,另一半放在四樓。

然後他就在各幢樓之間徒步穿梭,一層樓一層樓地把報紙放在每戶門前。到了收費那天,他會在前台放個信封,免得他還得挨家挨戶去收。

當巴菲特家回到奧馬哈度夏季時,沃倫把他的送報工作託付給了一個朋友:沃爾特。迪爾,然後教他如何去做。迪爾還記得:“你面前堆着那麼大一堆報紙——就像一座山。但其實它只用花你約一小時外加一刻鐘的時間。

這的確是一條很棒的路線,所有的建築物都通過地下相連,你根本不用走出去。“

考慮到可以通過增加產品綫來提高利益,沃倫同時也在公寓裡兜售雜誌。其中的秘訣在於能在恰當的時機徵詢訂閲。巴菲特回憶起他的某些顧客「總是把他們的雜誌放在樓梯口。你可以通過撕下地址標籤來通知他們訂閲期滿了。

就這樣,我就對每個人的訂閲期限瞭如指掌」。


儘管公寓被視為非常高貴的地方——沃倫在電梯裡碰到過傑奎琳。布維爾——他還是會遇到賴帳的問題。戰時的華盛頓,人們頻繁地搬進搬出,有時就會忘了付錢給他。於是沃倫就和電梯間女孩們達成一項交易,她們可以得到免費的報紙,而一旦有人要搬走,她們就會向沃倫提供消息。

簡單地來說,沃倫把他的送報路線做成了一項大生意。他每個月可以掙

175美金——這可是許多全天工作的年輕人的收入——而且積蓄起來每一毛錢。在1945年他只有14歲的時候,他取出利潤中的1200美元,將它投資到了內布拉斯加的一塊40英畝的農場上。

對於沃倫在華盛頓的那幾年而言,二次世界大戰的弊端真是無處不在。

在學校裡推銷着各種公債,在家裡掛着用於燈火管制的窗帘。然而,戰爭對他几乎沒有任何直接影響。唯一的例外是在19458月,當時巴菲特一家正在奧馬哈避暑。沃倫聽到了有關廣島的消息,他和鄰居傑裡。

穆爾對原子彈展開了一場激烈的討論。穆爾回憶說,沃倫對此非常關心。他以一種絶不動搖的,令人恐慌的邏輯來看待它,就像看待宗教一樣。「我們談論着——這一場景歷歷在目——就在我家前面的草地上。

他很害怕連鎖反應造成的後果,……害怕它可能給世界帶來的滅頂之災。」

回到華盛頓之後,沃倫在伍德羅。威爾遜家中適應得稍好一些。他的送報路線讓他得以從思鄉病中擺脫出來。他也開始結識了一幫新朋友,就跟在奧馬哈一樣。

他組織一隊人馬收集高爾夫球,他自己也是一個相當出色的高爾夫球手,並且加入了校隊。

羅伯特。德懷爾是高爾夫球教練,同時也是沃倫樹立起來的另一個教師典範的形象。德懷爾覺得沃倫很有意思——熱情但不魯莽。他把沃倫帶到跟蹤器那兒,然後教他如何讀懂每日比賽表。

沃倫上完一年級後的那個夏天,德懷爾和沃倫碰巧在第一流明星大賽去打高爾夫球。天開始下雨了,於是他們鑽進德懷爾的車裡打開了收音機收聽比賽。紐約佬——棒球重擊手查理。凱勒獲勝了。

德懷爾說:「如果你給我201的勝負,我打賭他打了個本壘打。」

沃倫說:「我賭1塊錢。」當然凱勒是打了一個本壘打,在另一個賭局中德懷爾輸了20美元。

然而他們倆人都很清楚的是,沃倫比他的教練掙的錢多。當沃倫几乎連刮臉都還不會的時候,他就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裡奔波,為自己事業的起步做出努力。他如饑似渴地讀着每一本可以搞到手的商業類書籍,鑽研着保險業報表,為他的送報路線操勞着。唐納德。

丹利也是威爾森的學生,後來成了沃倫的好朋友,認為沃倫「正在規劃達到(金融界)目標的道路」。

丹利是司法部門一位律師的兒子,是一個嚴肅而聰慧的學生。一眼看上去,他和沃倫沒有什麼共同之處。丹利有一個漂亮的女朋友,而沃倫從未約會過。而且丹利主要對科學很感興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