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巴菲特 第 11 頁


難道納粹的滅亡沒有賦予「一種對人性自由的補充嗎?」 戰爭結束以後,他又投票反對過被炮火夷為平地的英國,反對過學校午餐制,反對過歐洲稻穀出口,還反對過佈雷頓。伍德貨幣體系。在最糟的時候,他的美國主義偏離到排外主義和以「赤色主義」為罪名迫 ...
作者:魯文斯坦 / 頁數:(11 / 153)

難道納粹的滅亡沒有賦予「一種對人性自由的補充嗎?」


戰爭結束以後,他又投票反對過被炮火夷為平地的英國,反對過學校午餐制,反對過歐洲稻穀出口,還反對過佈雷頓。伍德貨幣體系。在最糟的時候,他的美國主義偏離到排外主義和以「赤色主義」為罪名迫害他人的態度上來。當巴菲特一家在晚上開車跑過依然亮着燈的英國大使館時,霍華德會咆哮起來,「他們竟然徹夜不寐地想法兒從我們身上榨錢。」他反對馬歇爾計劃有關重建西歐的提議,並稱之為「經營無底洞」,也許這有着史達林的秘密支持。

在許多問題上,霍華德相當有先見之明,他提出的多項建議中曾有一次是採取措施保護美國儲蓄債券的持有者不受通貨膨脹的損害。因此說他的任期從廣義上來說是一個被狹隘主義和極端主義扭曲了的道德家的任期。

沃倫嘴上附和着父親的政治見解,也許只是表面上相信它們,但他自己從來不參與進去。他吸收了父親的愛國主義的方面,但沒有接受他那種強烈的孤立主義。幾年以後,沃倫在給大學朋友的信中曾婉言提及父親的教條主義。沃倫在信中寫道:「我只好閉上嘴,走出去協助我父親操辦一場討伐這個或那個的運動。」

他確實繼承了他父親對社會充滿了關心和顧慮的一面。 (事實上,後來沃倫曾痛斥公司侵盜他人財產的卑鄙行為,他採用的方式和當年霍華德指責政府的方式如出一轍。)但是對於孩提時代就親眼目睹了大蕭條和那場戰爭的沃倫來說,政府是社會的捍衛者,而不是敵人。在絶對支持政府的立場上,沃倫對政治的覺悟,雖然還不夠成熟,但已顯露出獨立的底蘊。

沃倫早已決定不跟隨父親進入政府部門。當諾馬爾。讓問他是否要在華盛頓生活時,沃倫毫不猶豫地答道:「不,我要住在奧馬哈。」

在他念高年級以前,他對未來職業的打算不僅僅是從商,而是專門從事投資。他坐在家裡吃早飯時,別的男孩在這個年齡的時候只會留意閲讀體育版,而他卻已經在研究着股票圖表了。關於他是這方面專家的猜測之語紛紛流傳到學校,連老師們都千方百計想從他那裡挖出一些關於股票的知識。

他精明地以他的名聲來投資。沃倫拋出了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的股票。因為他知道他的老師們持有AT&T股票。「他們都認為我對股票很懂行,而我在想如果我做空了AT&T,我一定會讓他們對自己的退休金產生恐慌。」


這個溫順的孩子何以享有如此的美譽?沃倫從未在股市上有過任何漂亮

的業績,然而人們都覺得他是內行。他有某種與生俱來的東西,並不僅僅是早熟的淵博,還在於他那種把知識以合乎邏輯的方式表達出來的本事。能打動他的不是忠誠,而是那些可以被他連貫地有意義地組合起來的事實。引用丹利的話來說:「他似乎有超常的洞察力,他談論一件事情的方式讓人深信他確實很清楚自己究竟在說些什麼。」

沃倫 1947年畢業了,在三百七十四人的班裡排十六名 (丹利則名列榜首)。威爾森年鑒上對他的描繪是:有着雙明亮的、流露着渴望的眼睛,整齊中分的頭髮和溫馴的笑靨。標題上註明着「喜歡數學……是一個未來的股票經紀家」。

霍華德建議他去附近的賓州大學沃頓商學院的財務和商業繫念書,沃倫回答在那學校只會浪費青春。他已經分發了近60萬份報紙,並從中掙了5000多塊錢。這些錢有的來自報紙,有的來自威爾森角子機公司,還有的來自內布拉斯加的一家佃戶。另外,他已經讀了不下一百本有關商業的書籍。

他還需要學什麼呢?

霍華德耐心地提醒沃倫他還有兩個月就滿17歲了。最後,沃倫妥協了。

8月份的時候,威爾森角子機公司以1200元的價格被轉賣給一個退伍軍人,沃倫揣着他的股票直奔沃頓而去。

然而,這一次霍華德真的錯了。儘管沃頓聲譽顯赫,但它的課程設置都缺乏力度。沃倫厭倦地說他比教授懂得要多。他的不滿情緒——同時也是他對商學院總體的不滿情緒的先兆——來自於他們那種模模糊糊走極端的方式,他的教授們有一套完美的理論,但卻在如何賺取利潤的實踐細節上十分無知,而後者正是沃倫所渴求的知識。

當沃倫回到奧馬哈時,瑪麗。福爾克提醒他不要太荒廢學業。他漫不經心地回答:「瑪麗,我所做的一切只需在頭天晚上打開書,喝一大瓶百事可樂,然後我就可以考100分。」

事實上,他在費城的交易所裡耗去了大量的時間,他跟蹤着各類股票的行情。但他並沒有建立一個專門的投資體系——如果他有,那倒很危險。他會研究圖表,也會聽聽內部消息,但他沒有任何框架結構,他正在尋找。

在沃倫上大學一年級時,和查爾斯。彼得森同住一屋。查爾斯是奧馬哈人 (後來成為沃倫的首批投資者之一)。沃倫很快結識了哈里。

貝雅,這是個和沃倫一樣錯誤地來到東北校園的墨西哥人。貝雅是校園裡最嚴肅的學生,但沃倫常常開玩笑說他和墨西哥的「印第安人」居住在一起。他們倆在

+工業課I裡都得了A的成績,但貝雅不得不注意到他在這門課上花的功夫比沃倫要多得多。然而,儘管貝雅對沃倫輕而易舉獲得的成就深為不滿,但他不得不承認他確實喜歡沃倫。貝雅把他看作自己理想中的那類美國人:誠實,平易近人,不擺架子的中西部人。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