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巴菲特    P 13


作者:魯文斯坦
頁數:13 / 0
類別:商業人物

 

巴菲特

作者:魯文斯坦
第13,共0。
到了周末,當阿爾法。西格瑪舉辦啤酒晚會的時候,這幢像寺院般的兄弟會的房子會湧滿了女人。沃倫通常沒有約會對象,但是即使不加入熱閙的人群中,他也覺得非常自在——這一點對於一個未來的投資者而言相當重要。當大多數小伙子都臂輓一位小姐的時候,沃倫會坐在椅子上就金本位制談上幾句來活躍晚會氣氛。

他是如此有感染力,於是每次晚會大家都按慣例讓他站在屋角,向他提出各種關於經濟學和政治學的問題。「他開始大發議論,不到一兩分鐘,他就會有一群聽眾,也許能有1020個人之多。」韋恩。瓊斯,一個忌酒的年青人,後來成了衛理公會的傳教士,說道,「他是那麼謙虛,你會非常注意他的話。



  
他總說, 『在這方面我懂得真的不多,但我個人認為……』」

沃倫的兄弟會的夥伴們都很佩服他的才智。他回憶說,他可以讀一整篇文章,然後死記硬背就背誦出來。在課堂上,當有個研究生院講座人重述課文中的一個答案時,早已經記住它的沃倫就會脫口而出「你忘了逗號」。此外,他對教工巧舌如簧的抨擊讓他的夥伴聽得都入迷了。

其兄弟會中的一個成員,理查德。肯德爾說,「沃倫得出結論說沃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教他,他所說的確實很對。」

當這幫兄弟在1949年夏天回到沃頓時,他們驚異地發現沃倫不見了。韋基奧說:「在第二年他突然消失了。再沒有任何人得到他的消息。」也就是說,他又一次出逃了。

他的父親在1948年被擊敗了,於是全家回到了奧馬哈,剩下沃倫孤零零一個人留在東部。在沃頓,沒有任何可以留住他的東西——沒有送報掙錢,沒有彈子球。他轉到位於林肯的熟悉的內布拉斯加大學唸書,他父母就在那相識。沃倫解釋道:「內布拉斯加令人留戀,沃頓卻令人厭倦。」

「我不覺得自己學到許多東西。」

在他那些阿爾法。西格瑪兄弟之中,他記憶裡只留下曾和他一起打過橋牌的人,就在大大的凸窗旁的凹室裡。至于其他東西,他就像從來沒在那裡獃過一樣。


  

自從巴菲特回到內布拉斯加以後,他只是一個名義上的學生。實際上他正在發展他的事業。在夏天的時候,他在傑。西。

賓尼 (J.C.Penney)那裡找了份工作,傑。西。賓尼答應等他畢業給他職位,但他拒絶了。在家鄉的

草地上他覺得更加自在逍遙,這時他也開始約會了。在寫給「親愛的巨獸」

(傑裡。奧蘭斯)的信中,快樂的巴菲特掩飾不住自己的高興:

最近和我約會的那個女孩子偶爾向我提起她會打網球。於是我想我可以由此向她展示穴居人的男性魅力,給她留下深刻的印象。於是我主動給她一個機會,讓她看到我怎樣在網的那一頭奮力大戰。結果被她痛擊了一通。

他計劃了一項艱苦的任務:在1949年秋季上5門課,1950年春季上6門課,其中多數是商學和經濟學的課。但他的注意力都放在校外了,巴菲特找了一份送報紙的工作。他對奧蘭斯解釋說,這份工作讓「50個小男孩都尊稱我為 『巴菲特先生』」。他開着一輛1941年產的福特車在西南部奔波,為林肯雜誌監督六個鄉村的報童。

工作報酬是每小時75美分。雜誌的負責人馬克。西克雷斯特擔心一個學生能否勝任此項工作,但巴菲特「管理得妥妥貼貼」。他每週來取家庭作業,然後閃電般地做完。

對於巴菲特而言,這可是份量很重的工作,他回憶道:「假使你在大學唸書的時候在蘇厄德或波尼城或威平沃特有一條路線,你得找一個小孩來做每天發15份報紙的工作或是類似的事情,你還得在下午晚些時候或晚上早些時候找到他——這確實是一種教育。」

在林肯的時候,巴菲特和杜魯門。伍德住在一起。伍德那時已和沃倫的姐姐多麗絲訂婚了,他們住在皮帕爾大街維多利亞式房子的樓上。巴菲特下午較晚的時候從那份報紙的工作下班回來,讀讀《華爾街日報》,然後和伍德一起走進一個油膩的小飯館裡吃點土豆泥、牛肉、肉鹵之類的晚餐。

伍德一想到巴菲特已經讀了三四遍《聖經》卻依舊對此知之甚少,就不由得想勸他皈依宗教。他們通常的討論總是關於忠誠和來世的,但是巴菲特絲毫不為所動。對於伍德每次挑起的爭論,巴菲特總是給出非常邏輯化的回答。

除了閒聊,巴菲特在3年內就飛快地完成了學業,一邊乾著實際是全時的工作,一邊依舊打着橋牌,一邊拿到了A.他在秋天寫給奧蘭斯的信中還提到他交了一打參加券,希望能在伯曼。謝弗的歌唱比賽中贏100美元,而且還和一個「看起來各方面都不錯的德國女孩」作了一次約會。

冬天的時候,巴菲特又重新操辦起他的高爾夫球生意——這次是做一項嚴肅體面的事業,並任命奧蘭斯為他在費城的代理人。到19501月時,巴菲特懇請他的朋友着手開始做生意:

我認為回到那兒的男孩還不太常打高爾夫球,因此我保證31日你可以開始銷售你認準的那種高爾夫球。不要猶豫,該下訂單了。

巴菲特許諾對任何「殘次品」負責賠償損失,而且向奧蘭斯保證他的高爾夫球質量絶對可靠。但是,他附加了一句,「不要把它們放近任何太熱的地方。」巴菲特提到他在期末考中成績「頗佳」,然後列出了他春季要上的課程。到三四月,沃倫給奧蘭斯發了一批貨,並以輕鬆卻是中肯的口氣提醒他的好友,「巴菲特高爾夫球公司並不是一個慈善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