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巴菲特    P 25


作者:魯文斯坦
頁數:25 / 0
類別:商業人物

 

巴菲特

作者:魯文斯坦
第25,共0。
以前,4歲的「小蘇茜」患了一種可怕的臆想症。她認為屋裡有一個戴着眼鏡的闖入者,並把它稱為「眼鏡人」。每天晚上,在她睡覺之際,小蘇茜執意要求他父親從陽台到她的房間都檢查一遍,以防「眼鏡人」藏在那兒,如今,他們就要驅車搬走了,沃倫讓他的女兒進屋最後看

① 巴菲特向合夥人彙報中的道。瓊斯指數額都經過調整,包括了紅利在內。



  
一眼。他俯下身說:「『眼鏡人』就留在這裡了,和他說再見吧!」

巴菲特的新家是一幢20年代建成的有着褐色裝飾的灰泥建築,是一幅郊外中上等階層的風景圖。它臨着一條繁華的街道,但又掩映在樹叢之中。在給傑裡。奧蘭斯的信中寫道,巴菲特覺得房子不值一提,「這兒沒什麼新鮮的。

我提到過我買了幢房子。」真正吸引他注意力的是所花的費用。「巴菲特的愚蠢的建築,」他說,「有許多房間,在房子裡和院子裡都有。」但他沒有「亂花錢」——這對於奧蘭斯是多餘的安慰,房子花了31500美元。

巴菲特在臥室的起居處工作室中,那房間已由他的妻子用綠色的牆紙裝飾了一番。那年他們的第三個孩子彼得出世了,但沃倫沒有放下手中的工作,他的精力全都被股票和債券包圍了。他說當他呱呱落地之前,他就在思忖着賺錢之道了。

巴菲特一家搬過來不久,巴菲特在格雷厄姆—紐曼的同事,湯姆。克納普就飛到奧馬哈來了。他和巴菲特一起開車去威斯康辛的伯格依特,去聽格雷厄姆的演講。在路上,克納普偶然提到美國郵政正在將它的4分面值的總集印花退出流通。

巴菲特靈機一動——這可是賺錢的好機會!他和克納普在開車回家的路上在每個郵局門前都停下來,「投資」于很快將變得珍稀的蘭鷹印花。最後,他們買了價值12000元的印花——我的所有印花,唉!都注定要存在克納普的郵室裡了。

巴菲特在股票上做得很出色。他的合夥企業在1958年贏利上升到達41%,比升出39%的道。瓊斯指數略高出一些。到巴菲特第三年之末,合夥人企業的原始資金已被翻了一番。



  
他還在招集新的投資者。他和朋友們簽約,比如來自哥倫比亞的弗雷德。斯坦貝克、唐。丹利,還有傑裡。

奧蘭斯。他找到鄰居和從前的學生,他還和利蘭。奧爾森,那個曾聽過巴菲特課的產科醫生簽了約。當奧爾森希望能和他母親簽約時,巴菲特開着他那輛蘭色的小型大眾甲殼蟲車穿過一陣伸手不見五指的暴風雪,然後衣冠整齊地到達了,彷彿他剛從一個大眾汽車的宣傳廣告中走下來一樣。

但是巴菲特不願意屈尊或改變他的信條來接受新的投資者。

正當巴菲特處在積聚能量的階段時,傑裡。林沃爾特,擁有奧馬哈的一家保險公司,同時也是巴菲特的艾麗絲姑媽的一個朋友,給從未謀面的巴菲特掛了個電話,答應提供給他1萬美元「隨他玩玩」。

巴菲特回答說他指望着像林特沃爾這樣的大腕能給他提供5萬美元。這回答讓林特沃爾感覺很不愉快,但他還是重申了一遍1萬美元。

巴菲特謝絶了。

滿城人都對巴菲特的神速起步及他那不同尋常的進取心流露出驚訝的神情。正如巴菲特的一個投資者回憶道,在奧馬哈的一個大飯店——黑石飯店——舉行了一次午宴。每個人都在談論着沃倫。巴菲特,當時鮑勃也在現場,他可是奧馬哈的大腕之一。

他說:「這年輕人將來會破產,這還是一個新見解,你會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賠光所有的錢。」

但凡是遇到過巴菲特的人都有着完全相反的印象,與其說是因為他的成果,倒不如說是因為他鎮定自若的自信。有一次他參加了鄰居們的一次會議,大家正熱火朝天地討論着採取什麼措施來對付市政府做出的要重新規劃法內姆大街交通的提議。巴菲特站起身來以平靜的口吻建議大家把這事兒忘了。

①就這樣,人們都意識到他是對的,於是紛紛回家去了 .巴菲特在他的投資者那裡得到同樣的反應,他們認為他能看穿簡單的事實,而自己卻往往將它忽略了。

巴菲特執意不肯透露自己的股票,因為他擔心別人會模仿他,如果他要更多地買進,他就得花更大的費用。他不和任何人提及此事,他甚至害怕說夢話,因為他的妻兒可能聽到。

但在他的森嚴戒備之後,他生活在一種格雷厄姆—紐曼的幻想之中,一個又一個地選出廉價的小股票。他的才智並沒有反映在他的經營範圍上,那只侷限于投資業,而是蘊藏在他精神之中,他的整個精神都凝聚在一個絶妙的發泄中。就如同他在孩提時代分發報紙一樣。他一個公司接着一個公司地分析着,然後記在腦中。

一旦某個公司變得便宜了,他便猛然出擊。

美國國民火災保險公司是人們所見過的最不起眼的公司,它是一個設在奧馬哈的保險公司,由銀行業巨頭霍華德。F.阿曼森和他的兄弟海登控制着。

它的股票是20年代末被分銷給了內布拉斯加農場主們的,此後便被公眾遺忘了。現在阿曼森兄弟出價以50美元一股買回股票。他們的出價很低,但是由於這種股票沒有公開市場存在,股票持有者們逐漸開始脫手了。

在州保險卷宗裡苦苦挖掘了一番以後,巴菲特意識到它實在太廉價了,但是他找不到股票可供他買進。他和他的律師好友唐。莫內恩跑去參加股東年會,但是海登。阿曼森很不禮貌地拒絶讓他們看股東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