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大宋宣和遺事 第 1 頁


元集 詩曰: 暫時罷鼓膝間琴,閒把遺編閲古今。 常嘆賢君務勤儉,深悲庸主事荒淫。 致平端自親賢哲,稔亂無非近佞臣。 說破興亡多少事,高山流水有知音。 茫茫往古,繼繼來今,上下三千餘年,興廢百千萬事。大概光 風霽月之時 ...
作者:佚名 / 頁數:(1 / 36)

元集


詩曰:

暫時罷鼓膝間琴,閒把遺編閲古今。

常嘆賢君務勤儉,深悲庸主事荒淫。

致平端自親賢哲,稔亂無非近佞臣。

說破興亡多少事,高山流水有知音。

茫茫往古,繼繼來今,上下三千餘年,興廢百千萬事。大概光 風霽月之時少,陰雨晦冥之時多;衣冠文物之時少,干戈征戰之時 多。看破治亂兩途,不出陰陽一理。中國也,君子也,天理也,皆 是陽類;夷狄也,小人也,人欲也,皆是陰類。陽明用事的時節, 中國奠安,君子在位,在天便有甘露慶雲之瑞,在地便有醴泉芝草 之祥,天下百姓,享太平之治;陰濁用事底時節,夷狄陸梁,小人 得志,在天便有彗孛日蝕之災,在地便有蝗蟲饑饉之變,天下百 姓,有流離之厄。這個陰陽,都關係著皇帝一人心術之邪正是也。

且說唐堯、虞舜是劈初頭第一個皇帝。看他治位時,任賢勿 貳,去邪勿疑,不敢盤逸游畋,不敢荒淫音樂;到得他揖讓傳禪時 分,且道:「無若丹朱傲:惟慢游是好,傲虐是作。」舜王那會敢 做慢游傲虐的事禹王告着舜王,使他休學堯王的孩兒丹朱,專事慢 游,專務傲虐,恃着強力,不用水向平地上推了舟船,共他徒黨在 家為淫亂之行。故堯王不將天下傳與他,卻分付與舜王了。

舜王治世,舉「八元」、「八愷」,共十六個才子,是有賢德 名望的人,分佈在朝,任了官職。卻將共工流逐于幽州田地,將驩兕放逐于崇山田地,將三苗竄逐于三危田地,將鯀誅殛于羽山田 地。誅竄了這四個凶人,天下百姓,皆服其威斷。明四目,達四 聰、末梢頭,賢人在位,小人在野,朝綱自治。在位五十二年,壽 命一百一十二歲,將天下傳與禹王。

至湯王時,為諸侯與葛為鄰,葛君不道,苦虐其民,湯王伐 之。東征而西夷怨,南征而北狄怨,卻道:「湯王何故忘我,不來 拯救」黎民咸慕湯王之德。卻有夏桀無道,寵妹喜之歡,將酒傾為 池水,將肉排為樹林相似,日與兇徒沉酗于「酒池」、「肉林」 間,苦虐生靈。百姓怨道:「夏桀與日相似,這日幾時喪亡我甘受 其苦不過,情願與他偕亡!」至紂無道,寵妲己,剖賢人心,置炮 烙之刑,不修德政,不改前非。武王伐之。享國日久,傳位至周幽 王,寵褒姒之色,為不得褒姒言笑,千方百計取媚他。因向驪山上 把與諸侯為號的烽火燒起。諸侯皆道是幽王有難,舉兵來救。及到 幽王殿下,卻無他事,只是要取褒姒一笑。後來貶了太子,廢了申 後。申後怒,會犬戎之兵來伐幽王;諸侯不來相救,遂喪其國。有 詩為證。詩曰:

恃寵嬌多得自由,驪山舉火戲諸侯。

只知一笑傾人國,不覺胡塵滿玉樓。


又楚國靈王寵嬪嬙之色,起章華之台,苦虐黎庶,遭平王所 追,遂死於野人申亥之家。有詩為證。詩曰:

茫茫春草沒章華,因笑靈王苦好奢。

台土未乾簫管絶,可憐身死野人家!

後來陳後主也寵張麗華、孔貴嬪之色,沉湎淫逸,不理國事, 被隋兵所追,無處躲藏,遂同二妃投入井中。隋兵搜出,亦遭其虜。其國即亡。有詩為證。詩曰:

陳國機權未有涯,如何後主恣驕奢。

不知即入宮前井,猶自聽吹玉樹花。

當時有隋煬帝也無道,殺父、誅兄、奸妹,無所不至。寵蕭妃 之色。蕭妃要看揚州景緻,帝用麻胡為帥,起天下百萬民夫,開一 千丹八里汴河,從汴入淮,從淮直至揚州。役死人夫無數,死了相 枕。復造「龍鳳船」,使宮人牽之,兩岸簫韶樂奏,聞百十里之 遠。更兼連歲災蝗,餓死人遍地,盜賊蜂起:六十四處煙塵,一十 八處擅改年號。李密袒臂一呼,聚雄師百萬,占了中原。煬帝全無 顧念,被宇文化及造變江都,斬煬帝于吳公台下,隋國遂亡。有詩 為證。詩曰:

千里長河一旦開,亡隋波浪九天來。

錦帆未落干戈起,惆悵龍舟更不回。

其國有唐秦王世民,行仁布德,滅了六十四處煙塵,遂建都于 長安,以制太平。後來為唐明皇為孩兒壽王取楊家女孩兒名做玉環 的為妻,明皇一見玉環生得有傾國之色,背後使人喚玉環出家為女 官道士,後來宣入宮中,封為妃子,寵幸無比。真個是:

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

那明皇寵愛妃子,春從春遊,夜專夜寢,從此荒淫,每日更不 坐朝聽政。爭奈那妃子與安祿山私通,卻抱養祿山做孩兒。明皇得 知,將安祿山差去漁陽田地,做了節度使。那祿山思戀貴妃之色,

舉兵反叛,真是:

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

那明皇無計奈何,只得帶領百官走入蜀川,躲避了祿山。行至 馬嵬驛,六軍不肯進發,把那貴妃使高力士將去佛堂後田地裡縊殺 了。諸軍且跟着明皇入蜀。後來明皇那兒子肅宗,恢復兩京,再立 唐家社稷也。

今日話說的,也說一個無道的君王,信用小人,荒淫無度,把 那祖宗混沌的世界壞了,父子將身投北去也。全不思量祖宗創造基 業時,直不是容易也!今有康節先生做八句詩,道得好。道個甚的 詩曰:

自古禦戎無上策,惟憑仁義是中原。

王師問罪固能道,天子蒙塵爭忍言。

兩晉亂亡成茂草,亡君屈辱落陳編。

公閭延廣何人也始信興邦亦一言。

此詩是康節《左衽吟》,豫先說著個宣和、靖康年間讖語麼。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