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吳子兵法 第 1 頁


圖國,即籌劃治理國家。本篇共分八節,大體是論述治國、治軍、興兵作戰、親民用賢等國家大計。 1、吳起儒服以兵機見魏文侯。 文侯曰:「寡人不好軍旅之事。」 起曰:「臣以見占隱,以往察來,主君何言與心違。今君四時使斬離皮 ...
作者:吳起 / 頁數:(1 / 9)

圖國,即籌劃治理國家。本篇共分八節,大體是論述治國、治軍、興兵作戰、親民用賢等國家大計。


1、吳起儒服以兵機見魏文侯。

文侯曰:「寡人不好軍旅之事。」

起曰:「臣以見占隱,以往察來,主君何言與心違。今君四時使斬離皮革,掩以朱漆,畫以丹青,爍以犀象。冬日衣之則不溫,夏日衣之則不涼。為長戟二丈四尺,短戟一丈二尺。革車奄戶,縵輪籠轂,觀之於目則不麗,乘之以田則不輕,不識主君安用此也?若以備進戰退守,而不求能用者,譬猶伏鷄之搏狸,乳犬之犯虎,雖有鬥心,隨之死矣。昔承桑氏之君,修德廢武,以滅其國。有扈氏之君,恃眾好勇,以喪其社稷。明主鑒茲,必內修文德,外治武備。故當敵而不進,無逮于義矣;殭屍而哀之,無逮于仁矣。」

於是文侯身自布席,夫人捧觴,醮吳起於廟,立為大將,守西河。與諸侯大戰七十六,全勝六十四,余則鈞解。闢土四面,拓地千里,皆起之功也。

[譯文]

吳起穿著儒生的服裝,以兵法進見魏文侯。


文侯說:「我不愛好軍事。」

吳起說:「我從表面現象推測您的意圖,從您過去的言行觀察您將來的抱負,您為什麼要言不由衷呢?現在您一年到頭殺獸剝皮,在皮革上涂以紅漆,給以色彩,燙上犀牛和大象的圖案。[若用來做衣服,]冬天穿著不暖和,夏天穿著不涼快。製造的長戟達二丈四尺,短戟達一丈二尺。用皮革把重車護起來,車輪車轂也加以覆蓋,這看在眼裡並不華麗,坐去打獵也不輕便,不知您要這些東西做什麼?如果說您準備用來作戰,卻又不去尋求會使用它們的人。這就好象孵雛的母鷄去和野貓搏鬥,吃奶的小狗去進犯老底,雖有戰斗的決心,隨之而來的必然是死亡。從前承桑氏的國君,只許文德,廢馳武備,因而亡國。有扈氏的國君仗着兵多,恃勇好戰,[不修文德,]也喪失了國家。賢明的君主有鑒於此,必須對內修明文德,對外做好戰備。所以,面對敵人而不敢進戰,這說不上是義;看著陣亡將士的屍體而悲傷,這說不上是仁。」

於是文侯親自設席,夫人捧酒,宴請吳起於祖廟,任命他為大將,主持西河防務。後來,吳起與各諸侯國大戰七十六次,全勝六十四次,其餘十二次也來分勝負。魏國向四面擴張領土達千里,都是吳起的功績!

2、吳子曰:「昔之圖國家者,必先教百姓而親萬民。有四不和:不和于國,不可以出軍;不和于軍,不可以出陳;不和于陳不可以進戰;不和于戰,不可以決勝。是以有道之主,將用其民,先和而造大事。不敢信其私謀,必告于祖廟,啟于元龜,參之天時,吉乃後舉。民知君之愛其命,惜其死,若此之至,而與之臨戰,則士以盡死為榮,退生為辱矣。」

[譯文]

吳起說:「從前謀求治好國家的君主,必先教育『百姓』,親近。『萬民』。在四種不協調的情況下,不宜行動:國內意志不統一,不可以出兵;軍隊內部不團結,不可以上陣;臨戰陣勢不整齊,不可以進戰,戰十行動不協調,不可能取得勝利。因此,英明的君主,準備用他的民眾去作戰的時候,必先搞好團結然後才進行戰爭。雖然如此,他還不敢自信其謀劃的正確,必須祭告祖廟,占卜凶吉,參看天時,得到吉兆然後行動。讓民眾知道國君愛護他們的生命,憐惜他們的死亡,做到這樣周到的地步,然後再率領他們去打仗,他們就會以儘力效死為光榮,以後退偷生為恥辱了。」

3、吳子曰:「夫道者,所以反本復始。義者,所以行事立功。謀者,所以違害就利。要者,所以保業守成。若行不合道,舉不合義,而處大居貴,患必及之。是以聖人綏之以道,理之以義,動之以禮,撫之以仁。此四德者,修之則興,廢之則衰,故成湯討桀而夏民喜悅,周武伐紂而殷人不非。舉順天人,故能然災。」

[譯文]

吳子說:「『道』是用來恢復人們善良的天性的,『義』是用來建功立業的。『謀』是用來趨利避害的。『要』是用來鞏固、保全事業成果的。如果行為不合于『道』,舉動不合于『義』,而掌握大權,分居要職,必定禍患無窮。所以,『聖人』用『道』來安撫天下,用『義』來治理國家,用『禮』來動員民眾,用『仁』來撫慰民眾。這四項美德發揚起來國家就興盛,廢棄了國家就衰亡。所以,商湯討伐夏桀夏民很高興,周武王討伐殷紂殷人卻不反對。這是由於他們進行的戰爭,順手天理,合乎人情,所以才能這樣。」

4、吳子曰:「凡制國治軍,必教之以禮,勵之以義,使有恥也。夫人有恥,在大足以戰,在小足以守矣。然戰勝易,守勝難。故曰,天下戰國,五勝者禍,四勝者弊,三勝者霸,二勝者王,一勝者帝。是以數勝得天下者稀,以亡者眾。」

[譯文]

關於說:「凡治理國家和軍隊,必須用禮來教育人們,用義來勉勵人們,使人們鼓起勇氣。人們有了勇氣,力量強大就能出戰,力量弱小也能豎守。然而取得勝利比較容易,鞏固勝利卻很困難。所以說,天下從事戰爭的國家,五戰五勝的,會招來禍患;四戰四勝的,會國力疲弊;三戰三勝的,可以稱霸;二戰二勝的,可以稱王;一戰一勝的,可以成就帝業。因此,靠多次戰爭的勝利而取得天下的少,由此而亡國的卻很多。」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