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夢溪筆談 第 1 頁


序 予退處林下,深居絶過從。思平日與客言者,時紀一事于筆,則若有所晤言,蕭然移日,所與談者,唯筆硯而已,謂之 《筆談》。聖謨國政,及事近宮省,皆不敢私紀。至于系當日士大夫毀譽者,雖善亦不欲書,非止不言人惡而已。 所錄唯山間木蔭,率意 ...
作者:沈括 / 頁數:(1 / 65)




予退處林下,深居絶過從。思平日與客言者,時紀一事于筆,則若有所晤言,蕭然移日,所與談者,唯筆硯而已,謂之 《筆談》。聖謨國政,及事近宮省,皆不敢私紀。至于系當日士大夫毀譽者,雖善亦不欲書,非止不言人惡而已。

所錄唯山間木蔭,率意談噱,不繫人之利害者;下至閭巷之言,靡所不有。亦有得于傳聞者,其間不能無缺謬。以之為言,則甚卑,以予為無意於言可也。

卷一 故事一

上親郊郊廟 ,冊文皆曰「恭薦歳事 」。先景靈宮 ,謂之 「朝獻」;次太廟,謂之「朝饗」;末乃有事于南郊。予集《郊式》時,曾預討論,常疑其次序,若先為尊,則效不應在廟後;若後為尊,則景靈宮不應在太廟之先。求共所從來,蓋有所因。

按唐故事,凡有事地上帝,則百神皆預遣使祭告,唯太清宮、太廟則皇帝親行。其冊祝皆曰「取某月某日有事于某所,不敢不告 。」宮、廟謂之「奏告」,余皆謂之「祭告 」。唯有事于南郊 ,方為「正祠 」。

至天寶九載,乃下詔曰 :「『告』者,上告下之詞 。今後太清宮宜稱『朝獻 』,太廟稱『朝饗 』。」 自此遂失「奏告」之名,冊文皆為「正祠」。

正衙法座,香木為之,加金飾,四足,墮角,其前小偃,織藤冒之。每車駕出幸,則使老內臣馬上抱之,曰「駕頭 」。輦後曲蓋謂之「筤 」。兩扇夾心,通謂之「扇筤 」。

皆綉,亦有銷金者,即古之華蓋也。

唐翰林院在禁中,乃人主燕居之所,玉堂、承明、金鑾殿皆在其間。應供奉之人,自學士已下,工伎群官司隷籍其間者,皆稱翰林,如今之翰林醫官、翰林待詔之類是也。唯翰林茶酒司止稱「翰林司 」,蓋相承闕文。唐制,自宰相而下,初命皆無宣召之禮,惟學士宣召。


蓋學士院在禁中,非內臣宣召,無因得入,故院門別設復門,亦以其通禁庭也。又學士院北扉者,為其在浴堂之南,便于應召。今學士初拜,自東華門入,至左承天門下馬;待詔、院吏自左承天門雙引至門。此亦用唐故事也。

唐宣召學士,自東門入者,彼時學士院在西掖,故自翰林院東門赴召,非若今之東華門也。至如輓鈴故事,亦緣其在禁中,雖學士院吏,亦止於玉堂門外,則其嚴密可知。如今學士院在外,與諸司無異,亦設鈴索,悉皆文具故事而已。

學士院玉堂,太宗皇帝曾親幸。至今唯學士上日許正坐,他日皆不敢獨坐。故事:堂中設視草台,每草制,則具衣冠據台而坐。今不復如此,但存空台而已。

玉堂東承旨子窗格上有火然處。太宗嘗夜幸玉堂,蘇易簡為學士,已寢,遽起,無燭具衣冠,宮嬪自窗格引燭入照之。至今不欲更易,以為玉堂一盛事。

東西頭供奉官,本唐從官之名。自永微以後,人主多居大明宮,別置從官,謂之「東頭供奉官」。西內具員不廢,則謂之「西頭供奉官 」。

唐制,兩省供奉官東西對立,謂之「蛾眉班 」。國初,供奉班于百官前橫列。王溥罷相為東宮,一品班在供奉班之後,遂令供奉班依舊分立。慶歷賈安公為中丞,以東西班對拜為非禮,復令橫行。

至今初敘班分立;百官班定,乃轉班橫行;參罷,復分立;百官班退,乃出。參用舊制也。

衣冠故事,多無著令,但相承為例;如學士舍人躡履見丞相,往還用平狀,扣階乘馬之類,皆用故事也。近歳多用靴簡。章子厚為學士日,因事論列,今則遂為著令矣。

中國衣冠,自北齊以來,乃全用胡服。窄袖、緋綠短衣、長靿靴、有鞢帶,皆胡服也。窄袖利於馳射,短衣、長靿皆便于涉草。胡人樂茂草,常寢處其間,予使北時皆見之。

雖王庭亦在深薦中。予至胡庭日,新雨過,涉草,衣褲皆濡,唯胡人都無所沾。帶衣所垂蹀躞,蓋欲佩帶弓劍、帉帨、算囊、刀礪之類。自後雖去蹀躞,而猶存其環,環所以銜蹀躞,如馬之鞧根,即今之帶銙也。

天子必以十三環為節,唐武德貞觀時猶爾。開元之後,雖仍舊俗,而稍褒博矣。然帶鈎尚穿帶本為孔,本朝加順折,茂人文也。幞頭一謂之四腳,乃四帶也。

二帶系腦後垂之,二帶反系頭上,令曲折附頂,故亦謂之「折上巾 」。唐制,唯人主得用硬腳。晚唐方鎮擅命,始僭用硬腳。本朝幞頭有直腳、局腳、交腳、朝天、順風,凡五等。

唯直腳貴賤通服之。又庶人所戴頭巾,唐人亦謂之「四腳 」,蓋兩腳系腦後,兩腳系頷下,取其服勞不脫也。無事則反系于頂上。今人不復系頷下,兩帶遂為虛設。

唐中書指揮事謂之「堂帖子 」,曾見唐人堂帖,宰相籤押,格如今之堂劄子也。 予及史館檢討時,議樞密院劄子問宣頭所起。余按唐故事,中書舍人職堂語詔,皆寫四本:一本為底,一本為宣。此「宣」謂行出耳,未以名書也。

晚唐樞密使自禁中受旨,出付中書,即謂之「宣 」。中書承受,錄之於籍,謂之「宣底 」。今史館中尚有故《宣底》二卷,如今之《聖語簿》也。梁朝初置崇仁院,專行密命。

至後唐莊宗復樞密使,使郭崇韜、安重誨為之,始分領政事,不關由中書直行下者謂之「宣 」,如中書之「敕」。小事則發頭子,擬堂貼也。至今樞密院用宣及頭子,本朝樞密院亦用劄子。但中書劄子,宰相押字在上,次相及參政以次向下;樞密院劄子,樞長押字在下,副貳以次向上:以此為別。

頭子唯給驛馬之類用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