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蘇東坡詞 第 121 頁


志大遂成迂,歲月去如瞥。六師紛未整,一旦英氣折。惟余八陣圖,千古壯夔峽。 【諸葛鹽井】 井有十四,自山下至山上,其十三井常空,盛夏水漲,則鹽泉迤邐遷去,常去于江水之所不及。 五行水本咸,安擇江與井。如何不相入,此意復誰省。人 ...
作者:蘇軾 / 頁數:(121 / 132)

志大遂成迂,歲月去如瞥。六師紛未整,一旦英氣折。惟余八陣圖,千古壯夔峽。


【諸葛鹽井】

井有十四,自山下至山上,其十三井常空,盛夏水漲,則鹽泉迤邐遷去,常去于江水之所不及。

五行水本咸,安擇江與井。如何不相入,此意復誰省。人心固難足,物理偶相逞。猶嫌取未多,井上無閒綆。

【潁大夫廟潁考叔也,廟在汝州潁橋】

人情難強回,天性可微感。世人爭曲直,苦語費搖撼。大夫言何柔,暴主意自慘。荒祠旁孤塚,古隧有殘坎。

千年惟茅焦,世亦貴其膽。不解此微言,脫衣徒勇敢。

【許州西湖】

西湖小雨晴,灧灧春渠長。來従古城角,夜半傳新響。使君欲春遊,浚沼役千掌。紛紜具畚鍤,閙若蟻運壤。

夭桃弄春色,生意寒猶怏。惟有落殘梅,標格若矜爽。遊人坌已集,挈榼三且兩。醉客臥道傍,扶起尚偃仰。

池台信宏麗,貴與民同賞。但恐城市歡,不知田野愴。潁川七不登,野氣長蒼莽。誰知萬裡客,湖上獨長想。

【江上值雪效歐陽體限不以鹽玉鶴鷺絮蝶飛舞之類為比仍不使皓白潔素等字】

縮頸夜眠如凍龜,雪來惟有客先知。江邊曉起浩無際,樹杪風多寒更吹。青山有似少年子,一夕變盡滄浪髭。方知陽氣在流水,沙上盈尺江無澌。

隨風顛倒紛不擇,下滿坑谷高陵危。江空野闊落不見,入戶但覺輕絲絲。沾掌細看若刻鏤,豈有一一天工為。霍然一揮遍九野,籲此權柄誰執持。

世間苦樂知有幾,今我倖免沾膚肌。山夫只見壓樵擔,豈知帶酒飄歌兒。天王臨軒喜有麥,宰相獻壽嘉及時。凍吟書生筆欲折,夜織貧女寒無幃。

高人著履踏冷冽,飄拂巾帽真仙姿。野僧斫路出門去,寒液滿鼻清淋漓。灑袍入袖濕靴底,亦有執板趨階墀。舟中行客何所愛,願得獵騎當風披。

草中咻咻有寒兔,孤隼下擊千夫馳。敲冰煮鹿最可樂,我雖不飲強倒卮。楚人自古好弋獵,誰能往者我欲隨。紛紜旋轉従滿面,馬上操筆為賦之。


【渚宮】

渚宮寂寞依古郢,楚地荒茫非故基。二王台閣已鹵莽,湘東王、高氏。何況遠問縱橫時。楚王獵罷擊靈鼓,猛士操舟張水嬉。

釣魚不複數魚鱉,大鼎千石烹蛟螭。當時郢人架宮殿,意思絶妙般與倕。飛樓百尺照湖水,上有燕趙千峨眉。臨風揚揚意自得,長使宋玉作楚詞。

秦兵西來取鐘虡,故宮禾黍秋離離。千年壯觀不可復,今之存者蓋已卑。池空野迥樓閣小,惟有深竹藏狐狸。台中絳帳誰復見,台下野水一作鴨浮清漪。

綠窗朱戶春晝閉,想見深屋彈朱絲。腐儒亦解愛聲色,何用白首談孔姬。沙泉半涸草堂在,破窗無紙風颸颸。陳公蹤跡最未遠,七瑞寥落今何之。

百年人事知幾變,直恐荒廢成空陂。誰能為我訪遺蹟,草中應有湘東碑。

【出峽】

入峽喜巉岩,出峽愛平曠。吾心淡無累,遇境即安暢。東西徑千里,勝處頗屢訪。幽尋遠無厭,高絶每先上。

前詩尚遺略,不錄久恐忘。憶従巫廟回,中路寒泉漲。汲歸真可愛,翠碧光滿盎。忽驚巫峽尾,岩腹有穿壙。

仰見天蒼蒼,石室開南向。宣尼古廟宇,叢木作幃帳。鐵楯橫半空,俯瞰不計丈。古人誰架構,下有不測浪。

石竇見天囷,瓦棺悲古葬。新灘阻風雪,村落去攜杖。亦到龍馬溪,茅屋沽村釀。玉虛悔不至,實為舟人誑。

聞道石最奇,寤寐見怪狀。峽山富奇偉,得一知幾喪。苦恨不知名,歷歷但想像。今朝脫重險,楚水渺平蕩。

魚多客庖足,風順行意王。追思偶成篇,聊助舟人唱。

【神女廟】

大江従西來,上有千仞山。江山自環擁,恢詭富神奸。深淵鼉鱉橫,去聲,巨壑蛇龍頑。旌陽斬長蛟,雷雨移蒼灣。

蜀守降老蹇,至今帶連環。縱橫若無主,蕩逸侵人寰。上帝降瑤姬,來處荊巫間。神仙豈在猛,玉座幽且閒。

飄蕭駕風馭,弭節朝天關。倏忽巡四方,不知道里艱。古妝具法服,邃殿羅煙鬟。百神自奔走,雜沓來趨班。

雲興靈怪聚,雲散鬼神還。茫茫夜潭靜,皎皎秋月彎。還應搖玉珮,來聽水潺潺。

【巫山】

瞿塘迤邐盡,巫峽崢嶸起。連峰稍可怪,石色變蒼翠。天工運神巧,漸欲作奇偉。坱軋勢方深,結構意未遂。

旁觀不暇瞬,步步造幽邃。蒼崖忽相逼,絶壁凜可悸。仰觀八九頂,俊爽凌顥氣。晃蕩天宇高,崩騰江水沸。

孤超兀不讓,直拔勇無畏。攀緣見神宇,憩坐就石位。巉巉隔江波,一一問廟吏。遙觀神女石,綽約誠有以。

俯首見斜鬟,拖霞弄修帔。人心隨物變,遠覺含深意。野老笑吾旁,少年嘗屢至。去隨猿猱上,反以繩索試。

石筍倚孤峰,突兀殊不類。世人喜神怪,論說驚幼稚。楚賦亦虛傳,神仙安有是。次問掃壇竹,雲此今尚爾。

翠葉紛下垂,婆娑綠鳳尾。風來自偃仰,若為神物使。絶頂有三碑,詰曲古篆字。老人那解讀,偶見不能記。

窮探到峰背,采斫黃楊子。黃楊生石上,堅瘦紋如綺。貪心去不顧,澗谷千尋縋。山高虎狼絶,深入坦無忌。

洪濛草樹密,蔥茜雲霞膩。石竇有洪泉,甘滑如流髓。終朝自盥漱,冷冽清心胃。浣衣掛樹梢,磨斧就石鼻。

徘徊雲日晚,歸意念城市。不到今十年,衰老筋力憊。當時伐殘木,牙櫱已如臂。忽聞老人說,終日為嘆喟。

神仙固有之,難在忘勢利。貧賤爾何愛,棄去如脫屣。嗟爾若無還,絶糧應不死。

【觀大水望朝陽岩作此詩為沈遼作】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