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蘇東坡詞 第 122 頁


朝陽岩前不結廬,下眺江水百步余。春泉濺濺出乳竇,青莎白石半洿途。不到津頭二三日,誰知江水漲天墟。遙望橫杯不敢濟,岩口正有人罾魚。 【滄洲亭懷古此詩為沈遼作】 湘水悠悠天際來,夾江古木抱山回。城中人物若可數,日晏市散多蒼苔。九嶷巉 ...
作者:蘇軾 / 頁數:(122 / 132)

朝陽岩前不結廬,下眺江水百步余。春泉濺濺出乳竇,青莎白石半洿途。不到津頭二三日,誰知江水漲天墟。遙望橫杯不敢濟,岩口正有人罾魚。


【滄洲亭懷古此詩為沈遼作】

湘水悠悠天際來,夾江古木抱山回。城中人物若可數,日晏市散多蒼苔。九嶷巉天古云埋,遙想帝子龍車回。心衰目極何可望,九歌寂寂令人哀。

【柏家渡此詩為沈遼作】

柏家渡西日欲落,青山上下猿鳥樂。欲因新月望吳雲,遙看北斗掛南嶽。一夢愔愔四十秋,古人不死終未休。草舍蕭條誰與語,香風欲過白蘋州。

【清遠舟中寄耘老】

小寒初渡梅花嶺,萬壑千岩背人境。清遠聊為泛宅行,一夢分明墮鄉井。覺來滿眼是湖山,鴨綠波搖鳳凰影。海陵居士無雲梯,歲晚結廬潁水湄。

山腰自懸蒼玉珮,野馬不受黃金覊。門前車蓋獵獵走,笑倚清流數鬢絲。汀洲相見春風起,白蘋吹花散煙水。萬裡飄蓬未得歸,目斷滄浪淚如洗。

北雁南來遺素書,苦言大浸沒我廬。清齋十日不然鼎,曲突往往巢龜魚。今年玉粒賤如水,青銅欲買囊已虛。人生百年如寄爾,七十朱顏能有幾。

有子休論賢與愚,倪生枉卻帶經鋤。天南看取東坡叟,可是平生廢讀書。

【書堂嶼此詩為沈遼作】

蒼山古木書堂嶼,北出湘水百餘步。誰為往來虧世界,至今人指安禪處。豈無驚蛇與飛鳥,後來那復知其趣。不知我身今是否,空記名稱作堂住。

【醉睡者】

有道難行不如醉,有口難言不如睡。先生醉臥此石間,萬古無人知此意。

【戲詠子舟畫兩竹兩瞿鵒此詩為黃庭堅作】

風晴日暖搖雙竹,竹間對語雙瞿鵒。瞿鵒之肉不可食,人生不才果為福。子舟之筆利如錐,千變萬化皆天機。未知筆下瞿鵒語,何似夢中蝴蝶飛。

【老翁井此詩當為蘇洵作】


井中老翁誤年華,白沙翠石公之家。公來無蹤去無跡,井麵糰圓水生花。翁今與世兩何與,無事紛紛驚牧豎。改顏易服與世同,無使世人知有翁。

【贈山穀子此詩當為陳師道作】

黃童三尺世無雙,筆頭袞袞懸秋江。不憂老子難為父,平生崛強今心降。我來喜共阿戎語,應敵縱橫如急雨。生子還如孫仲謀,豚犬謾多何足數。

黃家小兒名拾得,眉如長松眼如漆。只今數歲已動人,老人留眼看他日。笑君老蚌生明珠,自笑此物吾家無。君當置酒我當賀,有兒傳業更何須。

【觀子玉郎中草聖】

柳侯運筆如電閃,子云寒悴羊欣儉。百斛明珠便可扛,此書非我誰能雙。

【鰒魚行】

漸台人散長弓射,初啖鰒魚人未識。西陵衰老繐帳空,肯向北河親饋食。兩雄一律盜漢家,嗜好亦若肩相差。莽、操皆嗜鰒魚。

食每對之先太息,不因噎嘔緣瘡痂。中間霸據關梁隔,一枚何啻千金直。百年南北鮭菜通,往往殘餘飽臧獲。東隨海舶號倭螺,異方珍寶來更多。

磨沙瀹沈成大胾,剖蚌作脯分餘波。君不聞蓬萊閣下駝棋島,八月邊風備胡獠。泊船跋浪黿鼉震,長鑱鏟處崖谷倒。膳夫善治薦華堂,坐令雕俎生輝光。

肉芝石耳不足數,醋芼魚皮真倚牆。中都貴人珍此味,糟浥油藏能遠致。割肥方厭萬錢廚,決眥可醒千日醉。三韓使者金鼎來,方奩饋送煩輿台。

遼東太守遠自獻,臨淄掾吏誰為材。吾生東歸收一斛,包苴未肯鑽華屋。分送羹材作眼明,卻取細書防老讀。

【次韻水官詩並引原收有老泉水官詩,今刪】

淨因大覺璉師,以閻立本畫水官遺編禮公。公既報之以詩,謂某:汝亦作。某頓首再拜次韻,仍錄二詩為一卷以獻。

高人豈學畫,用筆乃其天。譬如善遊人,一一能操船。閻子本逢掖,疇昔慕雲淵。丹青偶為戲,染指初嘗黿。

愛之不自已,筆勢如風翻。傳聞貞觀中,左衽解椎鬟。南夷羞白雉,佛國貢青蓮。詔令擬王會,別殿寫戎蠻。

熊冠金絡額,豹袖擁幡AA44。傳入應門內,俯伏脫劍弮。天姿儼龍鳳,雜沓朝鵬鱣。神功與絶跡,後世兩莫扳。

自従李氏亡,群盜竊山川。長安三日火,至寶隨飛煙。尚有脫身者,漂流出東關。三官豈容獨,得此今已編。

吁嗟至神物,會合當有年。京城諸權貴,欲取百計難。贈以玉如意,豈能動高禪。信應一篇詩,皎若畫在前。

【弔徐德占並引】

.余初不識德占,但聞其初為呂惠卿所薦,以處士用。元豐五年三月,偶以事至蘄水。德占聞余在傳舍,惠然見訪,與之語,有過人者。是歲十月,聞其遇禍,作詩弔之。

美人種松柏,欲使低映門。栽培雖易長,流惡病其根。哀哉歲寒姿,骯髒誰與倫。竟為明所誤,不免刀斧痕。

一遭兒女污,始覺山林尊。従來覓棟樑,未免傍籬藩。南山隔秦嶺,千樹龍蛇奔。大廈若果傾,萬牛何足言。

不然老岩壑,合抱枝生孫。死者不可悔,吾將遺後昆。

【題李伯時淵明東籬圖】

彼哉嵇阮曹,終以明自膏。靖節固昭曠,歸來侶蓬蒿。新霜著疏柳,大風起江濤。東籬理黃華,意不在芳醪。

白衣挈壺至,徑醉還游遨。悠然見南山,意與秋氣高。

【李白謫仙詩此詩或謂李白作】

我居青空裡,君隱黃埃中。聲形不相弔,心事難形容。欲乘明月光,訪君開素懷。天杯飲清露,展翼登蓬萊。

佳人持玉尺,度君多少才。玉尺不可盡,君才無時休。對面一笑語,共躡金鰲頭。絳宮樓闕百千仞,霞衣誰與雲煙浮。

【數日前夢一僧出二鏡求詩僧以鏡置日中其影甚異其一如芭蕉其一如蓮花夢中與作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