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宋詞鑑賞    P 13


作者:蘇軾等
頁數:13 / 521
類別:古典詞曲

 

作者:蘇軾等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宋詞鑑賞

「今宵」三句蟬聯上句而來,是全篇之警策。成為柳永光耀詞史的名句。這三句本是想象今宵旅途中的況味,遙想不久之後一舟臨岸,詞人酒醒夢迴,卻只見習習曉風吹拂蕭蕭疏柳,一彎殘月高掛楊柳梢頭。整個畫面充滿了淒清的氣氛,客情之冷落,風景之清幽,離愁之綿邈,完全凝聚這畫面之中。

這句景語似工筆小幀,無比清麗。清人劉熙載《藝概》中說:「詞有點,有染。柳耆卿《雨霖鈴》云:」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上二句點出離別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點染之間,不得有他語相隔,隔則警句亦成死灰矣。“也就是說,這四句密不可分,相互烘托,相互陪襯,中間若插上另外一句,就破壞了意境的完整性,形象的統一性,而後面這兩個警句,也將失去光彩。

「此去經年」四句,改用情語。他們相聚之日,每逢良辰好景,總感到歡娛;可是別後非止一日,年復一年,縱有良辰好景,也引不起欣賞的興緻,只能徒增棖觸而已。「此去」二字,遙應上片「念去去」:「經年」二字,近應「今宵」,時間與思緒上均是環環相扣,步步推進。「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以問句歸納全詞,猶如奔馬收繮,有住而不住之勢;又如眾流歸海,有盡而未盡之致。

此詞之所以膾灸人口,是因為它藝術上頗具特色,成就甚高。早宋代,就有記載說,以此詞的纏綿悱惻、深沉婉約,“只合十七八女郎,執紅牙板,歌‘楊柳岸、曉風殘月。這種格調的形成,有賴于意境的營造。詞人善於把傳統的情景交融的手法運用到慢詞中,把離情別緒的感受,通過具有畫面性的境界表現出來,意與境會,構成一種詩意美的境界,繪讀者以強烈的藝術感染。



  
全詞雖為直寫,但敘事清楚,寫景工致,以具體鮮明而又能觸動離愁的自然風景畫面來渲染主題,狀難狀之景,達難達之情,而出之以自然。末尾二句畫龍點睛,為全詞生色,為膾灸人口的千古名句。

●迷仙引  柳永

才過笄年,初綰雲鬟,便學歌舞。

席上尊前,王孫隨分相許。

算等閒、酬一笑,便千金慵覷。



  
常只恐、容易蕣華偷換,光陰虛度。

已受君恩顧,好與花為主。

萬裡丹霄,何妨攜手同歸去。

永棄卻、煙花伴侶。

免教人見妾,朝雲暮雨。

柳永詞作鑒賞

柳永是第一個敢於把生活社會最底層的歌妓們真、善、美的心靈寫進詞中的人,詞境的開拓上有重要貢獻。此詞描寫的就是一位身陷污泥而心向自由、光明、高潔的不幸歌妓的典型形象。詞的上片從以往的無情現實落筆鋪寫,展現這位歌妓厭倦風塵的心理活動,下片由未來的強烈願望發揮開去,寫她對自由生活和美好愛情的渴望與追求。

全詞通過一位歌妓的自述,表現她對自由生活的嚮往和追求。她剛成長為少女時便學習歌舞了。古代女子年滿十五歲,開始梳綰髮髻,插上簪子,稱為「及笄」,標誌成年。由於她身隷娼籍,學習伎藝是為了歌筵舞席之上「娛賓」,以成為娼家牟利的工具。

她華燈盛筵之前為王孫公子們歌舞侑觴,由於她年輕,色藝都好,席上尊前,隨處博得王孫公子的稱讚,對她的一笑(隨)地便以千金相酬。可是她意不此,「慵覷」是懶于一顧。可見,她與一般安於庸俗生活、貪得纏頭的歌妓們,意趣相異。作者于此婉曲地表現了這一歌妓輕視千金而要求人們的尊重和理解的獨特品橡。

她風塵中保持着清醒的頭腦,渴望着有一個正常的人生歸宿。歌舞場中的女子青春易逝,有如「蕣華」的命運一樣。「華」古通花,蕣華即木槿花。《詩。

鄭風。有女同車》「顏如蕣華」朱熹註:「蕣,木槿也,樹如李,其華朝生暮落。」郭璞《遊仙詩》:「蕣榮不終朝。」古人多用蕣華以喻女子青春,雖美艷而難久駐,有似朝開暮落一般。

這位歌妓清楚地知道,她的美妙青春也將象蕣華會暗中很快變滅的。「光陰虛度」之後的結局就是常常使她感到困擾和耽憂的問題。她終於賞識者中尋覓到一位可以信任和依託的男子,便以弱者的身份和堅決的態度,懇求救其脫離火坑。他的同情、憐愛和賞識,她看來已是「恩顧」了。

歌妓猶命薄如花的女子,求他作主,求他庇護,以期改變自己的命運。「萬裡丹霄」意即廣闊的晴空。而今她有了可信任的男子,祈求着「何妨攜手同歸去」,共同締造正常的家庭生活。從良之後,便表示永遠拋棄舊日的生活和那些煙花伴侶,以此來洗刷世俗對她的不良印象。

「朝雲暮雨」,典出自宋玉《高唐賦》。歌妓由於特殊的職業,送往迎來,相識者甚多,給人以感情不專、反覆無常的印象。所以,這位歌妓她懇求、發誓,言辭已盡,願望熱切,力圖證明自己非輕浮的女人向社會發出求救的呼聲。然而當時的歌妓者要想象正常人一樣過着溫暖的家庭生活總是難以如願的,詞中女子的願望恐難實現。

這首詞摹擬一個妙齡歌妓的口吻,道出她厭倦風塵、追求愛情的心靈世界。作者似乎只是客觀如實道來,字裡行間卻流露出對備受凌辱的妓女渴望跳出火炕、獲得自由的深切同情。全詞純用白描,全以歌妓之口出之,讀來情真意切,真摯動人,乾淨利落,通俗易懂,是柳詞中的上乘之作。

●蝶戀花  柳永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

草色煙光殘照裡,無言誰會憑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