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宋詞鑑賞    P 519


作者:蘇軾等
頁數:519 / 0
類別:古典詞曲

 

作者:蘇軾等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宋詞鑑賞

從太湖裡駕着小舟停靠在垂虹橋邊,目睹亭子殘破,作者都積於心中多時的憤懣,便噴發出來。「怕群仙、重遊到此,翠旌難駐。」垂虹亭本來是蓬萊山上群仙的聚會之所,但飄墜到這裡,仙人們如果重來,目睹亭子被毀,恐怕他們無法留駐。借群仙的難駐,表明了山河改易使神仙也不再留戀人間。

這裡安排得匠心獨具,不直抒感慨,比直接抒發感慨要委婉得多,深刻得多。

「手拍闌干呼白鷺,為我慇勤寄語;奈鷺也驚飛沙渚。」詞人想借白鷺為群仙報信,但白鷺也被驚飛。

此處思維之奇,亦難以片言卒說。把沙洲飛鷺等拉進了神奇境界。「星月一天雲萬壑,覽茫茫、宇宙知何處?」詞寫至此,真情流露出來。「萬重烏雲遮蔽」,四海茫茫,何處是容身之地呢!詞人的亡國之痛,從這兩句裡集中地表現出來。

詞人在入元之後,始終不肯出仕,終老竹山。是其一貫思想使然。詞中在易代之後,俯仰身世,無所寄寓,與古代詩人契合。結語「鼓雙楫,浩歌去」,再現詞人遺世獨立之風貌,讓人想起王閭大夫之風味。



  
讀來讓人在意猶未盡之餘,感慨系之。

這首詞語言凝煉,意境奇幻,是一首極具特色的佳作。

●虞美人  秋曉  蔣捷

渺渺啼鴉了。

互魚天,寒生峭嶼,五湖秋曉。

竹幾一燈人做夢,嘶馬誰行古道。

起搔首、窺星多少。

月有微黃籬無影,掛牽牛數朵青花小。

秋太淡,添紅棗。

愁痕倚賴西風掃。

被西風、翻催鬢鬒,與秋俱老。

舊院隔霜簾不卷,金粉屏邊醉倒。

計無此、中年懷抱。


  

萬裡江南吹簫恨,恨參差白雁橫天杪。

煙未斂,楚山杳。

蔣捷詞作鑒賞

這是一首「多不接處」的詞。正因如此,才顯出跳躍起伏。詞人在不經意間信手拈來,漫不經意,所見所聞皆入詞中,想寫什麼就寫什麼,發其所欲發。這樣的詞需要細細體味,而非能摘章斷句鑒賞。

「渺渺啼鴉了」起筆。詞人早早地醒來了。陣陣淒切的鴉啼首先進入聽覺,鴉啼聲漸行漸遠。「互魚天」把視線轉向窗外,天空中一片魚肚白片已然泛起。

「寒生峭嶼,五湖秋曉。」陣陣涼意襲來,大概這是從太湖中山島那邊侵襲過來的,這時意識到了「五湖(即太湖)秋曉」。「竹幾一燈人做夢,嘶馬誰行古道。」這時他忽然記起了昨晚憑靠着竹幾做了一個夢:古道上馬嘶人行。

「起搔首、窺星多少。」披衣起床,爬梳了一下稀疏的頭髮,室外,殘星點點。此時天色微明,淡簿月光,連籬笆的影子也顯示不出來了,只見竹籬上的牽牛花綻開了幾朵。「秋太淡,添紅棗。

」清淡的秋光,那棗樹上掛着些紅色的棗兒,給增添了幾分亮色。庭園小景令人賞心悅目,剛纔的淒涼之感已一掃而空。

「愁痕倚賴西風掃。被西風、翻催鬢鬢,與秋俱老。」迎面吹來的陣陣西風,引起了他的傷感。愁情已鬱結,本想依託西風吹走,反而催促鬢鬢更快地變得稀白,和這衰颯的秋天一同老去。

「舊院隔霜簾不卷,金粉屏邊醉倒。」撫今追昔,回想舊院,掛着簾幕,遮寒擋霜,美酒酣飲,醉臥在飾有彩繪的屏風,此情此景,豪放不覊。「計無此,中年懷抱。」思量那時是不會有而今這種傷感的中年懷抱的。

「萬裡江南吹簫恨,恨參差白雁橫天杪。」自己流落江南地帶,可銀囊羞澀,只能象伍子胥那樣去吹簫乞食。遙望天際,一字橫空,是列隊參差的南歸白雁。大雁尚歸,何時得重返故里?「煙未斂,楚山杳。

」目睹此景,令人嫉恨生出。天色漸明,一派煙霧輕籠,只見楚山的迷蒙景色。

詞中借秋曉所見所感,抒發詞人「愁」和「恨」。這裡有悲秋之情,但詞的內涵實際遠不止此。詞人經歷亡國之痛和逃難寓居遭際,寄寓了更為深刻、豐富的意藴,悲秋之中的「愁」和「恨」,淪落天涯之愁,是神州陸沉之恨。詞人觸景生情,詞中透露出一股悲壯的滄桑感和憂患意識。

●虞美人  蔣捷

夢冷黃金屋。

嘆秦箏、斜鴻陣裡,素弦塵撲。

化作嬌鶯飛歸去,猶認紗窗舊綠。

正過雨、荊桃如菽。

此恨難平君知否,似瓊台湧起彈棋局。

消瘦影,嫌明燭。

鴛樓碎瀉東西玉。

問芳蹤、何時再展,翠釵難卜。

待把宮眉橫雲樣,描上生綃畫幅。

怕不是、新來裝束。

彩扇紅牙今都在,恨無人解聽開元曲。

空掩袖,倚寒竹。

蔣捷詞作鑒賞

這是一首抒發亡國之痛的詞。譚獻在《夏堂詞話》評論說:「瑰麗處鮮妍自在」。可此詞用筆極為婉曲,意境幽深,極盡吞吐之妙。

「夢冷黃金屋」詞中描寫的對象乃是一位不凡的美人。「黃金屋」用陳阿嬌事。漢武帝年少時,長公主想把女兒阿嬌許給他,漢武帝說「若得阿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貝班固《漢武故事》在這裡作者借阿嬌來寫一位美人。

詞人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不僅是美人,還有故國。起句意謂美人夢魂牽繞的黃金屋已變得淒冷,實際上含有故宮淒涼之意。「嘆秦箏、斜鴻陣裡,素弦塵撲。」寫室內器物,見到自己曾經撫弄過的樂器已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不禁感慨萬千。

故以一「嘆」字領起,化實景為虛景。秦箏,弦柱斜列如飛雁成行的古箏。素弦,即絲絃。夢魂化鶯飛回金屋,還認得舊時的綠色紗窗,雨過,只見荊桃果實已長得如豆大。

「化作嬌鶯飛歸去,猶認紗窗舊綠。正過雨、荊桃如菽。」令人心中升騰中懷舊惜春之感。「化作嬌鶯」夢魂化鶯,想象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