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蜀山劍俠 卷一下 第 1 頁


第五十一回 大發鴻慈 為難女頑童作伐小完夙願 偕仙禽異獸同歸 妙一夫人望着眼前站的這一班男女,一個個眉目清秀,淚臉含嬌。雖然都還是丰采翩翩,花枝招展的男女,可是大半真元已虧,叫他們回了家,也不過是使他們骨肉家人團聚 ...
作者:平江不肖生 / 頁數:(1 / 220)

第五十一回


大發鴻慈 為難女頑童作伐
小完夙願 偕仙禽異獸同歸

妙一夫人望着眼前站的這一班男女,一個個眉目清秀,淚臉含嬌。雖然都還是丰采翩翩,花枝招展的男女,可是大半真元已虧,叫他們回了家,也不過是使他們骨肉家人團聚上三年五載,終歸癆病而死罷了。當下一點人數,連男帶女竟有二十四個。便朝他們說道:"如今妖人已死,你等大仇已有人代報。

一到天明,便由我等送你們下山。但是你們家鄉俱不在一處,人數又多,我等只能有兩人護送,不敷分配,這般長途跋涉,如何行走?萬一路上再出差錯,如何是好?我想爾等雖被妖法所迷,一半也是前緣,莫若爾等就在此地分別自行擇配,成為夫婦。既省得回家以後難於婚嫁,又可結伴同行,省卻許多麻煩。那近的便在下山以後,各自問路回家;那遠的就由我同這位朱道友,分別送還各人故鄉。

你等以為如何?"

這一班青年男女聽了,俱都面面相覷,彼此各用目光對視。妙一夫人知道他們預設,不好意思明說。便又對他們說道:"你等既然願意,先前原是在昏亂之中,誰也不認得誰,如今才等於初次見面,要叫你們自行選擇,還是有些不便。莫如女的退到旁的石室之中,男的就在此地,由我指定一男將這鐘敲一下,便出來一個女的,他兩人就算是一雙夫婦,彼此互相一見面,將姓名家鄉說出。

然後再喚別人繼續照辦,以免出差。何如?"


說罷,那些女人果然都靦靦腆腆地退到適纔出來的石室之中去了。只有一個女子哭得像淚人一般,跪在地下不動。英瓊見那女子才十五六歲,生得非常美貌,哭得甚是可憐,便上前安慰她道:「我師父喚你進去,再出來嫁人呢,你哭什麼?天一亮,就可下山回家,同父母見面了,不要哭吧。」那女子見英瓊來安慰她,抬頭望了英瓊一眼,越加傷心痛哭起來。

妙一夫人先時對這一干男女雖然發了惻隱之心,因要在天亮前把諸事預備妥當,知道他們俱受過妖人採補,不甚注意。及至見末後這一個女子哀哀跪哭,不肯進去,才留神往她臉上一看,不禁點了點頭。這時朱梅不耐煩聽這些男女哭聲慘狀,早又帶了猩猩二次往後面石室中去了。英瓊見那女子勸說無效,還是不住口地哭,正待不由分說將她抱往裡面,妙一夫人忙道:"英瓊不必勉強於她,且由她在此,待我將這些人發落了再說。

"英瓊聞言,連忙應聲,垂手侍立。那女也止住哭聲。妙一夫人先在眾人臉上望了一望,再喚英瓊擊鐘。英瓊領命,便將鐘敲了一下。

這些女子在這顛沛流離的時候,還是沒有忘了害羞,誰也不肯搶先出來。妙一夫人連催兩次,無人走出。惱得英瓊興起,走到她們房門口,只見那些女子正在推推躲躲,哭笑不得,被英瓊隨手一拉,牽小羊似地牽了一個出來。妙一夫人便看來人受害深淺,在眾少男中選出一個。

這一雙男女知道事已至此,便都跪下,互說了家鄉姓名,叩謝妙一夫人救命成全之恩,起來侍立一旁。英瓊又將鐘擊了一下,那些女子還是不肯出來,還是英瓊去拉出來,如法炮製。直到三五對過去,大家才免了做作,應着鐘聲而出。

這裡頭的男女各居半數,只配了十一對,除起初那個跪哭的女子外,還有一個男子無有配偶。那女子起初看眾人在妙一夫人指揮下成雙配對,看得獃了。及至見眾人配成夫妻,室中還剩一個男的,恐怕不免落到自己頭上,急忙從地上掙紮起來,跑向妙一夫人身前跪下,哭訴道:"難女裘芷仙,原是川中書香後裔。前隨兄嫂往親戚家中拜壽,行至中途,被一陣狂風颳到此地。

當時看見一個相貌凶惡的妖道,要行非禮。難女不肯受污,一頭在石壁上撞去,欲待尋一自盡。被那妖道用手一指,難女竟自失了知覺。有時甦醒,也不過是一彈指間的工夫,求死不得。

今日幸蒙大仙搭救,醒來才知妖道已伏天誅。本應該遵從大仙之命,擇配還鄉,無奈弟子早年已由父母作主許了婆家。難女已然失身,何顏回見鄉裡兄嫂?除掉在此間尋死外,別無辦法。不過難女兄嫂素來鍾愛,難女死後,意欲懇求大仙將難女屍骨埋葬,以免葬身虎狼之口。

再求大仙派人與兄嫂送一口信,說明遭難經過,以免兄嫂朝夕懸念。

今生不報大仙大恩,還當期諸來世。"說時淚珠盈盈,十分令人哀憐,感動得旁觀那些男女,也都偷偷飲淚吞聲不止。妙一夫人適纔細看裘芷仙,已知她非凡品。又見剩下那個男的,雖然面目秀美,卻是受害已深,看他相貌又不似有根底人家子弟,不配做芷仙的配偶。

再聽芷仙哭訴一番,料知她的被污,完全中了妖法,無力抵抗,並且看出她的為人貞烈,不由動了惻隱之心。正要開言說話,那裘芷仙已把話說完,又叩了十幾個頭,站起身來,一頭往石壁上猛撞過去。英瓊身法何等敏捷,見她楚楚可憐,早動了憐憫之心,哪容見死不救!身子一縱,搶上前去,將她抱了回來。妙一夫人便道:"你身子受污,原是中了妖法,不能求死。

你既不願擇配,也無須乎尋死。我看你真陰雖虧,根基還厚。你既回不得家,待我想一善法,將你送往我一個道友那裡,隨她修行。你可願意?"裘芷仙一聽此言,喜出望外,急忙跪下謝恩,叩頭不止。

夫人便道:「英瓊,攙她起來,等我打好主意再說。」這一干男女都對她羡慕不置。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