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二上    P 12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12 / 0
類別:武俠科幻

 

蜀山劍俠 卷二上

作者:平江不肖生
第12,共0。
「說罷,對準笑和尚,當頭就是一鐧。笑和尚先見那人裝束,形如野人,以為這一帶多族雜處,定是山民之類,本想拿他開開玩笑。及聽他說話口音,竟是漢人,想必自己適纔狂笑,驚動人家,錯在自己,便不和他計較,身微一閃,才待避開。尉遲火早一手將那人持鐧的手抓住,喝道:」哪裡來的野人,出口傷人,動手就打,待我管教管教你。

"那人原因笑和尚怪笑,將他一個病中的好友嚇暈過去,特地前來拚命尋仇。卻沒料到一鐧打下去,眼前人影一晃,便沒有蹤跡,同時身子卻被一個黑面的小道士將持鐧的手捉住。彼此一較勁,誰也沒有將鐧奪了去。那人一着急,起左手烏龍探爪,劈面便抓。



  
他原不會什麼武術,尉遲火只微一偏身,又將他左手擒住。尉遲火因見那人太凶橫,不問青紅皂白,就用重兵器傷人,這一鐧要換了別人,怕不打得腦漿迸裂,死於非命。存心想將他跌倒,打服了再問他來意。他卻不知那人有一肚皮的氣苦和天生就的神力。

雖然將他兩手擒住,用力一抖,並未抖動。尉遲火心中一動,大喝一聲,拉緊來人雙手,用力先往懷中一帶。猛地左臂一歪,右腳一上步,緊跟着用擒拿法,右臂烏蛇盤時,蓋向來人左腕。右腳膝照來人腿彎,往前一靠。

同時左時橫起來,點向那人右脅。滿擬那人決難禁受,必定倒地無疑。誰知那人看去愚蠢,心卻靈巧。未等尉遲火上步,也是一聲大喝,兩臂同時往上一振,差點被那人將雙手掙脫。

那人不只是一股子蠻勁,尉遲火連用許多巧招,都被那人隨機應變避開,心中好生驚異。

笑和尚早從旁看出那人外愚內秀,骨格非凡,已有幾分愛惜。見尉遲火跌他不倒,上前笑說道:「我等在這裡笑着玩,怎生便會將人嚇死?你先別和我師兄打,何不把事情說出來,看看誰是誰非?如果真是我嚇死的,我給你救他回生如何?」那人被尉遲火擒住雙手,拼了一陣,心中惦記山穴內嚇暈過去的好友,情知鬥這小黑道士不過,已不想打,急於想回去看視,偏又脫不得身,急得頸紅臉漲。一聞此言,一面仍和尉遲火廝拼,口中罵道:"都是你們這兩個小賊!我媽在時,說我力大,怕打死人,從來也沒和人動過手。適纔天未黑時,我哥哥正在生病,聽見你這禿賊鬼叫,他偏說是飛來了鳳凰。

我扶他出來一看,才知是你這個禿賊叫喚。先時還不甚難聽,招來了一群黑呱呱,我哥哥也很喜歡。他不認得你,卻知道你姓孫。正說你好,你卻號起喪來。


  

我哥哥大病才好一些,被你幾聲鬼嗥,當時嚇死過去。

我將哥哥抱回洞去,拿了打老虎的鐧,打死你,給我哥哥抵命。你卻不敢動手,卻讓這黑鬼用鬼手抓人。是好的,你叫他放了手,同我回去,看我哥哥跟那日一樣,死了半天,又活回來沒有?要是活了,我聽我媽死時的話,不要你這兩個小賊的命。要是不死不活,我便和你們對打三鐧。

你先動手,打完我,我再打你同這黑鬼。誰打死誰,都不許哭一聲,哭的不是好漢。"說到這裡,尉遲火已聽出原因,微一疏神,兩手鬆得一鬆,早被那人掙脫了手,撥轉頭,捷如飛鳥般,往側面數十丈高崖縱了下去。接連幾個跳躥,早躥入崖後,沒了影兒。

尉遲火未去追,回望笑和尚,也不知去向,知是用隱形法追去,便也跟蹤前往。才到崖後,便聽山石旁一個低穴內有人說話。一看裡面,地方不大,光線甚是黑暗。近門處一塊大青石上,亂置許多衣被,上面躺着一個少年,業已死去。

那人喊了兩聲,不見答應,大喝一聲,持鐧往洞外衝出。剛一出穴,便見面前人影一閃,笑和尚現身出來。那人先是吃了一驚,及至看清面目,分外眼紅,舉鐧當頭便打。笑和尚微閃身形,便到了他的身後。

那人頭一次學了乖,鐧未到頭,先準備收勁。一鐧打空,未等鐧頭落地,早收鐧回身,尋找敵人。一見笑和尚態度安詳,滿面含笑,站在身後,第二鐧當頭又到,二次又被笑和尚如法避開。那人將一柄鐧,只管揮舞得和潑風一般。

笑和尚也不還手,只圍住那人身軀,在月光之下,滴溜溜直轉,休想得沾分毫。尉遲火袖手旁觀,不由哈哈大笑,引得那人越發急得暴跳如雷。

未後知道再打下去,也不能奈何人家,氣得將鐧往地下一丟道:"我不打死你,不能解恨。

這麼辦,照剛纔的話,你先打我三鐧,我決不躲。打完,我再打你。要不這樣辦,你躲到天邊,我也得追着將你打死,豈不麻煩?「笑和尚笑道:」我同你無冤無仇,何必打死你則甚?「那人急怒道:」實對你說,我自幼就挨打慣了的。我的頭,常和山撞,你決打不死我。

我因為你太滑溜,比那黑鬼還不是好人,才想出這個主意。你打我不死,我卻一下就打死你,豈不報了仇?「笑和尚道:」你把心事都對我說了,我豈肯還上你的當?我不打你,你也不好意思打我,多好。「那人越發急怒道:」你這話對。我為什麼要對你說我的主意?如今你不打我,我也打不了你。

你也出個主意,讓我打你,怎麼樣?「笑和尚道:」這多新鮮。

我為什麼那樣賤,活得不耐煩了,出主意讓你打我?"

那人眼看仇人在側,奈何不得,瞪着兩隻大眼睛,目光炯炯,恨不能把笑和尚生吃下去。又怕笑和尚覷便逃跑,笑和尚微一轉動,便攔了上去,一攔總是一個空,急得滿頭大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