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二下    P 2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2 / 0
類別:武俠科幻

 

蜀山劍俠 卷二下

作者:平江不肖生
第2,共0。
後來因自己反正要入亭照料,便帶了來,準備金須奴還原時給他。這時他正受苦,豈非正合其用?以為此舉有益無害,便對金須奴道:「你是怎麼了?我給你備了幾粒靈丹,你服了它吧。」

可憐金須奴正在挨苦忍受,一聞此言,不由嚇了個膽落魂飛,知道大難將至。雖然身已脫骨換胎,十二重關已透,不致全功盡棄,變成凡體;但是這些年的心血、盼想,稍一把持不住,勢必敗於垂成。在這魔頭侵擾緊要關頭,又萬不能出聲禁止。萬般無奈中,還想潛運真靈,剋制自己,以待大難之來,希望能夠避過。


正在危急吃緊之際,猛覺二鳳一雙軟綿綿香馥馥的嫩手挨向口邊,接着塞進一粒丹藥。當下神思一蕩,立時心旌搖搖,頓涉遐想。剛暗道得一聲:「不好!」想要勉強剋制時,已是不及。真氣一散,自己多少年所煉的兩粒內丹,已隨口張處噴出一粒。

同時元神一迷糊,便已走下榻來。那二鳳好心好意拿了一粒丹藥走向榻前,剛剛塞入金須奴口內,見他鼻孔中兩條白氣突然收去,口一張,噴出一口五色淡煙,二鳳猝不及防,被他噴了個滿頭滿臉。

那金須奴雖和人長得一樣,乃是鮫人一類,其性最淫。只為前在北海遇見一位高人,見他生具天賦異稟,根基甚厚,當時度到門下,傳授道法,修煉多年。金須奴頗知自愛,自入門後,強自剋制,加上乃師提攜警覺,從未為非作歹。後來乃師成道兵解時,對他說道:"你後天淫孽雖盡,先天淫根未除。

雖然仗你多年苦功,于本元神之外又煉了第二元神,此時可不防事。將來成道時節,你身在旁門,易為魔擾。如捨棄五百年功行,趁我在這數日內將你本身元神化去,異日可以省卻許多阻力。否則到了緊要關頭,一個剋制不了情魔,難免不為所害,那時悔之晚矣!"當時金須奴一則仗着自己克欲功深,二則不捨五百年苦功,三則知道無論正邪各派仙人成道時均免不了魔頭侵擾。

這事全仗自己修為把持如何,到時有無克欲之功。縱舍元丹,在遲五百年成道,仍是一樣難免魔劫。便不願聽從,以致留下這點禍根。那五色淡煙便是那粒內丹所化,無論仙凡遇上,便將本性迷去。


二鳳哪裡禁受得住,當時覺着一股子異香透腦,心中一蕩,春意橫生,懶洋洋不能自主,竟向金須奴身上撲去。神思迷惘中,只覺身子被金須奴抱住,軟玉溫香,相偎相摟,一縷熱氣自足底蕩漾而上,頃刻佈滿了全身。越發懶得厲害,有一種說不出的難過神氣,血脈債張,渾身微癢,無可抓撓。正要入港,又覺金須奴用力要將自己推下床去。

暗忖:「這廝怎這般薄情寡義?」不由滿腹幽怨,由愛生恨,張開櫻口,竟向金須奴肩上就咬。星眼微睜處,看見金須奴那肩頭竟似削玉凝脂,瓊酥搓就的一般。心剛一動,櫻口業已貼向玉肌,瑩滑香柔,着齒欲噤,哪裡還忍再咬下去,只用齒尖微微啃了一下。愛到極處,如發了狂一般,一雙玉臂更將金須奴摟了一個結實。

那金須奴靈元還有一點未昧,正在欲迎欲拒,如醉如醒之時,哪禁得起她這麼一番挑逗,口裡微呻了一聲,長臂一伸,也照樣將她摟了一個滿懷。

二人同時道心大亂,雙雙跌倒在珊瑚榻上,任性顛狂起來。一個天生異質,一個資稟純粹,各得奇趣,只覺美妙難言,甚麼利害念頭,全都忘了個乾乾淨淨。直綢繆到第六日子夜,魔頭才去。二人也如醍醐灌頂,大夢初覺,同時清醒過來,已是柳憔花悴,雲霞滿身。

二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相對著一聲苦笑。彼此心裡一陣悲酸,雙雙急暈過去。等到二次醒轉,二鳳在榻,猛聽耳邊金須奴低聲相喚。睜眼一看,金須奴正兩眼含淚,跪在榻前相喚呢。

二鳳見他神情悲慘,也甚憐惜。閉目想了想,倏地起身將他拉起道:"這事不怨你,都怪我自己不好,累你壞了道基。如今錯已鑄成,無可輓救。少時便到開壇時候。

三公主見我這次助你解化,已是不悅,如知我二人經過,豈不正稱心意?你比我道行較深,須想套言語遮蓋才好。「金須奴道:」此乃前生注定魔孽,無可避免。但是這法壇業經大公主行法封閉,那六魔縱然厲害,怎能侵入?想起小奴坐功正在吃緊的當兒,三陽六陰之氣已經透出重關,呼吸帝座,眼看真元凝固,骨髓堅凝,內瑩神儀,外宣寶相了。忽然陰風侵體,知道中了旁人暗算,將魔放進。

拼受諸般苦難,末了一關仍是不能避過,終究失了元陽,壞了戒體,應了先師當日預示。此事別無他人敢為,說不定又是三公主閙的玄虛了。"

二鳳恨道:「三丫頭害你不說,怎連我也害在其內?少時開壇出去,怎肯與她甘休!」

金須奴道:"事有數運,公主不必如此。閙將出去,徒稱奸人心意,小奴之罪更是一死難贖。小奴與公主真元雖壞,此後勤苦修持,仍可修到散仙地步。三公主與冬姑如此忮刻私心,大非修道人氣度,惡因一種,終有報應,此時無須與她理論。

嵩山白、朱二仙約定日內前去,必然預知此事。憐念小奴苦修不易,此行定有輓救之方。好在道基雖壞,凡體已經化解,法力猶存,且等去了回來,再作計較。大公主年來功行精進,三公主們所行之事,當時雖不知道,一見我們的面,必然猜出一些,為了顧全公主顏面,決不說出。

公主索性裝得坦然些,小奴受公主殊恩,此後不但久為臣奴,上天入地,好歹助公主成道。至不濟,也要求一個玉容永駐,長生不死。那怕小奴為此粉身碎骨,在所不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