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二下    P 3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3 / 0
類別:武俠科幻

 

二鳳聞言,愈發感愧道:"你不要再小奴小奴的。你的道行本來勝過我姊妹三人,只為想要超劫解體,求那上乘正果,才自甘為奴。平日受盡她的欺侮,如今你道基已壞,還盡自做人奴才則甚?我身已經屬你,如仍主僕,越增我的羞辱。現時且不明言,等我暗向大公主說明經過,由她作主,作為你道已成,不能再淪為奴隷。


《地闕金章》曾經載明你我二人有姻緣之分,令我嫁你,索性氣氣她們。好便罷,不好我和你便離了此地,另尋一座名山修煉,你看如何?「金須奴聞言,先甚惶恐,後來仔細想了一想,說道:」公主恩意,刻骨難忘。公主主意已定,違抗也是不准。我金須奴以一寒荒異類,上匹天人,雖然壞了道基,也就無足惜了。

"說罷,互相對看了一眼,不由又相抱痛哭起來。兩人雖不再作尋常兒女燕婉之私,卻是互相關憐恩愛到了極點。似這樣深情偎依,挨到開壇之時,彼此又把少時出去的措詞,以及日後怎樣輓救修為之策,商量了一番。這才分坐在兩邊榻上,靜候開壇出去。

也是他二人無這天仙福分,才閙到這般結局。

其實三鳳並非存心要害二人,只因第一日見二鳳陪了金須奴入內,初鳳鎮守主壇,瞑目入定,更是鄭重非常,本就有些不服。再加自己和慧珠、冬秀分守三方,不能離開一步。頭兩三日還能忍耐,勉強凝神坐守。及至金須奴在室中坐到緊要關頭,三鳳因此動了嗔念,同時也為魔頭所乘,不知怎的,覺着氣不打一處來,暗忖:"他一個異類賤奴,過了這一關,道基穩固,日後功行圓滿,便可上升仙闕。

自己在具仙根,反不如他。「越想越恨,竟忘了當前利害,賭氣離了守位。猛又想起:」二姊還在裡面,魔頭萬一侵入,豈不連她一齊害了?凡事均有前定,何必忌他則甚?"這投鼠忌器之心一起,立時心平氣和,回了原位。且喜初鳳沒有覺察,法壇上霞光仍盛,並無動靜,還以為沒有甚麼。

誰知那魔頭來去渺無痕跡,隨念而至。全仗初鳳等三人冥心內視,遠用靈元,代室內之人防守。三鳳念頭一錯,魔已乘虛而入;再一離開本位,只這剎那之間,便被侵入室中。休說三鳳看不出來,就連初鳳坐守主壇,只管澄神定慮,反虛生明,直坐到七日來複,下位開壇,也以為自己道心堅定,萬念不生,魔頭決未侵進,金須奴大功告成了呢。

時辰一到,初鳳收了禁法,將壇開放。一陣煙光散處,看見晶亭內兩邊榻上,一邊坐定二鳳,一邊坐定一個赤着上半身的美少年。算計他已超劫化解,換了凡體。地下卻堆了一攤人皮金髮,好生心喜。


連忙帶了三鳳、冬秀、慧珠等入內。二鳳首先下榻說道:"他此時舊衣已不能穿著。恰好那日收檢仙衣,竟有一套道裝,式樣奇異,不似女子所穿。他沒化解前,因為大小相差過甚,沒有想到他身上。

適纔方得想起,待我去與他取來,穿了相見吧。"

三鳳方要答話,二鳳已經往外走去。一會仙衣取到,放在金須奴身側,由他自着。五女便退往別殿,等金須奴坐功完了,自去相見。三鳳、冬秀見金須奴一旦變得那般俊美英秀,自是又妒又羡。

到了別殿坐定,紛問經過。二鳳自是傷心,忍着悲痛,照議定之言,說了經過。

初鳳、慧珠俱贊金須奴根行深厚,有此仙緣。一會金須奴穿了新衣來見,叩頭謝恩。眾人見那裝束甚是奇特:上身一領淡紅色的雲荷披肩,長只及時,露出兩條玉臂;下半身一件金黃色的道裙,長只及膝,赤着一雙其白如霜的腳;頭上秀髮披拂兩肩,周身都是彩光寶氣,越顯出仙風道骨,丰姿美秀。初鳳見那身衣服以前置放在玉匣底層,以為都是女衣,不曾取出檢視,這一穿上,竟是為他而設,再也無此相稱,可見他本是宮中之人,仙緣早經前定。

連三鳳、冬秀先時還不願意將仙衣給他,到此也無話可說。當時誰也沒有看出異樣。

直到金須奴告退出去,二鳳才懷着滿腹悲酸,偷偷告知初鳳、慧珠。初鳳、慧珠知是前孽,嘆惜了一陣。仔細尋思,二鳳心意已決,除了下嫁給金須奴外,別無善法,只得答應。

等金須奴赴了白、朱二仙之約回來,再由初鳳想好說詞,當眾宣示,以正名分。商量停妥,二鳳又背人說與金須奴。不消多日,便從三鳳口中探出受害原故。從此金須奴夫妻便和三鳳、冬秀二人生了嫌隙,以致日後閙出許多事故。

這且不提。

等到赴約之日,金須奴帶了那柄寶扇,辭別初鳳姊妹,徑往嵩山飛去。白谷逸、朱梅二人已在少室山頂相候。雙方相見之後,金須奴先說了化解入魔經過,哭求指示玄機,有無輓救。白谷逸道:"月兒島連山大師所藏旁門法寶甚多,火海數十年才一開放,難免不為左道妖人得去。

不到日期,想入火海須要兩件防身寶物:一件是長眉真人修道防魔用的九戒仙幢,一件便是你所得的那柄寶扇。仙幢可以護身,寶扇可以消滅守洞石人劍上的真火,相依為用,缺一不可。我二人向長眉真人借寶時,曾聞真人法諭,說紫雲三女雖然生具異稟,只是得了一點千年老蚌的靈氣,夙根不厚,修到地仙已是僥倖。將來能否避卻劫難,尚要看她們修為如何而定。

倒是你一個寒荒異類,稟賦天地間至淫奇戾之氣而生,竟能反性苦修,不避艱危,用盡毅力,誠心尋求正果,大是難得。目前道基雖壞,惡骨已換。只要仍和以前一樣虔誠苦修,前途成就尚非無望。並且長眉真人還有用你之處,應在三百年後,所以特借仙幢,由我二人與你同入火海。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