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二下    P 5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5 / 368
類別:武俠科幻

 

蜀山劍俠 卷二下

作者:平江不肖生
第5,共368。
金須奴見滿洞壁上儘是法寶,心花怒放,連忙上前摘取,石人法術已破,無不應手而得。剛剛取完,便聽白谷逸低喝道:「你不快走,等待何時?」金須奴回頭一看,正當中那面洞壁忽然隱去,連山大師的遺容不知何往,卻現出一個羽服星冠的道士,端坐在一個空床上面,容貌裝束與遺容一般無二。白、朱二人俱跪在道人座前。正在這驚惶駭顧之際,猛見道人身旁紅光一閃,同時白谷逸好似從朱梅手裡搶過一樣東西,又喊一聲:「快拿了走!」早拋將過來。

金須奴第一次聞警,業已起立,準備遁走。一看白谷逸拋過一個玉瓶,猜是那丹藥,連忙伸手接住,也說了句:「大恩容圖後報!」雙足一頓,駕遁光飛出洞去。到了洞外,更不怠慢,連揮寶扇,避開火焰,脫出火海,直升上空。白、朱二人取那目錄,後文金蟬石生二進紫雲官盜取天一貞水時自有交代。


且說金須奴滿載而歸,好不心喜,排雲馭氣,往迴路進發。暗忖:"白、朱二仙說那丹藥共有四粒,除初鳳、慧珠已服過外,正好給宮中諸人每人一粒。自己費盡辛苦才行得到,二鳳是患難夫妻,當然有份,自不必說。那三鳳、冬秀平時相待既是可惡,此次化解又壞在她的手裡,再將這種靈丹贈她,情理未免說不過去。

如不給她二人,只和二鳳一人分吃兩粒,一則二鳳定要盤問實情,知道不肯;二則多服少服俱是一樣,白白糟掉,豈不可惜?那靈獸龍鮫心靈馴善,自己以前也和它相差不多,同是水族,何不將剩餘的丹藥給它服上一粒?

另一粒藏好,以待將來之用?"又覺與白、朱二人之言有違不妥,一路沉思,委決不下。

不覺到了紫雲宮上空,飛落海底一看,二鳳已在避水牌坊之下相候,手裡拿着幾片海藻,正與那條龍鮫引逗着玩呢。一見金須奴帶著滿身霞彩飛來,知道必有喜音,迎着一問。金須奴起初原是想著三鳳、冬秀可惱,本不慣于說謊,沒料到二鳳早在宮外相候,丹藥還沒有藏過,不便隱瞞,只得將前事說了。誰知二鳳竟和他是一般心理,也不願將丹藥分與三鳳、冬秀。

金須奴經她一說,益發定了主見。就在宮外揭開玉瓶,將丹藥先取出三粒,自己與二鳳各服一粒,又給龍鮫服了一粒。將餘下那粒藏好。這二人一起私心,只便宜了靈獸龍鮫,服丹之後,對著二人不住昂首歡躍,意思甚是感激。


二人也覺遍身芬芳,神明湛定,好不心喜。

金須奴因所得寶物共有一十三件,有兩件因為行時匆促,尚沒看清壁間所載用法。件數太多,不及一一取看,打算見了初鳳等人,再行同觀。二鳳道:"獃子!那兩個見你得了許多法寶,豈不又要眼紅?她們現時都在後宮黃晶殿內修煉法寶,且得些時才完呢。我因心裡有事,又不願和大家煉同樣的法寶,才走出來等你。

你且把那知道用法的先交給我藏起一半。連能用與不能用的,剩下五六件,算計每人送她一件,也就是了。"金須奴此時對二鳳自是言聽計從,便將法寶分別取出,與二鳳解說,藏起七件。那六件中有一對金連環和一根玉尺,上面雖然刻有朱文古篆,一件叫龍雀環,一件叫璇光尺,俱都不知用法。

二人分配好了寶物,將剩的六件,由金須奴拿着同進宮去。在別殿中又談了一會,初鳳等人才行走出。金須奴仍照前行禮,將赴嵩山經過,略說了一說,並將那六件寶物獻上,任憑眾人挑選。

初鳳先將寶物接過,分別傳觀之後,放在一旁,且不發付,對眾說道:"我有一樁心事,藏在心中多年,因未到時,總未說出。想金道友生具仙根異稟,此時道行更是高出我等三人之上,只緣劫難重重,難以避免,這才捨身為奴,在本宮中服役多年,勞苦功高,自不必說。他和二鳳妹子還有一段夙緣,應為夫婦,同駐長生,《地闕金章》上早有明示。如今二妹道行已非昔比,金道友更是貞水換骨,化解凡身,一切災厄均已避過。

我計算仙籙所載時日,金道友嵩岳歸來,正是他和二鳳妹子圓滿之期。我平居默坐,體證前因,知道他二人這段姻緣萬難解脫。為此當眾說明,使他二人配為夫妻,正了名分。大家與金道友既成一家,不許再存歧視之心。

還有慧珠姊姊,本是恩母轉劫化身,應為宮中道主,屢經我等請求正位,不但堅執不允,反不許母女稱謂,令我權作官中之主,否則便要離此他去。此事眾姊妹業均知曉,無庸細說。這幾日經我熟思切慮,權衡輕重,宮中人漸增多,不可無主,只得恭敬不如從命,同在今日改了稱謂。以前我因本宮並無外人,我姊妹三人同胞一體,有甚高下可分?如今已知,除我略有一綫之望外,諸人均難修到天仙。

不特道行各有深淺,因為無人正經率領,姊妹間常因細故發生嫌隙爭執,均非修道人所宜。像上次三妹、冬秀負氣出走,幾釀大禍。以後我定下規章,共同遵守。我暫為宮中之長,言出法隨,諸姊妹與金道友均須隨時在意,共勉前修,勿墮仙業,才是正理。

"

說罷,便命金須奴與二鳳交拜行禮。二鳳在旁聞言,觸動心事,早已淚如雨下。金須奴雖與二鳳有約在先,也是又感激,又惶恐,還待謙謝幾句,初鳳只說了聲:「前緣注定,無須再作俗套。」便促二人行禮。

金須奴慨然道:「小奴以仆當主,妄躋非分,情出不已。此中因果和苦衷,主人俱已洞悉,不便多言。今承主人深恩,正名當主,仍須無廢主僕禮數才對。」說罷,便單獨向初鳳姊妹、慧珠、冬秀五人,行了臣仆之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