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四    P 3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3 / 0
類別:武俠科幻

 

作者:平江不肖生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蜀山劍俠 卷四

內中除黑伽山主丌南公和軒轅老怪每人煉了一種與烏梭大同小異之寶,也都煉來防備萬一與敵人拚命同歸於盡之用,不到萬分危急,決不出手。就這樣,日前丌南公往幻波池尋釁時,峨眉派諸長老明知敵人對幾個後生小輩不會鋌而走險,仍令門人軟硬兼施,小心應付,以防引起別的災害。丌南公第一次在陰溝裡翻船,儘管氣憤,尚未下此毒手。

烏靈珠等四十七島群邪,也是惡貫滿盈,自取滅亡。因和葉繽仇怨太深,勢不兩立,偏巧烏靈珠和另一妖黨昔年無意中發現海底魔窟中有一部魔神經和三枚未煉成的烏梭。

先知這類魔教中的異寶均有魔頭暗中主持,必須向其降服,才能取用,仇雖可報,由此卻受了魔頭暗制,不能自主,死而後己,因而並未敢動,匆匆退出。一日又遭慘敗,心中恨極,為首群邪商量報復,想起前事。因見上次出入魔窟並無異兆,烏梭又只是未煉成的質料,誤以為前主人和魔頭已為正教中人所滅,同歸於盡。不煉此寶,不但報仇無望,而且早晚必為仇人所殺。

這才決計重入魔窟,祭煉此寶。剛把一冊魔神經看完,如法祭煉,還未成功,魔頭忽在暗中發話,迫令歸順,才知上當,無奈勢成騎虎,欲罷不能。只得把心一橫,連同黨十三人,加功祭煉下去。祭煉之處是在小南極海心深處,本就隱秘,又有魔頭暗護,直到煉成之後,並無敵人上門,魔頭也未再出現,越發放心。

哪知大劫臨頭,烏靈珠本意只用一枚已足,不料同黨記仇,同時發難,再想阻止,已是無及。此寶不曾試過,兩枚並用,威力更大得出奇。敵人仗着香雲寶蓋防身,雖然被困,並未受害,自己反吃了虧。所居各島宮室、林泉、靈景甚多,雖幸玄門至寶雲雷仙網將劫火所罩死圈之內的海面連同遠近各島一齊護住,自己為防災害擴大,又將死圈以全力縮小,但也有千百里方圓一大片在死圈之內,其中包括四十七島。



  
傷害生靈雖然不多,但是雲雷仙網僅能暫護一時,久仍無效。島上宮室園林受不住那猛烈震撼的聲威,已先紛紛倒塌崩裂,時日一多,十九陸沉。


  

最可慮的是事完以後,因為劫火威力太大,無法送往九天氣層之上將其消滅,正教中人一旦發現,必定群起來攻。還有此寶威力雖大,並不理想,幾個無名後輩尚難加害,何況正教中的有名人物。敵我相持之際,其勢又不能收手。雲網主人黎望見此形勢,又在愁急埋怨,說是寶網存亡與共,現已不支,稍久必為劫火所毀,下面島宮和諸同黨仍難保存。

如非二枚並用,決不至此。因為黎望近年貌合神離,烏靈珠心本不快,再聽語氣不滿,越發憤怒,但當用人之際,偏又不能翻臉。正在強忍,那太空煞火受不住猛力衝動,尤其是五行神雷猛擊,兩下里一撞,立受反應,哪禁得住兩粒二行雷珠一齊打出。

只見寸許大兩團青白二色的寶光,在萬丈黑色火海中閃得一閃,立時爆炸,震勢猛烈,已勝於前。炸後雷珠受了吸力反應,竟化成無數大小青白二色的星光,雜在彌天黑焰之中,爆炸不已,隨滅隨生。下面島嶼當時陸沉崩塌了好幾座,多年辛苦修建的仙山靈景全數毀滅。緊跟着又起了極強烈的海嘯,海水像開了鍋一樣,隔着雲網往上狂湧,水力奇大。

雲網竟受了衝動,先是微微起伏,還不厲害,及至無數土木神雷一一爆炸衝激,上下夾攻,更禁不住。只見一片廣大無垠的彩雲,隨同水火夾攻之勢,上下起伏飛揚不停。本來煞火所到之處,任何物質均受感應,發出強烈的火力,互相衝射。雲網只要破一小洞,全海的水一齊化為水雷,與之會合,來勢更是比電還快。

一經爆炸,群邪十九震成菌粉,被煞火水雷卷去。便是人身毫髮之微,也隨同爆炸,終於形神俱滅。

眾妖人均在雲網之下,同立島上。烏魚島陸沉以後,各自飛空應敵,由為首十三妖人全力主持頭上煞火。只見海沸已起,海中的驚濤駭浪山崩也似狂湧上來,雲網大有不支之勢,眾妖多半大驚失色。烏、伍二妖人最是凶橫,見黎望滿臉憂憤,正以全力指定那片彩雲防禦煞火,獰笑道:"道友此時愁急無用。

你那雲網稍露空隙,巨災立成,除我們主持此寶的十三人外,無一能免。休說收網遁走,稍微照顧不到,你必首當其衝,休想活命,連元神也保不住。不如落個整人情,為我們支持到事完之後。只要你不背叛我們,尚不至于慘死,不比虎頭蛇尾強得多麼?"黎望先聽笑和尚發話,說受乃母好友之托而來,便已心動,無如雲網已先施為,不及回收。

又知群邪厲害,心腸狠毒,自己答應在先,中途退縮,他們必不甘休;更怕因此發生巨災浩劫。不由首鼠兩端,遲疑不決。及見煞火厲害,寶網難支,心更生悔。再聽烏靈珠是這等說法,分明群邪看出自己與他們同床異夢,已存心不善,自己便能支持到終局,也必翻臉成仇,合力加害。

真是騎虎難下,心生悔恨,已經無及。旁立崔晉本與群邪一黨,因和黎望是同母兩生兄弟,見他出了死力,還受惡氣,心中不服,便蜇近前去,借話示意,令其相機遁走,仗着雲網連他一起護住,當可無害。黎望不是不知收回雲網可以全身而退,終因出身正教,深知厲害,驟然一退,惟恐引起空前浩劫,群鬱也必不容,不敢冒失。眼看雲網起伏更猛,寶光已漸減退,憂心如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