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癌症病房    P 2


作者:索尼辛
頁數:2 / 0
類別:世界名著

 

癌症病房

作者:索尼辛
第2,共0。
帕維爾·尼古拉耶維奇感到渾身虛弱,真想坐下來。可是所有的長凳看來都很臟,況且還得請一個裹着頭巾、兩腿中間放著一隻油膩口袋的娘兒們挪一挪。帕維爾·尼古拉耶維奇好像從老遠就聞到了這只口袋所散髮出的難聞的氣味。我們的居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學會出門時帶整潔的手提箱!(不過,現在既然有了這個腫瘤,一切也都無所謂了。

)魯薩諾夫站着,輕輕靠在牆的凸緣上,忍受着那小伙子的叫喊和眼睛所見的一切以及鼻子所聞的一切的折磨。從外面走進來一個莊稼漢,端着一隻容量為半升、貼有標籤的玻璃罐,裡面几乎盛滿了黃色液體。他並不遮掩這罐子,而是像經過排隊才買到的一杯啤酒那麼自豪地舉着。這莊稼漢走到帕維爾·尼古拉耶維奇跟前停了下來,差點兒把這玻璃罐伸到他鼻子底下。



  
此人本想向他打聽,但看了看他頭上的海狗皮帽也就轉身往前走了,去找那個拄雙拐的病號:「行行好!這該往哪兒送,啊?」斷腿的病號指了指化驗室的門。帕維爾·尼古拉耶維奇只覺得噁心。

外面的門又打開了,進來一個不戴白帽子、只穿白罩衫的護士,模樣不俊,臉實在太長。她一眼就看到帕維爾·尼古拉耶維奇,並且料到是誰,所以走到他跟前。

「對不起,」她匆忙得氣喘吁吁地說,臉紅得跟塗了口紅的嘴唇一個顏色。「請原諒!您等我很久了吧?那邊運來了一批藥,我在簽收。」

帕維爾·尼古拉耶維奇本想用尖刻的話回答她,但剋制住了沒說。等待已經結束,這夠使他高興的了。尤拉提着一隻手提箱和一兜子食品走過來,跟開車時一樣只穿一身西服,沒戴帽子。他很鎮靜,蓬鬆的淺黃色額發晃動不已。

「跟我來吧!’護士長朝樓梯底下她那小倉庫走去。“我知道,尼扎穆特丁·巴哈拉莫維奇跟我講過,您不打算穿醫院裡的病號服,並且隨身帶來了自己的睡衣,不過,那是還沒有穿過的,對嗎?」

「剛從商店裡買來的。」

「必須這樣,否則就得經過消毒,這您知道吧?您就在這裡換衣服。」

她打開一扇膠合板門,拉亮了燈。這個斜頂小房間沒有窗戶,牆上卻掛着許多用彩色鉛筆畫的圖表。

尤拉默默地把手提箱送進去就出來了,帕維爾·尼古拉耶維奇便進去換衣服。護士長急於利用這段時間趕到別的地方去一趟,但這時正巧卡皮托利娜·馬特維耶夫娜走了過來:

「姑娘,您這樣急急忙忙做什麼?」

「噢,我還有一點點……」

「您叫什麼名字?」

「米塔。」


  

「一個多麼奇怪的名字。您不是俄羅斯人吧?」

「是日耳曼人……」

「您讓我們等了好久。」

「請原諒。我這會兒正在那邊簽收……」

「好吧,聽我說,米塔。我希望您能知道,我丈夫……很有貢獻,是個非常寶貴的幹部。他叫帕維爾·尼古拉耶維奇。」

「帕維爾·尼古拉耶維奇,好,我記住。」

「您要知道,他一向是由別人照料慣了的,而現在又得了這麼嚴重的病。能不能派一個值班護士專門服侍他?」

米塔那本來就憂慮不安的臉上現出更加憂慮的神色。她搖了搖頭:

「我們這裡,除了手術病人不算,白天3個護士護理60個病號。而夜裡是兩個護士值班。」

「您瞧,果然是這樣!在這裡即使人快要死了,也喊不到護士來跟前。」

「您為什麼這樣想呢?對所有的病人我們都會給予照料的。」

對「所有的」!……既然她說過「對所有的病人」,那還有什麼好對她解釋的呢?

「不用說,你們的護士還要換班,對嗎?」

「是的,12小時換一班。」

「這種無專人負責的治療太可怕了…我寧可跟女兒輪流在這裡侍候!我也願意自己花錢請一個專人護理,可是我聽說,這也辦不到,是嗎?……」

「我想,這是不可能的。還沒有過這樣的先例。況且病房裡連一把多餘的椅子也沒地方放。」

「我的天哪,我能想像出這是什麼樣子的病房啊!還是得去看看!那裡有多少病床呢?」

9張。能馬上住進病房,這還算是不錯的了。我們這裡,新來的病號都躺在樓梯上和走廊裡。」

「姑娘,我還是得提出請求,您熟悉這裡的人,事情會比較好辦些。您去跟哪位護士或護理員講好,讓她對帕維爾·尼古拉耶維奇的關照不同於一般的……」這時她咋呼一聲打開了一隻黑色的女用大手提包,從裏邊掏出350盧布的鈔票。

站在旁邊默不作聲的兒子,這時把身子轉了過去。

米塔把兩手放到了背後。

「不,不!不能這樣委託。…」

「可我並不是給您呀!」卡皮托利娜·馬特維耶夫娜硬把3張展開的鈔票往她懷裡塞。「既然按合法規定辦不到…我付工錢就是了!我只是請您轉達我的一點心意而已!」

「不,不,」中士長冷冰冰地說。「我們這裡沒這個規矩。」

隨着小房間門的吱軋聲響,帕維爾·尼古拉耶維奇身穿綠色和褐色條紋新睡衣、跟着暖和的毛皮鑲邊拖鞋走了出來。他那光禿禿的頭上戴着一頂嶄新的深紅色的繡花小圓帽。此刻,在沒有冬大衣領子和圍脖遮掩的情況下,他脖子側面那個有拳頭大的腫瘤看起來格外讓人害怕。他的腦袋已不是正中地支撐着了,而是微微偏向了一邊。

兒子去把換下來的衣物統統收進手提箱裡。妻子把錢藏進包裡,惴惴不安地望着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