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幸福論    P 3


作者:羅素
頁數:3 / 0
類別:西洋哲學

 

幸福論

作者:羅素
第3,共0。
原始人可能會為自己是個優秀獵手而自豪,但是他也喜歡狩獵活動本身虛榮心,一旦超過一定的極點,便會由於自身的原因扼殺任何活動所帶來的樂趣,並且不可避免地導致倦怠和厭煩。一般情況下,虛榮心的根源就在於自信心的缺乏,療法則在於培養自尊。但是這只有通過對客觀事物的興趣,激發起一連串的成功的行動才能達到。

誇大狂與自戀者的區別在於,他希望自己聲威顯赫而不是可愛迷人,希望自己被人畏懼而不是被人迷戀。屬於這一類型的有瘋子和多數歷史上的偉人。對權力的愛,就像虛榮心一樣,是正常人性的一個強有力的因素,因此是可以接受的;只是在它過度膨脹或是與不充分的現實感相聯繫時,它才變得令人惋惜。這時,它就會使人不幸、令人愚蠢,甚至兩者兼而有之。



  
自以為頭戴皇冠的瘋子,在某種意義上也許是幸福的,但他的幸福不是那種任何清醒的人都會羡慕的幸福。亞歷山大大帝與瘋子在心理上同屬一類人,哪怕他擁有實現瘋狂夢想的才能,也是如此。然而,他並未能最終實現自己的夢想,因為隨着他的戰績的擴大,他的夢想也不斷膨脹,當他知道自己成了歷史上最偉大的征服者時,便自封為大帝。他真的幸福麼?他的嗜酒如命,他的狂躁脾氣,他對女人的冷酷無情,他的自命上帝,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他並不幸福。

為了開發人性中的某一部分而以犧牲所有其它部分為代價,或者把整個世界看作是為了個人自我的偉大高貴而創造出來的,這是不可能得到最終的滿足的。誇大狂,一般來說,不管是精神錯亂的還是精神健全的,往往是由過份羞辱受屈所致。拿破崙在求學時期曾為自卑感所折磨,因為他的同學大都是富有的貴族子弟,而他家境貧寒,靠獎學金才得以維持學業。在他後來允許那些流亡者歸來時,面對昔日同學的卑顏屈膝,他才獲得了滿足。

這真可謂至福!這種滿足感進一步導致他去征服沙皇以便得到同樣的滿足,而這滿足卻把他送上了聖赫勒拿島。由於沒有人是全能的,一個被權力慾所徹底攫住的人,遲早總會碰到那些無法踰越的障礙。只有某種形式的瘋狂才會阻止這種認識深入人的頭腦,就像一個人權力足夠大時,他可以把向他指出這一點的人監禁起來或者處以極刑。政治意識的壓抑和心理分析意識中的壓抑是密切相關的。

不管以何種明顯的方式,也不管在什麼地方,只要出現了心理分析上的壓抑,就不可能再有真正的幸福可言。權力,當它被保持在適當的限度以內時,也許會極大地增進幸福;然而,如果把它當作生活的唯一目的,它就會給人的外部世界或者內心世界帶來巨大的災難。


  

很顯然,不幸的心理上的原因是多種多樣的。但是它們都有某些共同點。典型的不幸福的人是這樣一些人,他們在青年時期被剝奪了一些正常的滿足,於是便把這種滿足看得比任何一種其他方面的滿足更為重要,一生只朝着這一方面苦心尋求;他僅僅對成功、而不是對那些與此相關的活動本身,給予足夠多的、不恰當的重視。然而,在今天,另外一種現象發展得極為普遍。

一個人也許感到自己徹底失敗了,以至于不再尋求任何形式的滿足,只求消遣放鬆、陶然忘情。他因而成了「快樂」的愛好者。也就是說,他減少自己的活力以便使生活變得更易忍受。例如,酗酒就是一種暫時的自殺;它帶來的幸福僅僅是一種消極的、暫時的忘卻不幸的幸福。

自戀者和誇大狂相信幸福是可能的,雖然他們為了得到它採取了錯誤的方式;但是尋求精神麻醉的人,無論採取哪種方式,他都已失去了希望,只求默默無聞。在這種情況下,要說服他的首要之點就是告訴他:幸福是值得爭取的。不幸的人,同失眠的人一樣,總是對此表示自豪。也許他們的這種自豪與狐狸丟了尾巴時的感觸是一樣的。

如果真是這樣,醫治的療法便是向他們指出,怎樣才能長出一條新的尾巴來。我相信,如果人們看到了通向幸福的道路,就很少會有人再去存心選擇不幸之路。我當然並不否認這種人的存在,但這類人肯定為數不多,難成氣候。因此我假定讀者諸君都寧願幸福而不是願望不幸。

能否幫助他認識到這種願望,我不敢肯定;但是無論如何,這種嘗試總是不會有害處的。

第二章 拜倫式的不幸

正像人類歷史的許多時期一樣,今天,在我們中間有許多聰明的人總以為自己已經把所有早年的熱情看透,從而確信再沒有什麼值得為之生活下去了。持這種觀點的人正在變得極為普遍。他們雖然並未得到真正的幸福,卻為這不幸感到慶幸;他們將這歸之於宇宙的本質,認為這是開明人士應持的唯一可取的理性態度。他們對自己的不幸的誇耀,使那些較少世故的人對其真誠表示懷疑,認為對痛苦表示欣賞的人實際上並不痛苦。

這種看法過于簡單。這些受難者無疑在他們的優越感和洞察力方面得到了一定的補償,但這不足以彌補純樸快樂的喪失。我個人從不認為,不快樂還有理性、優越可言。聰明的人只要情勢許可,是會感到快樂的,如果他發現對宇宙的思考一旦超過了某一極點就會使人痛苦,那麼,他就會轉而考慮別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