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幸福論    P 8


作者:羅素
頁數:8 / 0
類別:西洋哲學

 

幸福論

作者:羅素
第8,共0。
波羅之王、一個蘇維埃俄羅斯的勞工吧;去尋找這樣一種生活,去找到這樣一種存在方式,讓基本的體力需要的滿足佔據你的全副精力吧。”我並非向一切人,而只是向那些患有克魯奇先生所診斷出的疾病的人,推薦這一實踐課程。我相信,經過幾年這樣的生活,這位以前的知識分子就會發現,不管他如何努力遏制自己,也不能阻止自己不去寫作了。這時,他就不會覺得自己的寫作毫無意義了。

第三章 競爭



  
如果你隨便問一個美國人,或是一個英國商人,在他的生活中,什麼是對快樂的最大的妨礙?他會說:「生存競爭。」他這話是肺腑之言,他相信確是這樣。在某種意義上,這話是對的;但從另一層意義、而且是更重要的意義上來看,事情未必這樣。當然,生存競爭是確實存在的。

如果我們是不幸的,我們就得去為生存而鬥爭。例如,康拉德小說中的主人公福爾克就得如此。在一艘被遺棄的船上,他是僅存的兩個擁有武器的人之一;除了對方,已經別無泄物聊以棄饑了。當這兩人吃完了原先一起分享的最後一點食物後,一場真正的生存鬥爭開始了。

福爾克贏了,但是從此以後,他卻成了一位素食主義者。這並不是商人們所聲稱的「生存競爭」。這一詞語對於商人來說,只不過是他們用以賦予實質上瑣碎的事以重要性,隨手拈來的不精確的表述c試問一下,他們這一生活階層的人中,有幾個是死於饑餓的?再試問一下,在他的朋友破產以後,會發生什麼情況。誰都明白,一個破產商人,在物質享受方面,比起一個從來還設富裕到有可能破產的人來,條件要好得多。

所以,人們平常說的生存競爭,實際上是追求成功的競爭。他們在競爭中感到可怕的,不是第二天早晨起來能否吃到早飯,而是他們將不能戰勝自己的對手。


  

令人奇怪的是,人們似乎很少認識到,他們並沒有處于一架無法擺脫的機器的支配下,而是處于一架踏車上;他們沒有注意到是踏車未能把他們送到一個更高的地方去,所以依然處于原來的位置。當然,我這裡所指的實際是那些獲得成功的大商人,他們已經有了相當可觀的收入,只要他們願意,就能依賴這些收入生活下去。但是,在他們看來,這樣做是不光彩的,就像面對敵人臨陣退卻。如果你;司起他們,他們這樣做是為了何種公益事業時,他們在對緊張生活中那些廣告的陳詞濫調尋思苦索一番之後,依然啞口無言.

試想一下這種人的生活吧。我們假定,他有一套華麗的住宅。一位美麗的妻子以及可愛的孩子們。清晨,當所有的家人尚在夢中,他一覺醒來,急急忙忙地趕往辦公室。

那兒他的職責就是展示自己作為一個大經理的風度才幹;他下顎緊繃,說話明快果斷,旨在給除公務員以外的每個人留下一幅精明強幹。謹慎持重的印象。他口授信函,和許多要人通話聯繫,研究市場行情,然後與某位正在或試圖與他辦交易的人共進午餐。下午,一樣的事情繼續進行。

精疲力盡地回到家裡,又趕着換好衣裝去赴晚宴。餐桌上,他和另一些同樣疲勞的男士還得在女賓面前裝作快活高興的樣子,而這些女賓還絲毫沒有倦意。誰也說不准還要過幾個小時,這個可憐的忙人才能擺脫這種場面。直到最後,他才得以入睡,讓繃緊的神經得以鬆弛幾個小時。

這些人的工作日就像是一場百米賽跑,但是這場賽跑的唯一目標卻是墳墓。那種適合于百米賽跑的全神貫注,在這兒最終達到了極點。他對自己的兒女有什麼瞭解?平時地獃在辦公室裡,星期天則在高爾夫球場度過。他對妻子瞭解多少?當他清晨離開她時,她仍在睡夢中,整個晚上,他和妻子出席社交活動,這種場合裡是不可能進行親密交談的。

他在男人中也許沒有一個真實可信的朋友,儘管他可能會有許多故作親密的朋友。春華秋實,他只有在它們對市場帶來影響時才有所感覺。他或許足跡遍佈許多國家,但眼神中卻流露出倦怠之情。對他來說,書籍毫無用處,音樂是故弄玄虛。

時光花等,他變得越來越孤獨;他的全副心思專注到生意事業上,業餘生活變得枯燥無味。在歐洲,我見過一個這種類型的中年美國佬,他正和妻子女兒一起旅行。顯然是妻兒們勸這個可憐蟲該度個假期了,該讓女兒們有個機會來看看歐洲。母親和女兒們興奮地圍着他,向他指點每一處令人驚奇有趣的景象。

這位一家之長呢,則顯得疲憊不堪、心緒煩亂。此時此刻還在擔心辦公室裡業務進展如何,棒球場上比賽情況怎樣。最後他的一家子女人們全對他失去了希望,認為男人們全是跳力斯人。她們從未想過,他正是她們的貪慾的犧牲品;確切地說,在一個歐洲旁觀者眼裡,他實在同殉夫自焚的寡婦不相上下。

或許十有八九,這個寡婦為了貞法、名譽和教規律令,是自願自焚獻身的。商人的天命和榮譽感促使他去掙更多的錢;因此,像印度寡婦一樣,他是非常愜意去接受痛苦折磨的。如果這個美國商人要想使自己幸福,首先他得改變自己的信念。只要他在追求成功的同時,還完全相信男人的職責就是追求成功,否則就是一個可憐蟲;只要他的生活依然如此緊張、如此令人焦躁不安,他就不可能得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