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是一種選擇 第 1 頁


一. 愛的語言之一:肯定的言詞 馬可吐溫曾經說:「一句稱讚的話,可以讓我活兩個月。」如果,我們從字面上來解釋,一年中有六句稱讚的話,就能使馬可吐溫的愛箱一直保持在水平線上。但你的配偶恐怕還需要更多一點。 感性地表達愛地方式之一,是用 ...
作者:查普曼 / 頁數:(1 / 36)

一. 愛的語言之一:肯定的言詞


馬可吐溫曾經說:「一句稱讚的話,可以讓我活兩個月。」如果,我們從字面上來解釋,一年中有六句稱讚的話,就能使馬可吐溫的愛箱一直保持在水平線上。但你的配偶恐怕還需要更多一點。

感性地表達愛地方式之一,是用讚揚地字句。所羅門,這位古希伯來智慧的作者,寫到:「生死在舌頭的權下。」(注一)許多夫婦從不知道以言語彼此肯定的那種驚人力量。所羅門更進一步提到:「人心憂慮,屈而不伸;一句良言,使心歡樂。」(注二)

口頭的讚揚或欣賞式的話語,乃是「愛」的有力溝通工具;而這些最好以簡單、坦率的肯定字句來表達。例如:

「你穿那套西裝,看起來很帥!」

「哇!你穿這件洋裝,好看極了!」

「你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馬鈴薯廚師,我真喜歡這些馬鈴薯。」

「我真感謝你今天晚上幫忙洗碗。」

「謝謝你今晚安排了看孩子的保姆,我要你知道,我很感動。」

「我很感謝你把垃圾袋拿出去。」

如果,丈夫和妻子經常聽到這樣肯定的言詞,婚姻的氣氛會有什麼變化呢?

幾年前的一天,我坐在辦公室裡,門開着。一位女士從走道過來,說:「你現在有空嗎?」

「有,請說吧!」

她坐了下來說:「查普曼博士,我有一個問題。我沒辦法叫我先生粉刷我們的臥房。我要求了他幾個月,試過了所有的方法,還是叫不動他。」


我第一個念頭是,女士,你走錯地方了。我不是粉刷承包商。可是我說:「告訴我,事情的始末是怎麼一回事。」

她說:「唔,上星期六就是個好例子。你記得天氣有多好?你知道我先生一整天我先生做了些什麼?他就是洗車、幫車子打蠟。」

「那你都做了什麼?」

「我到外面跟他說:『巴勃,我真不瞭解你。今天是粉刷臥房最理想的日子,而你卻在這兒洗車、打蠟。』」

「他粉刷了臥房嗎?」我問。

「沒有,臥房還是沒粉刷。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讓我問一個問題,」我說:「你反對洗車、給車子打蠟嗎?」

「不反對,可是我要他把臥房也粉刷好。」

「你確定你先生知道,你要他粉刷臥房嗎?」

「我確定他知道,」她說:「我央求他九個月了。」

「讓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先生做過任何好的事嗎?」

「你指什麼?」

「哦,像是把垃圾袋拿出去,清理你車窗上的小蟲子,給車子加油,付電費,或者把他的外衣掛好?」

「有啊,」她說:「他做過一些。」

「那麼,我有兩個建議。第一,再也不要提粉刷臥房的事了。」我再次強調:「再也不要提了。」

「我不懂那有什麼用?」她說。

愛的目的,不是得到你想要的,而是為了你所愛之人的福祉,去做些什麼。無論如何,這是事實;當我們聽到肯定的言詞,我們就會被激勵,願意回報。

「聽著,你剛纔告訴過我,他知道你要他粉刷好臥房:你不必再跟他多說,他已經知道了。我的第二個建議是,下回你先生做事的時候,在口頭上讚美他一下。例如,當他把垃圾袋拿出去時,你要說:『巴勃,我要你知道,我真的很感謝你把垃圾袋拿出去。』而不要說:『該是你拿垃圾袋出去的時候了,否則蒼蠅要替你拿出去了。」如果你看他付電費,把手放在他肩頭上說:『巴勃,我真感謝你去付電費。我聽說有的先生不做這些事,我要你知道,我有多麼感激。」每一次他做什麼好事的時候,在口頭上讚賞他幾句。」

「我不懂,那和粉刷臥房有什麼關係?」

我說:「你要的忠告,我給你了,而且是免費的。」

她走的時候,不是很高興。可是,三個禮拜以後,她回到我的辦公室,說:「它真有效。」她學會了:口頭的讚賞比嘮叨、挑剔的話更能激勵人。

我並非建議你,用口頭的讚美來使你的配偶替你做事。愛的目的,不是得到你想要的,而是為了你所愛之人的福祉,去做些什麼。無論如何,這是事實;當我們聽到肯定的言詞,就會得到激勵,願意回報,做一些我們配偶喜歡的事。

鼓勵的話語

給予口頭的讚賞,是向你配偶表達肯定言詞的一種方式。另外一種用語就是鼓勵的話。鼓勵這個字表示「激起某人的勇氣」,我們所有的人都有一些缺乏安全感的地方。缺乏勇氣,常阻礙我們去成就一些積極想去做的事。可能在你配偶缺乏安全感的地方,有潛在之能力,正等着你以鼓劻的話語來激發。

艾麗珊以前總是喜歡寫東西。在大學的後期,她修了幾門有關新聞的課程。然而很快地,她瞭解寫作帶給她的興奮,遠超過她的豐修學科:歷史。但那時候已經來不及轉繫了。大學以後,尤其是第一個孩子出生前,她寫了好幾篇文章,並投了其中一篇稿子到雜誌社,結果卻遭到退稿,從此,她再也沒有投過稿。現在孩子大了些,比較有時間沉思,於是她又開始寫寫東西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