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愛是一種選擇    P 11


作者:查普曼
頁數:11 / 0
類別:感情生活

 

愛是一種選擇

作者:查普曼
第11,共0。
我到多明尼加島,做了一次實地考察旅行。我們的目的,是研究加勒比海(Carib)印地安人的文化;在途中我認識了傅瑞得。傅瑞得並非加勒比海人,而是一位二十八歲的年輕黑人:他在一次以炸葯捕魚的意外中,失去了一隻手。發生此意外之後,無法繼續他原來的捕魚事業;於是他便有了很多閒暇時間,我也因此欣然接受了他的陪伴。我們花了許多時間,在一起討論他的文化。

我第一次到傅瑞得家拜訪的時候,他對我說:「蓋瑞先生,喝杯果汁好嗎?」我十分熟衷地答應了。接着他轉身向弟弟說:「去替蓋瑞先生拿些果汁。」他的弟弟轉身往泥路走下去,爬上一棵椰子樹,帶著一個綠椰子回來。「把它打開。」傅瑞得命令着。只見大椰子刀揮動了三下,他的弟弟切開了椰子,在頂端留下了一個三角形的口。傅瑞得遞給我那個椰子,說:「你的果汁。」它是綠色的,可是我喝了,並且全喝光,因為我知道那是愛的禮物。我是他的明友,我們請朋友喝果汁。



  
共處的幾個星期結束的時候,我準備離開那個小島,傅瑞得給了我一件代表愛的禮物。那是一根十四吋長彎曲的棍子,是他從海洋裡取得的。由於受到岩石不斷地碰擊,那棍子十分光滑。傅瑞得說,那根棍子在多明尼加的海邊,居住了很長的時間。他要把這棍子給我,使我記得這美麗的島嶼。甚至今天,當我注視到這根棍子的時候,我几乎可以聽見加勒比海的波浪聲。它使我記得愛,勝於記得多明尼加。

禮物是一件你可以拿在手裡,說:「你看,他想到了我。」或者「她仍記得我。」的東西,你必然是想到了什麼人,才給他禮物。禮物的本身是那思想的象徵;它是否值錢,無關緊要,重要的是你想到了他。而且,只是在你心裡的想法不算數;你的思想要經由禮物實際地表達出來,而且把它當做愛的表示送出去才算數。母親們記得那日子:她們的孩子從院子裡,帶來一朵花做為禮物。她們感覺到被愛,縱然那是朵她們不要摘的花。孩子們從小就有送禮物給父母的傾向,那可能是另一種指示——送禮物對愛是重要的。



  
禮物是愛的視覺象徵。多數的婚禮,包括了贈送和接受戒指。主持婚禮的人說:「這兩支戒指是外在、視覺的記號,代表了內在、屬靈的結合;在永不止息的愛裡,聯合了你們兩人的心。」那不是無意義的華麗詞藻,它說出了一個意義深遠的真理——象徵之物的確有情感的價值。也許,在婚姻瀕臨破裂,丈夫或妻子停止戴結婚戒指的時候,就更生動地呈現了這真理。那是一種視覺的記號,表示婚姻有了嚴重的麻煩。一位丈夫說:「當她把她的結婚戒指丟給我,生氣地走出去,重重地摔上門,我知道我們的婚姻有了嚴重的問題。整整兩天我沒有撿起她的戒指。當我終於撿起它的時候,我哭得無法自製。」這戒指曾經是婚姻的象徵,可是現在卻躺在他的手中,而不在她的手指上。它們在視覺上提醒他,這婚姻破碎了;這些寂寞的戒指,挑起了這位丈夫心底深處的情緒。

愛的視覺象徵,對某些人比對其它人更重要。那就是為什麼,每個人對結婚戒指有不同的態度。有些人在婚禮之後,從未取下他們的戒指。另外一些人甚至不戴戒指。那是另外一種記號:人們有不同的主要愛的語言。如果,我主要的愛語,是接受禮物的話,我會非常重視你給我的戒指,而且非常自豪地戴着它;我也會深深地,被你歷年所送的其它禮物所感動。我視它們為愛的表現:沒有禮物做為視覺的象徵,我可能會懷疑你的愛。

禮物有各種尺寸、顏色、和形狀。有些昂貴,有些不花一分錢。對於主要愛的語言是接受禮物的人,禮物的價錢並不重要,除非那成本跟你的預算太不相符。如果一個家產百萬的富翁,經常送一塊錢的禮物給另一半,他的配偶可能會懷疑,那是否是愛的表示;可是,當家庭經費有限的時候,一塊錢的禮物也可以表達值一百萬元的愛。

如果你配偶主要的愛語是接受禮物。那麼,你就可以成為送禮物的高手。事實上,這是最容易學的愛的語言之一。

禮物可以是買來的、找到的、或者自製的。丈夫在路旁停下來,為妻子摘一朵野花,他為自己找到了一種愛的表示;除非,他的妻子對野花過敏。對於負擔得了的人,用不到五塊錢,你可以買一張美麗的卡片。對於負擔不起的人,你可以自製一張。在廢紙堆裡找張紙,從中間對摺,用剪刀剪出一個心形,寫上「我愛你」,然後簽上你的名字。禮物不需要是昂貴的。

可是如果一個人說:「我不是一個送禮物的人,我成長的過程中,沒有收到過很多禮物,我不大會選禮物,那對我來說是件苦差事。」恭喜你剛發現了成為好情人的首要條件。你和你配偶分別說不同的愛的語言。現在,你既已有了新發現,就開始學習你的第二語言吧!如果,你配偶的主要愛的語言是接受禮物,你可以成為送禮物的高於。事實上,那是最容易學習的愛語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