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女人聖經 第 10 頁


這是好消息;不好的消息是,在過去,那些存在健康風險的人們一般都活不到他們開始後悔的時候,而現在我們可能可以。但是隨着步入老齡的人數增加,保健資源會隨着緊缺,供養不斷擴大的老齡人群需要花大筆錢,英國國家健康中心已經在預言財政危機了。儘管我們無 ...
作者:蘇西 / 頁數:(10 / 135)

這是好消息;不好的消息是,在過去,那些存在健康風險的人們一般都活不到他們開始後悔的時候,而現在我們可能可以。但是隨着步入老齡的人數增加,保健資源會隨着緊缺,供養不斷擴大的老齡人群需要花大筆錢,英國國家健康中心已經在預言財政危機了。儘管我們無法避免變老,但可以避免老來疾病纏身、百無一用的情景,這倒可以讓我們舒一口氣。年輕時每次的運動鍛鍊、健康飲食都是我們在為自己的老年作選擇,選擇一個健康、快樂的老年。


體形 在一個崇尚「青春」和「苗條」的時代,不管你多麼自尊自愛,青春不再、臀圍變大還是會帶給你困擾。廣告和媒體上中年女性的明顯缺失使年齡偏大的女性覺得完全被忽略了。我們很少可以見到順其自然變老的正面女性形象,而像雪兒、瓊·瑞佛絲這樣的整容名人卻無處不在,她們拒絶把青春的接力棒傳給理當擁有青春的下一代。

我們這一代人竭盡全力想要留住青春,抗衰老、整容手術的迅猛增長就是明證。到處充斥着藥物、節食或整容的美麗神話,在此氛圍下,女性很容易就把她們對衰老的不安轉移,轉為一場鬥爭,與時間鬥。

整容或手術治療在身體上暫時確有效果,但是,與衰老開戰的女性通常是在打一場沒有勝算的戰鬥。你如果要找瑕疵,肯定找得到,這是必然的。長期找瑕疵對女性精力、腦力、財力是個沉重的負擔。女性都在集中精力嚮往着一個完美的將來,這種趨勢使她們不再享受極度美妙的現在了。

每堵牆上都有一扇門 年老的女性越是覺得自己對社會有用,就越自尊。廢除退休年齡限制的舉動表明政府已經意識到,很多65歲以上的老人精神、身體狀態都很好,與更年輕時一樣機體運作正常,而這將為女性提供更大的空間,使她們可以從事一些沒有太大壓力的工作,在全職和完全退休之間有個過渡。

健康、積極的60歲以上的女性傾向于把老齡視為一種解放,她們稱自己有一種很強的自由感不用再受父母責任之累,不用再承受外表的壓力,可以開始新的追求,可以更坦率地說心裡話。她們後悔年少時因擔心外表而浪費的許多時間和精力,她們說,現在回憶起來,想不明白那時在擔心什麼。我想以布蘭奇的話作為結束,她76歲,想向年輕女性傳達這個信息:「當你擁有美貌的時候就應該珍惜它,不要對自己太過苛求。你其實比你想象得要美麗得多,不要等到像我這個年紀才知道珍惜。」

我年紀大了,我發現自己在保存能量,不是必須時我就不動。我覺得身體在慢慢停工。


May,79歲,英國

在身體衰老之前,我對自己的身體從來沒有滿意過。然後我想,混帳,我之前應該更加炫耀它的。

Calorine,40歲,澳大利亞

我的醫生跟我說我超重,應該多加鍛鍊,但是我告訴他我太老了,無法改變一貫的生活方式,我母親從沒有參加什麼鍛鍊,她喝茶、吃餅乾、吸煙,活到86歲。

Betty,68歲,英國

現在我有糖尿病,不知道是為什麼,但似乎跟年齡有關。如果我密切關注飲食、不吃任何增加血糖的東西,病情就可以得到控制。這並不很難,因為我知道我若做不到,病情就會加重。但是,我年輕時,可絶對做不到只堅持一種飲食方式,儘管,上帝知道,我真的試過。我認為是醫療狀況使堅持一種飲食方式更容易了,儘管我確實會想念某些食物。

Sandra,60歲,英國

現在我對自己、對我的身體感到很滿意,我年輕的時候比現在更在意體形外表,因為我小時候就是個胖小孩,我認為這影響了我對自己的看法。我注意到別的女孩比我更苗條,但我認為這是因為我胸部發育比較早,我11歲的時候胸部就完全發育了,我感覺很糟糕。那時還是60年代,每個人都骨瘦如柴,而我卻覺得自己又矮又胖。現在總體上說,我對自己的身體比較滿意,我參加鍛鍊,肚子更平坦了,但我生過5個小孩,生過小孩以後你就別想有個平坦的腹部了。我四十幾歲的時候曾虔誠地加入健身館,我踩踏車,一周稱三次體重,結果很有效,我變得苗條了,但問題是,我做這些是為了吸引我喜歡的一位男同事,最後他說我看起來太瘦了,他喜歡肉感一些的。我以為他喜歡身材苗條的女人,但他不是,他喜歡我以前那樣曲綫凹凸。我意識到體形並不是最重要的,性格更加重要。

Angelica,52歲,蓋亞那(右圖)我新陳代謝慢,幾年前當我再次節食的時候,我長了甲狀腺腫塊,測試結果表明我一切正常,但是我一直在和緩慢新陳代謝癥狀搏鬥,甚至切除甲狀腺之後仍然如此。我在服用甲狀腺素,但是很難得到應有的劑量,醫生似乎唯恐開藥太多,不擔心藥開得太少。別指望有人會相信你說的新陳代謝緩慢,誰也不會信,甚至醫生也不信。身體在慢慢退化,這種退化會表現在外表上,為保持住一點尊嚴,你必須和退化作鬥爭,更加努力地鬥爭。

Jnge,40歲,瑞典15年單身後,去年我終於遇上了我夢中的人,他喜歡遠足,第一次約會時他邀我與他一起遠足,我有點不安,因為那時我身體不太舒服,但是我想不出有什麼方法比在鄉間呼吸着新鮮空氣一起漫步增進彼此的瞭解更好。不用說,現在我已經是一個遠足迷戀者了,甚至他不在時我也會獨自遠足。身體上、精神上我從來沒有像現在感覺這麼好。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