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契科夫小說集    P 7


作者:契科夫
頁數:7 / 461
類別:文學

 

契科夫小說集

作者:契科夫
第7,共461。
濃鬱的抒情意味是契訶夫中短篇小說的又一重要特色。
作家不僅真實地反映現實生活和社會情緒,描寫人物的覺醒和墮落,而且巧妙和多樣地流露他對覺醒者的同情及讚揚,對墮落者的厭惡和否定,對美好未來的嚮往以及對醜惡現實的抨擊。契訶夫高超的抒情藝術,表現在他善於找到適當的時機和場合,把抒情流露巧妙地安排在作品中所描寫的生活或人物性格已為它準備了成熟條件的地方。例如,《醋慄》中獸醫對醜惡現實的激昂抨擊和《帶小狗的女人》中古羅夫對庸俗無聊的小市民生活的痛斥,都是極為巧妙的抒情流露。契訶夫還善於把自己的思想和感情藏匿於景物描寫之中,巧妙地借景抒情。例如,《套中人》的結尾是一段鄉村月夜景色的描寫,它突出了自然界的廣闊,作家藉此表達對那個只是在棺材中才找到了自己的「理想」的套中人的厭惡和譴責。
的抒情心理小說是一個藝術整體。除了上述的心理刻畫和抒情闡發這兩個基本特徵之外,還有另外一些特點,如,圍繞中心人物勾勒一個生活背景,構思精巧、深邃的藝術細節,「客觀」而含蓄的敘述筆法等。幽默和諷刺在這種小說裡也是描繪生活和展示性格的手段。必須強調的是,所有這一切描繪手段都同心理刻畫和抒情流露有機地融為一體,使契訶夫的小說成為一種獨特的文學現象。
的抒情心理短篇小說還有一個公認的重要特點,那就是緊湊精練,言簡意賅,「內容比文字多得多」。契訶夫本人也說,「我善於長事短敘」。他認為,「越是嚴密,越是緊湊,就越富有表現力,就越鮮明」。為了使作品嚴密和緊湊,他主張「用刀子把一切多餘的東西都剔掉」。他說:「要知道,在大理石上刻出人臉來,無非是把這塊石頭上不是人臉的地方都剔除罷了。」他的另一個重要見解是:「在短小的短篇小說裡,留有餘地要比說過頭為好」,「小說裡所欠缺的主觀成分讀者自己會加進去的」。契訶夫在寫作實踐中認真貫徹了這些主張,因而他的中短篇小說總是緊湊和簡練的,而形象又總是鮮明的。讀他的作品,讀者總有獨立思考的餘地,總會感到回味無窮。

在安·巴·契訶夫的《劄記》中有這樣兩句話:「我們都是人民。我們所做的一切最好的工作都是人民的事業。」

用這兩句話來評價這位傑出的俄羅斯作家是再恰當不過的。契訶夫是人民的作家,他的創作是人民的事業,而他的成長和發展道路迄今都保留著深刻的現實意義。
朱逸森
19938月於上海
作者簡介
契訶夫,(l8601904) ,19世紀末俄國偉大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家,情趣雋永、文筆犀利的幽默諷刺大師,短篇小說的巨匠,著名劇作家。
契訶夫出生於小市民家庭,父親的雜貨鋪破產後,他靠當家庭教師讀完中學,1879年入莫斯科大學學醫,1884年畢業後從醫並開始文學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