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鯨記 第 1 頁


赫爾曼。麥爾維爾是霍桑。朗費羅。惠特曼同時代的富有特色的美國作家。他以一八一九年出生於紐約,祖先為蘇格蘭望族,祖父托馬斯。麥爾維爾少校,詩人奧列弗。溫德爾。霍姆斯(一八○九年~一八九四年)曾在著名的《最後一片葉子》一詩中頌揚過他;外祖 ...
作者:梅爾維爾 / 頁數:(1 / 239)




赫爾曼。麥爾維爾是霍桑。朗費羅。惠特曼同時代的富有特色的美國作家。他以一八一九年出生於紐約,祖先為蘇格蘭望族,祖父托馬斯。麥爾維爾少校,詩人奧列弗。溫德爾。霍姆斯(一八○九年~一八九四年)曾在著名的《最後一片葉子》一詩中頌揚過他;外祖父彼得。甘斯沃爾特,是在獨立戰爭中立過殊功的將軍,荷蘭移民的家族。父親艾倫。麥爾維爾是個破產的進口商人,在赫爾曼十二歲時逝世。由於家道中落,赫爾曼。麥爾維爾不得不輟學謀生,十五歲便投身社會,先後做過銀行文書,店員,小學教員,農場工人等工作。一八三七年,他應募上了開往利物浦的帆船「高地人號」做侍役,開始過嚴酷的航海生活,後來他在小說《雷德伯恩》的第一頁上對這次航行這樣寫道:

我當時還是個少年。大約是在我母親還未從紐約遷居哈德遜河畔一個農村的時候,我們單調地住在一間小屋裡,我為未來的生活所設想的幾個打算都可憐地幻滅了,自己又急需找點事做,加上天生有個愛漂泊的性格,這些當時都一起湧上心頭,從而使我出海去當水手。

麥爾維爾從這第一次航行歸來後,又在匹茨堡,馬薩諸塞,東奧爾巴尼和紐約等地當教員。

一八四一年,麥爾維爾上「阿庫斯奈特號」當捕鯨水手,到一八四四年十月在波士頓被美國軍艦「合眾國號」解僱,結束了他的航海生涯。在這三年間,他獃過三艘捕鯨船。因受不了「阿庫斯奈特號」的非人生活,他逃到努庫希瓦島,同泰比人一起生活了四個星期左右。一八四二年八月,他乘澳洲帆船「路茜。安號」離開努庫希瓦島。幾個星期後,他同另外九名水手,在塔希提島附近被押下船,因有參加暴動行為,被短期拘留後,在南太平洋各島嶼獃了約一年。此後,他到檀香山做過店員,當過商船水手。這些生活經歷,為他積累了創作小說的豐富原始材料。


一八四四年,他那本描寫泰比人生活,抨擊帝國主義者借傳播基督教之名,推行殖民政策之實的《泰比》出版後,轟動一時,霍桑和惠特曼都著文評介,梭羅,愛默生也分別在刊物上提及此書。

但是,一八五一年《白鯨》出版後,卻受到了極其不公平的待遇。此後雖陸續有作品問世,但他始終未能擺脫生活困境。一八六三年,他攜眷遷居紐約。一八六六年,他到紐約海關當外勤稽查員,直至一八八五年引退。

一八九一年九月二十七日,麥爾維爾病逝紐約,當時人們竟不知這位《白鯨》作者為何許人,直到逝世後第三天,報上才刊登一條不引人注目的消息。

麥爾維爾的作品,除了《泰比》,《白鯨》以外,還有得到斯蒂文生和亨利。亞當斯讚賞。被認為是《泰比》續篇的《奧穆》(一八四七年),描寫南海生活,將真實的冒險故事,以浪漫的諷刺筆調和哲學議論結合在一起的《瑪地》(一八四九年),《雷德伯恩》(一八四九年),描寫軍艦生活,因揭露兵艦施行體罰,終於促使美國海軍廢除體罰的《白外套》(一八五○年),以「曖昧行徑」為副題的《皮埃爾》(一八五二年),關於美國獨立戰爭的《伊薩雷爾。波特》(一八五五年),短篇故事集《廣場故事》(一八五六年),寫販運奴隷船上黑奴起義的《貝尼托。切萊諾》(一八五六年),諷刺小說《騙子》(一八五七年)。一八六六年出版了描寫內戰的詩歌《戰爭詩篇》,這個作品當時沒有受到注意,後來才與惠特曼的《敲呀,鼓,敲呀》一詩齊名,一八七六年出版了另一個不為人重視。一萬八千行的長詩《克萊爾》,此外,還有一九二四年被整理髮表的遺稿《比利。巴德》。

麥爾維爾于一八五○年二月從英國回來後即着手寫《白鯨》。四月間,他到圖書館借閲許多有關捕鯨方面的書,以便回憶過去的生活經歷,幫助構思。當年夏天,《白鯨》已經接近完成,但是,他因為重讀了莎翁的劇本,有所啟發,又因結識了霍桑,細讀霍桑的一些作品,並在當年八月發表了一篇論霍桑的《古宅苔蘚》的文章,就文學問題提出了一些重要看法,因而推遲了向出版社交稿時間,遲至一八五一年夏,方將《白鯨》定稿。《白鯨》出版後,麥爾維爾寫信給霍桑說:「我寫了一本邪書,不過,我覺得象羔羊一般潔白無疵。」

《白鯨》在題材上,類似於麥爾維爾其他一些小說,是以作家本人的親身經歷為根據的。事實上,也正是他過去這些生活經歷,使他擁有作為一個作家的厚實基礎,成為他發展與擴大想象力的源泉。

莫比-迪克是一隻兇猛而狡詐的白鯨,在大海上一再使許多捕鯨者失肢斷臂,船破人亡,成為捕鯨者心目中一種妖魔。

「裴廓德號」船長亞哈,在上一次獵擊中,給莫比-迪克咬掉了一條腿,因此,他滿懷復仇之念,一心想追捕這條白鯨,竟至失去理性,變成一個獨斷獨行的偏熱症狂。他將白鯨看成人間萬惡之源,發誓要到天涯海角去追索它。他蒐羅一批所謂社會渣滓,不顧船東的利益,以獵鯨為名出航,使用威脅利誘的手段,勒迫他們跟他一起去作環球航行,專事搜捕白鯨。經過長期的海上顛簸生活,歷盡千難萬險,終於遇到白鯨,在連續三天的惡戰中,最後總算結果了這條白鯨。但是,亞哈本人,大船,小艇,全體船員水手都與白鯨同歸於盡,只剩一個倖存的水手以實瑪利,來向人間講述這個故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