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鯨記 第 219 頁


「把棺材拿上來吧;再沒有別的辦法了,」斯達巴克歇了一會後,憂鬱地說道。「把它弄起來吧,木匠;別這樣看我呀~我說的是棺材。你聽到嗎?把它弄起來。」 「我要不要把棺材蓋給釘牢,先生?」手裡拿着一把鎚子在比劃。 「釘吧。」 「我要不要 ...
作者:梅爾維爾 / 頁數:(219 / 239)

「把棺材拿上來吧;再沒有別的辦法了,」斯達巴克歇了一會後,憂鬱地說道。「把它弄起來吧,木匠;別這樣看我呀~我說的是棺材。你聽到嗎?把它弄起來。」


「我要不要把棺材蓋給釘牢,先生?」手裡拿着一把鎚子在比劃。

「釘吧。」

「我要不要把縫縫隙隙都補一補,先生?」手裡拿着一把填縫的鐵器晃個不停。

「補吧。」

「那麼,我要不要給這東西塗上一層瀝青,先生?」手裡拿着一罐瀝青晃來晃去。

「啐!你們怎麼啦?把棺材做成一隻救生圈,別多嚕囌,~斯塔布先生,弗拉斯克先生,跟我一起到前邊去。」

「他就這麼氣沖沖地走啦。他就是大事受得了,小事沉不住氣。我可就不喜歡這樣。我給亞哈船長做了一條腿,他用得象個老爺那樣;可是我給魁魁格做了只帽盒子(帽盒子~指棺材,因為魁魁格病癒後,把它用去做箱子了。),他卻不肯把頭鑽進去。難道說我為那只棺材所花的力氣就白費啦?現在又要我來把它改成一隻救生圈。這真象把件老棉襖翻個身,要把裏子翻做面子那樣。我可不幹這種補補弄弄的玩意兒~我根本就不願意幹;這是不體面的事情;這不是我份內的事兒。補補弄弄的事兒,讓那些補補弄弄的臭娃娃去幹吧;我們這行業可比他們強得多。要不是乾乾淨淨的。純潔的。光明正大的。正正經經的活兒,我才沾都不去沾呢,應該是一種開始時規規矩矩地開始,做到半中間也象個半中間,結末時又是功德圓滿的活兒才行;這可不是皮匠的活兒,那是沒頭沒尾。七顛八倒的活兒。這是老太婆要捉弄皮匠的差使。天呀,天下的老太婆多麼愛看上皮匠呀。我就知道,有個六十五歲的老太婆,跟一個禿頂的年輕皮匠私奔了。因此,我在維因耶德開作坊的時候,就從來不願意給陸上的孤老寡婦幹活兒;她們那些個孤老腦袋裏,說不定還想跟我私奔呢。可是,嗨嗬!在海上,誰來管你這一套,有理也說不清。我不妨來試試看。把棺材蓋給釘住,縫縫隙隙給補補填填,給這東西塗上一層瀝青;把它敲得緊緊密密,繫上彈簧繩子,掛在船梢上就得啦。用一隻棺材來做成這種東西,先前可有人幹過嘛?哼,有些迷信的老木匠,就一定要給緊縛在索具後才願意來幹這活兒。不過,我是用阿盧斯圖克(阿盧斯圖克~美國緬因州北部的一條河名。)的多瘤多節的鐵杉做出來的;我並不畏畏縮縮。船屁股弔只棺材!拖着一隻墳場裡的盒子駛來駛去!不過,管它呢。我們做木匠的,新婚的床架子和牌桌要做,棺材和棺架也同樣要做。我們這些做長工的。做零活的。掙錢的人,對我們的活兒是挨不上問為什麼和什麼理由的,除非實在真是太混蛋的補補弄弄的差使,那麼,如果搪塞得了,我們還是不幹的。唔!我還是來好好地做一做吧。我~讓我想想看~船上一共有多少人呀?唉,我忘掉了。總之,我得弄三十根打着土耳其頭巾結(土耳其頭巾結~結子打得象土耳其人的頭巾那樣的一種飾結。)的救命繩,每根三英呎長,弔在這只棺材四周。萬一這艘船沉下去了,那麼,就有三十個活人要來爭奪這只棺材了,這番景緻,倒是走遍天下也不大看得到的!鎚子,補縫傢伙,瀝青罐,穿索針,統統來吧!咱們這就幹起來吧!」

第一百二十七章

甲板上


在虎鉗條凳和敞開的艙口間,那只棺材擱在兩隻索桶上;木匠正在填塞縫縫隙隙;扭曲的麻絮綫從他衣兜裡的大麻絮綫團慢慢地抖出來~。亞哈緩悠悠地從艙室門口走過來,聽到比普跟在他後邊。

「回去吧,孩子;我馬上就再來陪你。他在干啦!這木匠還不如那孩子更合我脾胃呢~。啊,教堂裡的中間大過道!這是什麼?」

「救生圈,先生。斯達巴克先生叫做的。啊,留心,先生!當心這艙口!」

「謝謝你,老朋友。你這只棺材竟放在地洞附近。」

「先生,是艙口嗎?呵!是這樣,先生,是這樣。」

「你不就是那個做腿的人嗎?你瞧,這條腿可不就是你作坊裡的出品嘛?」

「是的,先生;這個套圈可管用嘛,先生?」

「真不錯。不過,你不是也兼做殯儀館生意的嗎?」

「是呀,先生;我把這東西七拼八湊起來,本來是給魁魁格做只棺材的;可是,他們這會兒又要我把它改成別的東西了。」

「那麼,你倒說給我聽;難道你不是個天下聞名的。樣樣要抓。愛管閒事。專權奪利的異教老惡棍?今天做腿,明天又做把人們關進去的棺材,再過一天又用這只棺材做起救生圈來。你呀,就象神明一樣毫無定則,而且,還象個萬能博士。」

「可我一點也沒有這意思,先生。我是該做就做。」

「又說得好漂亮呀。你聽著,難道你在做棺材的時候,就從來不唱唱歌兒嘛?我聽說,那些泰坦(泰坦~希臘神話中的巨人。)神一邊在給火山挖開噴火口,還一邊哼着小調呢;還有一些挖墓人,手裡拿着鏟子,也在嘻嘻哈哈地唱着玩。難道你就從來不唱唱歌兒嗎?」

「唱歌兒,先生?要我唱歌兒?啊,先生,這玩意兒,我可真沒胃口;不過,挖墓人為什麼要唱,那一定是因為他的鏟子裡是空的,先生。可是,這只補縫的鎚子就全是歌子呀。你聽。」

「唔,我看那是因為這塊棺材蓋上有一種共鳴盤吧;為什麼下面是空空如也的,反而都會有這種共鳴盤呢。而且,裏邊裝有死屍的棺材也同樣會響出很中聽的聲音來。木匠,你可曾幫人抬過棺架,在抬進墳場門口的時候,聽到棺材跟門相碰的聲音嘛?」

「真的,先生,我曾~」

「真的?是怎麼一種聲音?」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