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匹克威克傳    P 67

作者:狄更斯
頁數:67 / 288
類別:世界名著

 

「要聽嗎?」是那繼續狠命吸煙的商人的僅有的回答。


「我也要聽,」特普曼先生說,這是他第一次開口。他永遠是急於要增加他的經驗的儲備的。

「你要嗎‧好的,那末,我就講吧。不,我不講。我知道你不會相信的,」眼光裡帶點流氓氣的人說著,他那個器官顯得比以前更流氓氣了。

「假使你說的是真實的故事,我當然就相信了,」特普曼先生說。

「好,根據這個諒解,我就講吧,」那個旅行者說。"你們聽說過別爾遜和斯倫這個大商號嗎‧但是有沒有聽說過並沒有關係,因為這店早已不開了。八十年前,有一個到商號去的旅客在那裡碰到一件事情,他是我的伯父的一個要好的朋友;是我的伯父把這故事告訴我的。名字很奇怪,不過他總是把它叫做

旅行商人的故事


而且他總是像這樣講法:

"一個冬季的傍晚,大約五點鐘,正是天色開始昏暗的時候,可以看到通過瑪爾波洛岡到布列斯托爾去的路上有一個坐著小馬車的人鞭策疲憊的馬前進,我說可以看到,而且我相信假使任何人~~除非是個瞎子~~走過那條路的話,是一定會看到的;可是天氣那麼壞,夜是那麼寒冷潮濕,路上除了水別無他物,所以那個旅行者在馬路當中搖搖晃晃地前進,真是寂寞和淒涼得很。那冒着風險的紅輪子土色小馬車,還有那潑婦似的。壞脾氣的。快步奔着的慄色母馬,就像屠戶的一匹馬和一匹不值錢的郵局小馬的雜種,這些,要是那一天有任何旅行商看到的話,他一定立刻就曉得這個旅行者不是別人,正是倫敦卡泰頓街別爾遜和斯倫大商號的湯姆。斯馬特。可是沒有任何旅行商看到,根本沒有人知道這回事;所以湯姆。斯馬特。他的紅輪子土色小馬車和那潑婦似的快步跑着的母馬就這樣前進着,他們之間保守着秘密,別人誰也不知道一點兒。

"哪怕在這淒慘的世界上,比大風大雨裡的瑪爾波洛岡舒服些的地方,還是有很多哪;假使你在一個陰暗的冬天晚上,走到泥濘不堪的路上,在傾盆大雨的傾注之下,親身嘗嘗這種滋味,你就相信這句話的道理了。

「風呢~~不是在路上迎面吹過來,或者從背後吹過來~~固然這已經夠壞的了~~卻是一直橫着吹過馬路,把雨吹成斜的,就像人們在學校裡用尺畫在抄本上讓孩子們照着寫字的斜線似的。有的時候它會停一陣子,旅行的人不免自騙自地以為它是因為被早先的猛勁兒弄得累了,所以是安安靜靜地躺着去休息了,誰知道」呼!"的一聲,遠遠地咆哮着,唿哨着,衝過山岡的頂上,在平原上掃過來了;越近,勁兒和聲音就越大,然後一股腦兒撲在馬和人身上,把刺人的雨吹進他們的耳朵,把冷冰冰的濕氣吹進他們的骨頭;它由他們身邊刮過去老老遠了,還發着使人發昏的吼叫,像是譏笑他們的軟弱,得意自己的威力。

"慄色母馬着泥水前進,耳朵垂着:時而昂一昂頭像是對風暴的這非常不紳士氣的行為表示厭惡一樣,可是卻保持着它的快步子;直到後來一股比以前更猛的風向他們攻過來,使它突然站住,把腳牢牢地撐在地上,免得被風吹倒。它能這麼站住了,真是靠天保佑,因為,假使它被吹倒了,這潑婦似的母馬是這麼輕,小馬車也是這麼輕,再加湯姆。斯馬特也是這麼輕,所以他們必定要一道滾了又滾,一直滾到地球的邊上為止,或者要等風停了才止;無論是哪一種情形,那末不管潑婦似的母馬也好,紅輪子的土色車子也好,湯姆。斯馬特也好,總之他們誰都不能再派用場了。

"‘罷了,該死的車子~湯姆。斯馬特說(湯姆是歡喜亂咒亂罵的),’該死的車子~湯姆說,'這要算是倒霉,那我就該死!,

"你們可能要問我湯姆。斯馬特已經是夠倒霉的了,他怎麼還說不算倒霉。我可說不出道理來~~我只知道湯姆。斯馬特是這麼說的~~或者至少是他老對我伯父說他是這麼說的,反正都是一樣。

"'該死~湯姆。斯馬特說;母馬嘶鳴着,像是它恰好也抱著這個意見。

"‘起勁點兒。老女人~湯姆說,用鞭梢子拍拍慄色母馬的頸子。’像這樣的夜裡,趕路是不行的了;我們一找到人家,我們就去歇夜;所以你快一點兒走就早一點解決。啊嗬,老女人~~慢慢兒地~~慢慢兒地。,

"究竟是因為那潑婦似的母馬懂得湯姆的話呢,還是因為它覺得站着不動比跑着更冷,這我當然不知道。不過我知道湯姆的話一說完,它就豎起了耳朵跑起來;跑得那麼快,使得那土色馬車震得像是每根紅色幅條都要散開來撒在瑪爾波洛岡的草地上了;連湯姆那樣一個趕車的好手,都制止不住它的步子,直到它自作主張,把車子拉到離岡子盡頭大約八分之一哩遠。靠馬路右手的一家小旅店門口。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