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方哲學史 第 5 頁


針對著近代主觀主義的比較不健康的形式,曾經出現過各種不同的反應。首先是一種折衷妥協的哲學,即自由主義的學說,它企圖給政府和個人指定其各自的領域。這種學說的近代形式是從洛克開始的,洛克對於「熱情主義」——即再洗禮派的個人主義——和對於絶對的權 ...
作者:羅素 / 頁數:(5 / 341)

針對著近代主觀主義的比較不健康的形式,曾經出現過各種不同的反應。首先是一種折衷妥協的哲學,即自由主義的學說,它企圖給政府和個人指定其各自的領域。這種學說的近代形式是從洛克開始的,洛克對於「熱情主義」——即再洗禮派的個人主義——和對於絶對的權威以及對傳統的盲目服從,是同樣地反對的。另一種更徹底的反抗則導致了國家崇拜的理論,這種理論把天主教所給予教會,甚至于有時候是給予上帝的那種地位給了國家。霍布斯、盧梭和黑格爾代表了這種理論的各個不同方面,而他們的學說在實踐上就體現為克倫威爾、拿破崙和近代的德國。共產主義在理論上是和這些哲學距離得非常遙遠的,但是在實踐上也趨向于一種與國家崇拜的結果極其相似的社會形態。


自從公元前600年直到今天這一全部漫長的發展史上,哲學家們可以分成為希望加強社會約束的人與希望放鬆社會約束的人。與這種區別相聯繫着的還有其他的區別。紀律主義分子宣揚着某種或新或舊的教條體系,並且因此在或多或少的程度上就不得不仇視科學,因為他們的教條並不能從經驗上加以證明。他們几乎總是教訓人說,幸福並不就是善,而惟有「崇高」或者「英雄主義」才是值得願望的。他們對於人性中的非理性的部分有着一種同情,因為他們感到理性是不利於社會團結的。另外一方面,則自由主義分子,除了極端的無政府主義者而外,都傾向于科學、功利與理性而反對激情,並且是一切較深刻形式的宗教的敵人。這種衝突早在我們所認為的哲學興起之前就在希臘存在着了,並且在早期的希臘思想中已經十分顯著。它變成為各種形式,一直持續到今天,並且無疑地將會持續到未來的時代。

很顯然,在這一爭論中——就象所有經歷了漫長時期而存留下來的爭論一樣——每一方都是部分正確的而又部分錯誤的。社會團結是必要的,但人類迄今還不曾有過單憑說理的論辯就能加強團結的事。每一個社會都受着兩種相對立的危險的威脅:一方面是由於過分講紀律與尊敬傳統而產生的僵化,另一方面是由於個人主義與個人獨立性的增長而使得合作成為不可能,因而造成解體或者是對外來征服者的屈服。

一般說來,重要的文明都是從一種嚴格和迷信的體系出發,逐漸地鬆弛下來,在一定的階段就達到了一個天才輝煌的時期;這時,舊傳統中的好東西繼續保存着,而在起解體之中所包含着的那些壞東西則還沒有來得及發展。但是隨着壞東西的發展,它就走向無政府主義,從而不可避免地走向一種新的暴政,同時產生出來一種受到新的教條體系所保證的新的綜合。自由主義的學說就是想要避免這種無休止的反覆的一種企圖。自由主義的本質就是企圖不根據非理性的教條而獲得一種社會秩序,並且除了為保存社會所必須的束縛而外,不再以更多的束縛來保證社會的安定。這種企圖是否可以成功,只有未來才能夠斷定了。

卷一:古代哲學


第一篇: 前蘇格拉底哲

第一章

希臘文明的興起

在全部的歷史裡,最使人感到驚異或難於解說的莫過于希臘文明的突然興起了。構成文明的大部分東西已經在埃及和美索不達米亞存在了好幾千年,又從那裡傳播到了四鄰的國家。但是其中卻始終缺少着某些因素,直等到希臘人才把它們提供出來。希臘人在文學藝術上的成就是大家熟知的,但是他們在純粹知識的領域上所做出的貢獻還要更加不平凡。他們首創了數學、①科學和哲學;他們最先寫出了有別于純粹編年表的歷史書;他們自由地思考着世界的性質和生活的目的,而不為任何因襲的正統觀念的枷瑣所束縛。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如此之令人驚異,以至于直到最近的時代,人們還滿足於驚嘆並神秘地談論着希臘的天才。然而現在已經有可能用科學的觀念來瞭解希臘的發展了,而且的確也值得我們這樣去做。

哲學是從泰勒斯開始的,他預言過一次日蝕,所以我們就很幸運地能夠根據這件事實來斷定他的年代;據天文學家說,這次日蝕出現于公元前585年。哲學和科學原是不分的,因此它們是一起誕生於公元前第六世紀的初期。在這從前,希臘及其鄰國曾發生過什麼事情呢?任何一種回答都必然有一部分是揣測性的,但考古學在本世紀裡所給我們的知識已經比我們祖先們所掌握的要多得多了。

文字的發明在埃及大約是在公元前4000年左右,在巴比倫也晚不了太多。兩國的文字都是從象形的圖畫開始的。這些圖畫很快地就約定俗成,因而語詞是用會意文字來表示的,就象中國目前所仍然通行的那樣。在幾千年的過程裡,這種繁複的體系發展成了拼音的文字。

埃及和美索不達米亞早期文明的發展是由於有尼羅河、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它們使得農業易於進行而又產量豐富。這些文明在許多方面都有些象西班牙人在墨西哥和秘魯所發現的文明,這裡有一個具有專制權力的神聖國王;在埃及,他還領有全部的土地。這裡有一種多神教,國王和這種多神教的至高無上的神有着特殊親密的關係。有軍事貴族,也有祭司貴族。如果君主懦弱或者戰爭不利,祭司貴族往往能夠侵凌王權。土地的耕種者是農奴,隷屬於國王、貴族或祭司。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