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 第 1 頁


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第一幕第一場羅馬安德洛尼克斯家族墳墓遙見。護民官及元老等列坐上方;薩特尼納斯及其黨徒自一門上,巴西安納斯及其黨徒自另一門上,各以旗鼓前導。薩特尼納斯:尊貴的卿士們,我的權利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 / 23)

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
第一幕

第一場
羅馬
安德洛尼克斯家族墳墓遙見。護民官及元老等列坐上方;薩特尼納斯及其黨徒自一門上,巴西安納斯及其黨徒自另一門上,各以旗鼓前導。
薩特尼納斯:尊貴的卿士們,我的權利的保護人,用武器捍衛我的合法的要求吧;同胞們,我的親愛的臣僚,用你們的寶劍爭取我的繼承的名分吧:我是羅馬前皇的長子,讓我父親的尊榮在我的身上繼續,不要讓這時代遭受非禮的侮蔑。
巴西安納斯:諸位羅馬人,朋友們,同志們,我的權利的擁護者,要是巴西安納斯,凱撒的兒子,曾經在尊貴的羅馬眼中邀荷眷注,請你們守衛這一條通往聖殿的大路,不要讓恥辱玷汙皇座的尊嚴;這一個天命所集的位置,是應該為秉持正義、淡泊高尚的人所佔有的。讓功業德行在大公無私的選舉中放射它的光輝;羅馬人,你們的自由能否保全,在此一舉,認清你們的目標而奮鬥吧。
瑪克斯·安德洛尼克斯捧皇冠自上方上。

瑪克斯:兩位皇子,你們各擁黨羽,雄心勃勃地爭取國柄和皇座,我們現在代表民眾告訴你們:羅馬人民已經眾口一辭,公舉素有忠誠之名的安德洛尼克斯作為統治羅馬的君王,因為他曾經為羅馬立下許多豐功偉績,在今日的邦城之內,沒有一個比他更高貴的男子,更英勇的戰士。他這次奉著元老院的召喚,從征討野蠻的哥特人的辛苦的戰役中回國;憑著他們父子使敵人破膽的聲威,已經鎮伏了一個強悍善戰的民族。自從他為了羅馬的光榮開始出征、用武力膺懲我們敵人的驕傲以來,已經費了十年的時間;他曾經五次流著血護送他的戰死疆場的英勇的兒子們的靈櫬回到羅馬來;現在這位善良的安德洛尼克斯,雄名遠播的泰特斯,終於滿載著光榮的戰利品,旌旗招展,奏凱班師了。憑著你們所希望克繩遺武的先皇陛下的名義,憑著你們在表面上尊崇的議會的權力,讓我們請求你們各自退下,解散你們的隨從,用和平而謙卑的態度,根據你們本身的才德,提出你們合法的要求。
薩特尼納斯:這位護民官說得很好,他使我的心安靜下來了!
巴西安納斯:瑪克斯·安德洛尼克斯,我信任你的公平正直;我敬愛你,也敬愛你的高貴的兄長泰特斯和他的英勇的兒子們,我尤其敬愛我所全心傾慕的溫柔的拉維妮婭,羅馬的貴重的珍飾;我願意在這兒遣散我的親愛的朋友們,把我的正當的要求委之於命運和人民的意旨。(巴西安納斯黨羽下。)
薩特尼納斯:朋友們,謝謝你們為了我的權利而如此出力,現在你們都退下去吧;我把自身的利害,正義的存亡,都信託於祖國的公意了。(薩特尼納斯黨羽下)羅馬,正像我對你深信不疑一樣,願你用公平仁愛的精神對待我。開門,讓我進來。
巴西安納斯:各位護民官,也讓我這卑微的競爭者進來。(喇叭奏花腔;薩特尼納斯、巴西安納斯二人升階入議會。)
一將官上。
將官:羅馬人,讓開!善良的安德洛尼克斯,正義的保護者,羅馬最好的戰士,已經用他的寶劍征服羅馬的敵人,帶著光榮和幸運,戰勝回來了。
鼓角齊鳴;馬歇斯及繆歇斯前行,二人抬棺,棺上覆黑布,路歇斯及昆塔斯隨後。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領隊,率塔摩拉、阿拉勃斯、契倫、狄米特律斯、艾倫及其他哥特俘虜續上,兵士人民等後隨。抬棺者將棺放下,泰特斯發言。
泰特斯:祝福,羅馬,在你的喪服之中得到了勝利的光榮!瞧!像一艘滿載著珍寶的巨船回到它最初啟碇的口岸一樣,安德洛尼克斯戴著桂冠,用他的眼淚,因生還羅馬而流下的真誠的喜悅之淚,向他的祖國致敬了。這一座聖殿的偉大的保衛者啊,仁慈地鑒臨著我們將要舉行的儀式吧!羅馬人,我曾經有二十五個勇敢的兒子,普里阿摩斯王諸子的半數,瞧,現在活的死的,一共還剩多少!這幾個活著的,讓羅馬用恩寵報答他們;這幾個新近戰死的,我要把他們葬在祖先的墳地上;哥特人已經允許我把我的寶劍插進鞘裡了。泰特斯,你這不慈不愛的父親,為什麼你還不把你的兒子們安葬,害他們在可怕的冥河之濱徘徊?讓他們長眠在他們兄弟的身旁吧。(開墓)沉默地會晤你們的親人,平靜地安睡吧,你們是為祖國而捐軀的!啊,埋藏著我所喜愛者的神庫,正義和勇敢的美好的巢穴,你已經容納了我多少個兒子,你是再也不會把他們還給我的了!
路歇斯:把哥特人中間最驕貴的俘虜交給我們,讓我們砍下他的四肢,在我們兄弟埋骨的墳墓之前把他燒死,作為獻祭亡靈的禮品;讓陰魂可以瞑目地下,不致於為祟人間。
泰特斯:我把生存的敵人中間最尊貴的一個交付給你,這位痛苦的女王的長子。
塔摩拉:且慢,羅馬的兄弟們!仁慈的征服者,勝利的泰特斯,憐憫我所揮的眼淚,一個母親為了哀痛她的兒子所揮的眼淚吧!要是你曾經愛過你的兒子,啊!請你想一想我的兒子對於我也是同樣親愛的。我們已經成為你的囚人,屈服於羅馬的威力之下,被俘到羅馬來,誇耀你的光榮的凱旋了;難道這還不夠,還必須把我的兒子們屠戮在市街上,因為他們曾經為他們自己的國家出力嗎?啊!要是在你們國中,為君主和國家而戰是一件應盡的責任,那麼在我們國中也是一樣的。安德洛尼克斯,不要用鮮血玷汙你的墳墓。你要效法天神嗎?你就該效法他們的慈悲;慈悲是高尚人格的真實標記。尊貴的泰特斯,赦免我的長子吧!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