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雅典的泰門 第 1 頁


雅典的泰門第一幕第一場雅典。泰門家中的廳堂詩人、畫師、寶石匠、商人及餘人等自各門分別上。詩人:早安,先生。畫師:您好?詩人:好久不見了。近況怎樣啊?畫師:先生,變得一天不如一天了。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 / 21)

雅典的泰門
第一幕

第一場
雅典。泰門家中的廳堂
詩人、畫師、寶石匠、商人及餘人等自各門分別上。
詩人:早安,先生。
畫師:您好?
詩人:好久不見了。近況怎樣啊?
畫師:先生,變得一天不如一天了。
詩人:嗯,那是誰都知道的;可是有什麼特別新鮮的事情,有什麼奇聞怪事,為我們浩如煙海的載籍中所未之前覩的?瞧,慷慨的魔力!群靈都被你召喚前來,聽候驅使了。我認識這個商人。
畫師:這兩個人我都認識;有一個是寶石匠。
商人:啊!真是一位賢德的貴人。
寶石匠:嗯,那是誰都不能否認的。
商人:一位舉世無比的人,他的生活的目的,好像就是繼續不斷地行善,永不厭倦。像他這樣的人,真是難得!
寶石匠:我帶著一顆寶石這兒——
商人:啊!倒要見識見識。先生,這是送給泰門大爺的嗎?
寶石匠:要是他能出一個價格;可是——
詩人:詩句當為美善而歌頌,倘因貪利而讚美醜惡,就會降低風雅的聲價。
商人:(觀寶石)這寶石的式樣很不錯。
寶石匠:它的色彩也很美麗;您瞧那光澤多好。

畫師:先生,您又在吟哦您的大作了嗎?一定又是獻給這位貴人的什麼詩篇了。
詩人:偶然想起來的幾個句子。我們的詩歌就像樹脂一樣,會從它滋生的地方分泌出來。燧石中的火不打是不會出來的;我們的靈感的火焰卻會自然激發,像流水般衝擊著岸邊。您手裡是什麼東西?
畫師:一幅圖畫,先生。您的大著幾時出版?
詩人:等我把它呈獻給這位貴人以後,就可以和世人相見了。可不可以讓我欣賞欣賞您的妙繪?
畫師:見笑得很。
詩人:畫得很好,真是神來之筆。
畫師:謬獎謬獎。
詩人:佩服佩服!瞧這姿態多麼優美!這一雙眼睛裡閃耀著多少智慧!這一雙嘴唇上流露著多少豐富的想像!在這默然無語的神情中間,藴蓄著無限的深意。
畫師:這是一幅維妙維肖的畫像。這一筆很傳神,您看怎樣。
詩人:簡直是巧奪天工,就是真的人也不及老兄筆下這樣生趣盎然。
若幹元老上,自舞台前經過。
畫師:這位貴人真是前呼後擁!
詩人:都是雅典的元老;幸福的人!
畫師:瞧,還有!
詩人:您瞧這一大群蠅營蟻附的賓客。在我的拙作中間,我勾劃出了一個受盡世俗愛寵的人;可是我並不單單著力作個人的描寫,我讓我的恣肆的筆鋒在無數的模型之間活動,不帶一絲惡意,只是像淩空的鷹隼一樣,一往直前,不留下一絲痕跡。
畫師:您的意思我有點不大懂得。
詩人:我可以解釋給您聽。您瞧各種不同地位不同性情的人,無論是輕浮油滑的,或是嚴肅莊重的,都願意為泰門大爺效勞服役;他的巨大的財產,再加上他的善良和藹的天性,征服了各種不同的人,使他們樂於向他輸誠致敬;從那些臉上反映出主人的喜怒的諂媚者起,直到憎恨自己的艾帕曼特斯,一個個在他的面前屈膝,只要泰門點點頭,就可以使他們滿載而歸。
畫師:我曾經看見他跟艾帕曼特斯在一起談話。
詩人:先生,我假定命運的女神端坐在一座巍峨而幽美的山上;在那山麓下面,有無數智愚賢不肖的人在那兒勞心勞力,追求世間的名利,他們的眼睛都一致注視著這位主宰一切的女神;我把其中一個人代表泰門,命運女神用她象牙一樣潔白的手招引他到她的身邊;他是她眼前的恩寵,他的敵人也一齊變成了他的奴僕。
畫師:果然是很巧妙的設想。我想這一個寶座,這一位命運女神和這一座山,在這山下的許多人中間只有一個人得到女神的招手,這個人正弓著身子向峻峭的山崖爬去,攀登到幸福的頂端,很可以表現出我們這兒的情形。
詩人:不,先生,聽我說下去。那些在不久以前還是和他同樣地位的人,也有一些本來勝過他的人,現在都跟在他後面亦步亦趨;他的接待室裡擠滿了關心他的起居的人,他的耳朵中充滿了一片有如向神聖禱告那樣的低語;連他的馬鐙也被奉為神聖,他們從他那裡呼吸到自由的空氣。
畫師:好,那便怎麼樣呢?
詩人:當命運突然改變了心腸,把她的寵兒一腳踢下山坡的時候,那些攀龍附鳳之徒,本來跟在他後面匍匐膝行的,這時候便會冷眼看他跌落,沒有一個人做他患難中的同伴。
畫師:那是人類的通性。我可以畫出一千幅醒世的圖畫,比語言更有力地說明禍福無常的真理。但是你也不妨用文字向泰門大爺陳述一個道理,指出眼光淺近的人往往會把黑白混淆起來。
喇叭聲。泰門上,向每一請求者慇勤周旋;一使者奉文提狄斯差遣前來,趨前與泰門談話;路西律斯及其他僕人隨後。
泰門:你說他下了監獄了嗎?
使者:是,大爺。他欠了五個泰倫①的債,他的手頭非常困難,他的債主催逼得很厲害。他請您寫一封信去給那些拘禁他的人,否則他什麼安慰也沒有了。
泰門:尊貴的文提狄斯!好,我不是一個在朋友有困難時把他丟棄不顧的人。我知道他是一位值得幫助的紳士,我一定要幫助他。我願意替他還債,使他恢復自由。
使者:他永遠不會忘記您的大恩。
泰門:替我向他致意。我就會把他的贖金送去;他出獄以後,請他到我這兒來。單單把軟弱無力的人扶了起來是不夠的,必須有人隨時攙扶他,照顧他。再見。
使者:願大爺有福!(下。)
一雅典老人上。
老人:泰門大爺,聽我說句話。
泰門:你說吧,好老人家。
老人:你有一個名叫路西律斯的僕人。
泰門:是的,他怎麼啦?
老人:最尊貴的泰門,把那傢夥叫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