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辛白林 第 1 頁


辛白林 第一幕 第一場英國。辛白林宮中花園 二紳士上。紳士甲:您在這兒遇見的每一個人,都是愁眉苦臉的;我們的感情不再服從上天的意旨,雖然我們朝廷裡的官兒們表面上仍舊服從著我們的國王。紳士乙:可是究竟為了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 / 33)

辛白林


第一幕

第一場
英國。辛白林宮中花園

二紳士上。
紳士甲:您在這兒遇見的每一個人,都是愁眉苦臉的;我們的感情不再服從上天的意旨,雖然我們朝廷裡的官兒們表面上仍舊服從著我們的國王。
紳士乙:可是究竟為了什麼事呀?
紳士甲:他最近娶了一個寡婦做妻子,那寡婦有一個獨生子,他想把他的女兒,他的王國的繼承者,許嫁給他,可是他的女兒偏偏看中了一個有才的貧士。她跟她的愛人秘密結了婚;她的父親知道了這件事情,就宣佈把她的丈夫放逐,把她幽禁起來,大家表面上都很哀傷,我想國王心裡才真是很難過的。
紳士乙:難過的只有國王一個人嗎?
紳士甲:那失去她的人當然也是很難過的;還有那個王后,她是最希望這門婚事成功的人;可是講到朝廷裡的官兒們,雖然他們在表面上順著國王的顏色,裝出了一副哭喪的面孔,可是心裡頭沒有一個不是稱快的。

紳士乙:為什麼?
紳士甲:那失去這公主的人,是一個醜惡得無可形容的東西;那得到她的人,我的意思是說因為和她結了婚而被放逐的那個,唉,可真是個好男子!他才是一個人物,走遍世界也找不到一個可以和他相比的人。像這樣才貌雙全的青年,我想除了他以外再沒有第二個了。
紳士乙:您把他說得太好了。
紳士甲:我並沒有把他揄揚過分,先生,我的讚美並不能充分表現他的長處。
紳士乙:他叫什麼名字?他的出身怎樣?
紳士甲:我不能追溯到他的祖先。他的父親名叫西塞律斯,曾經隨同凱西伯蘭和羅馬人作戰,可是他的封號是在德南歇斯手裡得到的,因為卓著勛勞的緣故,賜姓為裡奧那托斯;除了我們現在所講起的這位公子以外,他還有兩個兒子,都因為參加當時的戰役,喋血身亡,那年老的父親痛子情深,也跟著一命嗚呼;那時候我們這位公子還在他母親的腹內,等到他呱呱墮地,他的母親也死了。我們現在這位國王把這嬰孩收養宮中,替他取名為波塞摩斯·裡奧那托斯,把他撫育成人,使他受到當時最完備的教育;他接受學問的熏陶,就像我們呼吸空氣一樣,俯仰之間,皆成心得,在他生命的青春,已經得到了豐富的收穫。他住在宮廷之內,成為最受人讚美敬愛的人物,這樣的先例是很少見的:對於少年人,他是一個良好的模範;對於涉世已深之輩,他是一面可資取法的明鏡;對於老成之士,他是一個後生可畏的小子。說到他的愛人,他既然是為了她才被放逐的,那麼她本身的價值就可以說明她是怎樣重視他和他的才德;從她的選擇上,我們可以真實地明了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紳士乙:聽了您這一番話,已經使我不能不對他肅然起敬。可是請您告訴我,她是國王唯一的孩子嗎?
紳士甲:他的唯一的孩子。他曾經有過兩個兒子——您要是不嫌我提起這些舊事,不妨請聽下去——大的在三歲的時候,小的還在繈褓之中,就從他們的育兒室裡給人偷了去,直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們的下落。
紳士乙:這是多久以前的事?
紳士甲:約莫是二十年前的事。
紳士乙:一個國王的兒子會給人這樣偷走,看守的人會這樣疏忽,尋訪的工作會這樣緩怠,竟至於查不出他們的蹤跡,真是怪事!
紳士甲:怪事固然是怪事,那當事者的疏忽,也著實可笑,然而的確有這麼一回事哩,先生。
紳士乙:我很相信您的話。
紳士甲:我們必須避一避。那公子、王后和公主都來了。(二人同下。)
王后、波塞摩斯及伊摩琴上。
王后:不,女兒,你盡可以放心,我決不會像一般人嘴裡所說的後母那樣嫉視你;你是我的囚犯,可是你的獄吏將要把那禁錮你的鑰匙交在你的手裡。至於你,波塞摩斯,只要我能夠輓回那惱怒的國王的心,我一定會替你說話的;不過現在他在盛怒之下,你是一個聰明人,還是安心忍耐,暫時接受他的判決吧。
波塞摩斯:啟稟娘娘,我今天就要離開這裡。
王后:你知道逗留不去的危險。現在我就在園子裡繞一個圈子,讓你們敘敘離別的情懷,雖然王上是有命令禁止你們在一起說話的。(下。)
伊摩琴:啊,虛偽的慇勤!這惡婦傷害了人,還會替人搔傷口。我的最親愛的丈夫,我有些害怕我父親的憤怒;可是我的神聖的責任重於一切,我不怕他的憤怒會把我怎樣。你必須去;我將要在這兒忍受著每一小時的怒眼的掃射;失去了生存的樂趣,我的唯一的安慰,只是在這世上還有一個我所珍愛的你,天可憐見,我們總會有重新見面的一天。
波塞摩斯:我的女王!我的情人!啊,親愛的,不要哭了,否則人家將要以為我是一個沒出息的男子了。我將要信守我的盟誓,永遠做一個世間最忠實的丈夫。我到了羅馬以後,就住在一個名叫菲拉里奧的人的家裡,他是我父親的朋友,與我還不過是書信往還,並未見過面;你可以寫信到那裡去,我的女王,我將要用我的眼睛喝下你所寫的每一個字,即使那墨水是用最苦的膽汁做成的。
王后重上。
王后:請你們趕快一些;要是王上來了,我不知道他要對我怎樣生氣哩。(旁白)可是我要騙他到這兒來。我沒有對他不起,是他自己把我的惡意當作了好心,為了我所幹的壞事,甘願付出了重大的代價。(下。)
波塞摩斯:要是我們用畢生的時間訣別,那也不過格外增加我們離別的痛苦。再會吧!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