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安東尼與克莉奧佩特拉 第 1 頁


安東尼與克莉奧佩特拉第一幕第一場亞歷山大裡亞。克莉奧佩特拉宮中一室狄米特律斯及菲羅上。菲羅:嘿,咱們主帥這樣迷戀,真太不成話啦。從前他指揮大軍的時候,他的英勇的眼睛像全身盔甲的戰神一樣發出棱棱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 / 30)

安東尼與克莉奧佩特拉
第一幕

第一場
亞歷山大裡亞。克莉奧佩特拉宮中一室
狄米特律斯及菲羅上。
菲羅:嘿,咱們主帥這樣迷戀,真太不成話啦。從前他指揮大軍的時候,他的英勇的眼睛像全身盔甲的戰神一樣發出棱棱的威光,現在卻如醉如癡地儘是盯在一張黃褐色的臉上。他的大將的雄心曾經在激烈的鏖戰裡漲斷了胸前的扣帶,現在卻失掉一切常態,甘願做一具風扇,搧涼一個吉卜賽女人的欲焰。瞧!他們來了。喇叭奏花腔。安東尼及克莉奧佩特拉率侍從上;太監掌扇隨侍。
菲羅:留心看著,你就可以知道他本來是這世界上三大柱石之一,現在已經變成一個娼婦的弄人了,瞧吧。
克莉奧佩特拉:要是那真的是愛,告訴我多麼深。
安東尼:可以量深淺的愛是貧乏的。
克莉奧佩特拉:我要立一個界限,知道你能夠愛我到怎麼一個極度。
安東尼:那麼你必須發現新的天地。一侍從上。
侍從:稟將軍,羅馬有信來了。
安東尼:討厭!簡簡單單告訴我什麼事。
克莉奧佩特拉:不,聽聽他們怎麼說吧,安東尼。富爾維婭也許在生氣了;也許那乳臭未乾的凱撒會降下一道尊嚴的諭令來,吩咐你說,「做這件事,做那件事;征服這個國家,清除那個國家;照我的話執行,否則就要處你一個違抗命令的罪名。」
安東尼:怎麼會,我愛!
克莉奧佩特拉:也許!不,那是非常可能的;你不能再在這兒逗留了;凱撒已經把你免職;所以聽聽他們怎麼說吧,安東尼。富爾維婭簽發的傳票呢?我應該說是凱撒的?還是他們兩人的?叫那送信的人進來。我用埃及女王的身分起誓,你在臉紅了,安東尼;你那滿臉的熱血是你對凱撒所表示的敬禮;否則就是因為長舌的富爾維婭把你罵得不好意思。叫那送信的人進來!
安東尼:讓羅馬融化在台伯河的流水裡,讓廣袤的帝國的高大的拱門倒塌吧!這兒是我的生存的空間。紛紛列國,不過是一堆堆泥土;糞穢的大地養育著人類,也養育著禽獸;生命的光榮存在於一雙心心相印的情侶的及時互愛和熱烈擁抱之中;(擁抱克莉奧佩特拉)這兒是我的永遠的歸宿;我們要讓全世界知道,我們是卓立無比的。
克莉奧佩特拉:巧妙的謊話!他既然不愛富爾維婭,為什麼要跟她結婚呢?我還是假作癡獃吧;安東尼就會回覆他的本色的。
安東尼:沒有克莉奧佩特拉鼓起他的活力,安東尼就是一個毫無生氣的人。可是看在愛神和她那溫馨的時辰分上,讓我們不要把大好的光陰在口角爭吵之中蹉跎過去;從現在起,我們生命中的每一分鐘,都要讓它充滿了歡樂。今晚我們怎樣玩?
克莉奧佩特拉:接見羅馬的使者。

安東尼:噯喲,淘氣的女王!你生氣、你笑、你哭,都是那麼可愛;每一種情緒在你的身上都充分表現出它的動人的姿態。我不要接見什麼使者,只要和你在一起;今晚讓我們兩人到市街上去逛逛,察看察看民間的情況。來,我的女王;你昨晚就有這樣一個願望的。不要對我們說話。(安東尼、克莉奧佩特拉及侍從同下。)
狄米特律斯:安東尼會這樣藐視凱撒嗎?
菲羅:先生,有時候他不是安東尼,他的一言一動,都夠不上安東尼所應該具有的偉大的品格。
狄米特律斯:那些在羅馬造謡的小人,把他說得怎樣怎樣不堪,想不到他竟會證實他們的話;可是我希望他明天能夠改變他的態度。再會!(各下。)
第二場
同前。另一室
查米恩、伊拉絲、艾勒克薩斯及一預言者上。
查米恩:艾勒克薩斯大人,可愛的艾勒克薩斯,什麼都是頂好的艾勒克薩斯,頂頂頂好的艾勒克薩斯,你在娘娘面前竭力推薦的那個算命的呢?我倒很想知道我的未來的丈夫,你不是說他會在他的角上掛起花圈嗎?
艾勒克薩斯:預言者!
預言者:您有什麼吩咐?
查米恩:就是他嗎?先生,你能夠預知未來嗎?
預言者:在造化的無窮盡的秘籍中,我曾經涉獵一二。
艾勒克薩斯:把你的手讓他相相看。愛諾巴勃斯上。
愛諾巴勃斯:筵席趕快送進去;為克莉奧佩特拉祝飲的酒要多一些。
查米恩:好先生,給我一些好運氣。
預言者:我不能製造命運,只能預知休咎。
查米恩:那麼請你替我算出一注好運氣來。
預言者:你將來要比現在更美好。
查米恩:他的意思是說我的皮膚會變得白嫩一些。
伊拉絲:不,你老了可以搽粉的。
查米恩:千萬不要長起皺紋來才好!
艾勒克薩斯:不要打擾他的預言;留心聽著。
查米恩:噓!
預言者:你將要愛別人甚於被別人所愛。
查米恩:那我倒寧願讓酒來燃燒我的這顆心。
艾勒克薩斯:不,聽他說。
查米恩:好,現在可給我算出一些非常好的命運來吧!讓我在一個上午嫁了三個國王,再讓他們一個個死掉;讓我在五十歲生了一個孩子,猶太的希律王都要向他鞠躬致敬;讓我嫁給奧克泰維斯·凱撒,和娘娘做一個並肩的人。
預言者:你將要比你的女主人活得長久。
查米恩:啊,好極了!多活幾天總是好的。
預言者:你的前半生的命運勝過後半生的命運。
查米恩:那麼大概我的孩子們都是沒出息的;請問我有幾個兒子幾個女兒?
預言者:要是你的每一個願望都會懷胎受孕,你可以有一百萬個兒女。
查米恩:啐,獃子!妖言惑眾,恕你無罪。
艾勒克薩斯:你以為除了你的枕席以外,誰也不知道你在轉些什麼念頭。
查米恩:來,來,替伊拉絲也算個命。
艾勒克薩斯:我們大家都要算個命。
愛諾巴勃斯:我知道我們今晚的命運,是喝得爛醉上床。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