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科利奧蘭納斯 第 6 頁


考密涅斯: 弟兄們,休息一會兒;你們打得不錯。我們沒有失去羅馬人的精神,既不愚蠢地作無益的犧牲,在退卻的時候,也沒有露出懦怯的醜態。相信我,諸位,敵人一定還要向我們進攻。我們正在激戰的時候,可以斷斷續續地聽到從風裡傳來的我們友軍和敵人激戰的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6 / 32)

考密涅斯: 弟兄們,休息一會兒;你們打得不錯。我們沒有失去羅馬人的精神,既不愚蠢地作無益的犧牲,在退卻的時候,也沒有露出懦怯的醜態。相信我,諸位,敵人一定還要向我們進攻。我們正在激戰的時候,可以斷斷續續地聽到從風裡傳來的我們友軍和敵人激戰的聲音。羅馬的神明啊!願你們護佑他們獲得勝利,正像我們希望自己獲得勝利一樣;當我們含笑相遇的時候,我們一定會向你們呈獻感謝的祭禮。
一使者上。

考密涅斯: 你帶什麼消息來了?
使者: 科利奧裡的市民從城裡蜂擁而出,和拉歇斯、馬歇斯兩人的軍隊交戰;我看見我們的軍隊被他們擊退,就離開那兒了。
考密涅斯: 你的話雖然是真,卻不是好消息。那是多久以前的事?
使者: 一個多鐘頭了,元帥。
考密涅斯: 一共不到一哩路,我們曾經聽到過一陣短促的鼓聲;你怎麼一哩路要走一個鐘頭,到現在才把這消息送來?
使者: 伏爾斯人的探子跟住了我,我不得不繞圈子走了三四哩路;要不然的話,元帥,我在半點鐘以前早就把消息送來了。
考密涅斯: 那邊來的是誰?瞧他的樣子,好像碰見過強盜一般。噯喲!他的神氣有點兒像馬歇斯;我從前也見過他這副模樣的。
馬歇斯: (在內)我來得太遲了嗎?
考密涅斯: 正像牧羊人聽見雷聲就知道它不是鼓聲一樣,我一聽見馬歇斯講話的聲音,就知道那不會是一個卑微的人在講話。
馬歇斯上。
馬歇斯: 我來得太遲了嗎?
考密涅斯: 是的,要是你身上染著的不是別人的血,而是你自己的血,那麼你是來得太遲了。
馬歇斯: 啊!讓我用就像我求婚時候一樣堅強的胳臂擁抱你,讓我用花燭送我們進入洞房的時候那樣喜悅的心擁抱你!
考密涅斯: 戰士中的英華!泰特斯·拉歇斯怎樣啦?

馬歇斯: 他正在忙得像一個法官一樣:把有的人處死、有的人放逐、有的人罰款,有的人得到了赦免,有的人受到了警告;科利奧裡已經隷屬於羅馬的名義之下,像一頭用皮帶束住的搖尾乞憐的獵狗,不怕它逃到哪兒去了。
考密涅斯: 告訴我說他們已經把你們擊退的那個奴才呢?他到哪兒去了?叫他來。
馬歇斯: 不要責罵他;他並沒有虛報事實。可是我們的那些士兵——死東西!他們還要護民官!——他們見了比他們自己更不中用的傢夥,也會逃得像耗子見了貓兒似的。
考密涅斯: 可是你們怎麼會得勝呢?
馬歇斯: 現在還有時間講話嗎?敵人呢?你們是不是已經占到優勢?倘然不是,那麼你們為什麼停了下來?
考密涅斯: 馬歇斯,我們因為實力不及敵人,所以暫避鋒芒,以退為進。
馬歇斯: 他們的陣地佈置得怎樣?你知道他們的主力是在哪一方面?
考密涅斯: 照我的推測,馬歇斯,他們的先鋒部隊是他們最信任的安息地方部隊,統轄他們的將領就是他們全軍希望所寄的奧菲狄烏斯。
馬歇斯: 為了我們過去並肩作戰的歷次戰役,為了我們共同流過的血,為了我們永矢友好的盟誓,我請求你立刻派我去向奧菲狄烏斯和他的安息地方部隊挑戰;讓我們不要坐失時機,趕快挺起我們的刀劍槍矛來,就在這一小時內和他們決一勝負。
考密涅斯: 我雖然希望用香湯替你沐浴,用油膏敷擦你的傷痕,可是我決不敢拒絶你的請求;請你自己選擇一隊最得力的人馬帶領前去吧。
馬歇斯: 只要是有膽量跟我去的,就是我所要選擇的人。我相信在這兒一定有喜歡像我身上所塗染的這種油彩的人;我也相信在這兒一定有畏懼惡名甚於生命危險的人;我更相信在這兒一定有認為蒙恥偷生不如慷慨就義、祖國的榮譽勝過個人幸福的人:要是在你們中間有一個這樣的人,或是有許多人都抱著這樣的思想,就請揮起劍來,跟隨馬歇斯去。(眾人高呼揮劍,將馬歇斯舉起,脫帽拋擲)啊!只有我一個人嗎?你們把我當作你們的劍嗎?要是這不單單是形式上的表示,那麼你們中間哪一個人不可以抵得過四個伏爾斯人?哪一個人不可以舉起堅強的盾牌來,抵禦偉大的奧菲狄烏斯?謝謝你們全體,可是我只要選擇一部分人就夠了;其餘的必須靜候號令,在別的戰爭裡擔起你們的任務來。現在請大家開步前進;我要立刻挑選那些最勝任的人。
考密涅斯: 前進,弟兄們;把你們所表示的雄心壯志付諸實踐,你們將和我們分享一切。(同下。)
第七場
科利奧裡城門

泰特斯·拉歇斯在科利奧里布防完畢後,率兵士及鼓角等出城往考密涅斯及馬歇斯處會合,一副將及一探子隨上。
拉歇斯: 就是這樣;各個城門都要用心防守,按照我的命令行事,不可怠忽職務。要是我差人來,你就傳令這些隊伍開拔赴援,留少數人暫時駐守:要是我們在戰場上失敗了,這一個城也是守不住的。
副將: 我們一定盡我們的責任,將軍。
拉歇斯: 去,把城門關上。帶路的人,來,領我們到羅馬軍隊的陣地上去。(各下。)
第八場
羅馬及伏爾斯營地之間的戰場

號角聲;馬歇斯及奧菲狄烏斯自相對方向上。
馬歇斯: 我只要跟你廝殺,因為我恨你比恨一個背約的人還厲害。
奧菲狄烏斯: 我也同樣恨你;沒有一條非洲的毒蛇比你的名譽和狠毒更使我憎恨。站定你的腳跟。
馬歇斯: 要是誰先動腳跑,讓他做對方的奴隷而死去,死後永遠不得超生!
奧菲狄烏斯: 馬歇斯,要是我逃走,你就把我當做一頭兔子一樣呼喚。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