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特洛伊羅斯與克瑞西達 第 1 頁


特洛伊羅斯與克瑞西達開場白這一場戲的地點是在特洛亞。一群心性高傲的希臘王子,懷著滿腔的憤怒,把他們滿載著準備一場惡戰的武器的船舶會集在雅典港口;六十九個戴著王冠的武士,從雅典海灣浩浩蕩蕩向弗裡吉亞出發;他們立誓蕩平特洛亞,因為在特洛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 / 32)

特洛伊羅斯與克瑞西達
開場白

這一場戲的地點是在特洛亞。一群心性高傲的希臘王子,懷著滿腔的憤怒,把他們滿載著準備一場惡戰的武器的船舶會集在雅典港口;六十九個戴著王冠的武士,從雅典海灣浩浩蕩蕩向弗裡吉亞出發;他們立誓蕩平特洛亞,因為在特洛亞的堅強的城牆內,墨涅拉俄斯的王妃,失了身的海倫,正在風流的帕裡斯懷抱中睡著:這就是引起戰釁的原因。他們到了忒涅多斯,從龐大的船舶上搬下了他們的堅甲利兵;這批新上戰場未臨矢石的希臘人,就在達耳丹平原上紮下他們威武的營寨。普里阿摩斯的城市的六個城門,達耳丹、丁勃裡亞、伊裡亞斯、契他斯、特洛琴和安替諾力第斯,都用重重的鐵鎖封閉起來,關住了特洛亞的健兒。一邊是特洛亞人,一邊是希臘人,兩方面各自提心弔膽,不知道誰勝誰敗;正像我這念開場白的人,又要擔心編劇的一枝筆太笨拙,又要擔心演戲的嗓子太壞,不知道這本戲究竟演得像個什麼樣子。在座的諸位觀眾,我要聲明一句,我們並不從這場戰爭開始的時候演起,卻是從中途開始的;後來的種種事實,都儘量在這齣戲裡表演出來。諸位歡喜它也好,不滿意也好,都隨諸位的高興;本來勝敗兵家常事,萬一我們演得不好,也是不足為奇的呀。
第一幕
第一場
特洛亞。普里阿摩斯王宮門前
特洛伊羅斯披甲冑上,潘達洛斯隨上。
特洛伊羅斯: 叫我的僕人來,我要把盔甲脫下了。我自己心裡正在發生激戰,為什麼還要到特洛亞的城外去作戰呢?讓每一個能夠主宰自己的心的特洛亞人去上戰場吧;唉!特洛伊羅斯的心早就不屬於他自己了。
潘達洛斯: 您不能把您的精神振作起來嗎?
特洛伊羅斯: 希臘人又強壯、又有智謀,又兇猛、又勇敢;我卻比婦人的眼淚還柔弱,比睡眠還溫馴,比無知的蠢漢還癡愚,比夜間的處女還懦怯,比不懂事的嬰兒還笨拙。
潘達洛斯: 好,我的話也早就說完了;我自己實在不願再多管什麼閒事。一個人要吃麵餅,總得先等把麥子磨成了麵粉。

特洛伊羅斯: 我不是已經等過了嗎?
潘達洛斯: 嗯,您已經等到麥子磨成了麵粉;可是您必須再等麵粉放在篩裡篩過。
特洛伊羅斯: 那我不是也已經等過了嗎?
潘達洛斯: 嗯,您已經等到麵粉放在篩裡篩過;可是您必須再等它發起酵來。
特洛伊羅斯: 那我也已經等過了。
潘達洛斯: 嗯,您已經等它發過酵了;可是以後您還要等麵粉搓成了麵糰,爐子裡生起了火,把麵餅烘熟;就是烘熟以後,您還要等它涼一涼,免得燙痛了您的嘴唇。
特洛伊羅斯: 忍耐的女神也沒有遭受過像我所遭受的那麼多的苦難的煎熬。我坐在普里阿摩斯的華貴的食桌前,只要一想起美麗的克瑞西達——該死的傢夥!「只要一想起」!什麼時候她離開過我的腦海呢?
潘達洛斯: 嗯,我從來沒有看見過她像昨天晚上那樣美麗,她比無論哪一個女人都美麗。
特洛伊羅斯: 我要告訴你:當我那顆心好像要被嘆息劈成兩半的時候,為了恐怕被赫克托或是我的父親覺察,我不得不把這嘆息隱藏在笑紋的後面,正像懶洋洋的陽光勉強從陰雲密佈的天空探出頭來一樣;可是強作歡娛的憂傷,是和樂極生悲同樣使人難堪的。
潘達洛斯: 她的頭髮倘不是比海倫的頭髮略微黑了點兒——嗯,那也不用說了,她們兩個人是不能相比的;可是拿我自己來說,她是我的甥女,我當然不好意思像人家所說的那樣過分誇獎她,不過我倒很希望有人聽見她昨天的談話,就像我聽見的一樣。令姊卡珊德拉的口才固然很好,可是——
特洛伊羅斯: 啊,潘達洛斯!我對你說,潘達洛斯——當我告訴你我的希望沉沒在什麼地方的時候,你不該回答我它們葬身的深淵有多麼深。我告訴你,我為了愛克瑞西達都快發瘋了;你卻回答我她是多麼美麗,把她的眼睛、她的頭髮、她的面龐、她的步態、她的語調,儘量傾注在我心頭的傷口上。啊!你口口聲聲對我說,一切潔白的東西,和她的玉手一比,都會變成墨水一樣黝黑,寫下它們自己的譴責;比起她柔荑的一握來,天鵝的絨毛是堅硬的,最敏鋭的感覺相形之下,也會遲鈍得好像農夫的手掌。當我說我愛她的時候,你這樣告訴我;你的話並沒有說錯,可是你不但不替我在愛情所加於我的傷痕上敷抹油膏,反而用刀子加深我的一道道傷痕。
潘達洛斯: 我說的不過是真話。
特洛伊羅斯: 你的話還沒有說到十分。
潘達洛斯: 真的,我以後不管了。隨她美也好,醜也好,她果然是美的,那是她自己的福氣;要是她不美,也只好讓她自己去設法補救。
特洛伊羅斯: 好潘達洛斯,怎麼啦,潘達洛斯!
潘達洛斯: 我為你們費了許多的氣力,她也怪我,您也怪我;在你們兩人中間跑來跑去,今天一趟,明天一趟,也不曾聽見一句感謝的話。
特洛伊羅斯: 怎麼!你生氣了嗎,潘達洛斯?怎麼!生我的氣嗎?
潘達洛斯: 因為她是我的親戚,所以她就比不上海倫美麗;倘使她不是我的親戚,那麼她穿著平日的衣服也像海倫穿著節日的衣服一樣美麗。可是那跟我有什麼相幹呢!即使她是個又黑又醜的人,也不關我的事。
特洛伊羅斯: 我說她不美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