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亨利八世 第 4 頁


亨利王: 事情只要辦得好,小心從事,是不會引起我們耽心害怕的;如果辦的是一件史無前例的事,結果如何,倒必須慎重考慮。您頒發的這道詔令可有先例可援嗎?我看沒有吧。我們不能剝奪臣民受到我們法律保護的權利,而隨便按我們的意旨處置他們。每個人出六分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4 / 27)

亨利王: 事情只要辦得好,小心從事,是不會引起我們耽心害怕的;如果辦的是一件史無前例的事,結果如何,倒必須慎重考慮。您頒發的這道詔令可有先例可援嗎?我看沒有吧。我們不能剝奪臣民受到我們法律保護的權利,而隨便按我們的意旨處置他們。每個人出六分之一?這種捐獻聽來是會令人發抖的,這豈不是等於把每棵樹的樹枝砍掉,樹皮剝掉,樹幹的一部分鋸掉?雖然樹根留下了,但是樹被砍成了這個樣子,樹裡的汁液很快就會被風吹乾。凡是對這件事表示不服的各郡,趕緊派人把我的文告送去,對那些不承認上次詔書的人,一律予以無條件的寬恕。我責成您去辦理這件事。
伍爾習: (向秘書)跟您說句話。派人把文告寫出來,送到全國各郡,說明國王的恩典和寬恕。民眾怨聲載道,對我很不滿,因此可以派人宣稱:這次皇上收回成命,寬恕大家,是全虧紅衣主教從中斡旋的。下一步怎麼辦,過一會我再交代給您。(秘書下。)

總管上。
凱瑟琳王後: 真是不幸,勃金漢公爵觸犯了陛下。
亨利王: 很多人都感到這是件不幸的事。這位公爵很有學問,口才出眾,天資比別人都高;他的教養,不必求助於他人就足以使他成為一代大師的師傅和表率。但是請看,這些高貴的天賦一旦使用不當,思想腐化,必然變為罪惡,其面貌比起原來的秀麗來更醜惡十倍。這樣一個十全十美的人,一個被人認為是奇蹟的人——他的談話往往使我聽得入迷,一小時就像一分鐘那樣迅速過去——就是他,王後呀,給那一度為他所有的美德穿上了妖孽的服裝,渾身漆黑,好像抹上了一層地獄的汙穢。請坐在我身旁,聽一聽這位他所信任的總管說些什麼,以榮譽為懷的人聽了一定會悲傷的。(向伍爾習)請叫他把勃金漢所幹的勾當再說一遍,多聽一遍不會嫌多,但感情上的激動也是不會小的。
伍爾習: 站出來,鼓起勇氣陳述一下您,作為一個以主上的利益為念的臣民,從勃金漢公爵那裡得到的證據吧。
亨利王: 你可以毫無顧慮地談。
總管: 首先,他時常這樣:每天他總要說些惡毒的話,他說萬一國王死後無嗣,他就要設法把王位據為己有。這些都是我聽他親口對他的女婿阿伯根尼勛爵說的,並且他還當女婿之面發誓,威脅著要向紅衣主教大人報復。
伍爾習: 請陛下注意,在這一點上他的居心是何等險惡。他對陛下的生命,存心是十分狠毒的,雖然他的願望孤立無援。此外,他還不以危害陛下為滿足,還想危害陛下的朋友們呢。
凱瑟琳王後: 我的學識淵博的紅衣主教大人,您說每一句話,都要存心仁厚一些。
亨利王: 說下去。如果我沒有後嗣,他根據什麼說他有權利得到我的王冠?關於這一點,你曾否聽到他說過些什麼?

總管: 他是根據尼古拉斯·霍普金斯胡謅的預言才這樣相信的。
亨利王: 這霍普金斯是做什麼的?
總管: 陛下,他是沙特勒斯寺院的一個僧侶,是勃金漢公爵的懺悔僧,他無時無刻不對公爵灌輸一些有關王權的話。
亨利王: 你怎麼知道?
總管: 在陛下到法國去之前不久,公爵正住在「玫瑰」府邸,在聖勞倫斯·普爾特尼坊。有一次他問我,關於皇上出巡法國的事,倫敦市民都在說些什麼。我回答說,大家生怕法國人不守信義,危害皇上的安全。接著公爵說,市民們的顧慮有道理;又說恐怕有一位聖潔的僧侶的話要應驗了;他說,「這位僧侶時常派人來見我,要求我允許我的私人牧師約翰·德·拉·卡爾在適當的時候去聽他講一件頗為重要的事情;後來,卡爾去了,他鄭重地叫卡爾宣過誓,用過了印,命令卡爾,除了我以外,不准把他所說的話吐露給任何人知道;在獲得了莊嚴保證之後,他吞吞吐吐地說道,『請您告訴公爵,國王也好,他的後嗣也好,都不會昌盛;請他努力爭取民眾的愛戴;公爵一定會統治英國。』」
凱瑟琳王後: 假如我沒有把您認錯,您是公爵的總管,因為佃戶們的不滿,失去了您的職務;請您注意,不要因為怨恨,隨便控告一位貴族出身的人,並且損害了您自己的、比出身更可貴的靈魂;我說請注意,是的,我衷心請求您。
亨利王: 讓他往下說。說下去。
總管: 我以靈魂擔保,我說的全是實話。我對我的主人公爵大人說,那僧侶可能被魔鬼的把戲矇騙住了,我說公爵若老在這上面想來想去,想得太久了,怕會炮製出一些陰謀來,一旦相信陰謀能實現,很可能就有所行動。他回答說,「胡說,這對我不可能帶來什麼損害;」此外他還說,上次皇上生病,如果升了天,紅衣主教和托馬斯·洛弗爾爵士的頭早被砍下來了。
亨利王: 哈?怎麼,這麼爛良心?啊哈,這個人確是想圖謀不軌。你還能說出別的情況嗎?
總管: 我還能,陛下。
亨利王: 說下去。
總管: 在格林威治因為威廉·布爾末爵士的事陛下責備了公爵之後——
亨利王: 我記得這回事。布爾未是誓忠於我的臣仆,公爵卻要占為己有。好了,說下去,後來怎樣?
總管: 公爵說道,「假如我因此而坐了罪,比如說關進倫敦塔監獄,那我就一定倣傚我父親的辦法。我父親在索爾斯伯雷要求晉見竊國君主理查三世,如果理查答應,他就打算在假意向理查跪安之時,一刀把理查刺死。」
亨利王: 這簡直是罪大惡極的叛逆。
伍爾習: 王後陛下,不把這個人關進監牢,皇上能自由生活嗎?
凱瑟琳王後: 願上帝糾正一切。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