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羅密歐與茱麗葉 第 1 頁


羅密歐與朱麗葉 地點維洛那;第五幕第一場在曼多亞開場詩 致辭者上。故事發生在維洛那名城,有兩家門第相當的巨族,累世的宿怨激起了新爭,鮮血把市民的白手汙瀆。是命運注定這兩家仇敵,生下了一雙不幸的戀人,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 / 28)

羅密歐與朱麗葉


地點
維洛那;第五幕第一場在曼多亞
開場詩

致辭者上。
故事發生在維洛那名城,
有兩家門第相當的巨族,
累世的宿怨激起了新爭,
鮮血把市民的白手汙瀆。
是命運注定這兩家仇敵,
生下了一雙不幸的戀人,
他們的悲慘淒涼的殞滅,
和解了他們交惡的尊親。
這一段生生死死的戀愛,
還有那兩家父母的嫌隙,
把一對多情的兒女殺害,
演成了今天這一本戲劇。
交代過這幾句挈領提綱,
請諸位耐著心細聽端詳。(下。)
第一幕
第一場
維洛那。廣場

山普孫及葛萊古裡各持盾劍上。
山普孫: 葛萊古裡,咱們可真的不能讓人家當做苦力一樣欺侮。
葛萊古裡: 對了,咱們不是可以隨便給人欺侮的。
山普孫: 我說,咱們要是發起脾氣來,就會拔劍動武。

葛萊古裡: 對了,你可不要把脖子縮到領口裡去。
山普孫: 我一動性子,我的劍是不認人的。
葛萊古裡: 可是你不大容易動性子。
山普孫: 我見了蒙太古家的狗子就生氣。
葛萊古裡: 有膽量的,生了氣就應當站住不動;逃跑的不是好漢。
山普孫: 我見了他們家裡的狗子,就會站住不動;蒙太古家裡任何男女碰到了我,就像是碰到牆壁一樣。
葛萊古裡: 這正說明你是個軟弱無能的奴才;只有最沒出息的傢夥,才去牆底下躲難。
山普孫: 的確不錯;所以生來軟弱的女人,就老是被人逼得不能動:我見了蒙太古家裡人來,是男人我就把他們從牆邊推出去,是女人我就把她們望著牆壁摔過去。
葛萊古裡: 吵架是咱們兩家主僕男人們的事,與她們女人有什麼相幹?
山普孫: 那我不管,我要做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王;一面跟男人們打架,一面對娘兒們也不留情面,我要她們的命。
葛萊古裡: 要娘兒們的性命嗎?
山普孫: 對了,娘兒們的性命,或是她們視同性命的童貞,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
葛萊古裡: 那就要看對方怎樣感覺了。
山普孫: 只要我下手,她們就會嘗到我的辣手:就是有名的一身橫肉呢。
葛萊古裡: 幸而你還不是一身魚肉;否則你便是一條可憐蟲了。拔出你的傢夥來;有兩個蒙太古家的人來啦。
亞伯拉罕及鮑爾薩澤上。
山普孫: 我的劍已經出鞘;你去跟他們吵起來,我就在你背後幫你的忙。
葛萊古裡: 怎麼?你想轉過背逃走嗎?
山普孫: 你放心吧,我不是那樣的人。
葛萊古裡: 哼,我倒有點不放心!
山普孫: 還是讓他們先動手,打起官司來也是咱們的理直。
葛萊古裡: 我走過去向他們橫個白眼,瞧他們怎麼樣。
山普孫: 好,瞧他們有沒有膽量。我要向他們咬我的大拇指,瞧他們能不能忍受這樣的侮辱。
亞伯拉罕: 你向我們咬你的大拇指嗎?
山普孫: 我是咬我的大拇指。
亞伯拉罕: 你是向我們咬你的大拇指嗎?
山普孫: (向葛萊古裡旁白)要是我說是,那麼打起官司來是誰的理直?
葛萊古裡: (向山普孫旁白)是他們的理直。
山普孫: 不,我不是向你們咬我的大拇指;可是我是咬我的大拇指。
葛萊古裡: 你是要向我們挑釁嗎?
亞伯拉罕: 挑釁!不,哪兒的話。
山普孫: 你要是想跟我們吵架,那麼我可以奉陪;你也是你家主子的奴才,我也是我家主子的奴才,難道我家的主子就比不上你家的主子?
亞伯拉罕: 比不上。
山普孫: 好。
葛萊古裡: (向山普孫旁白)說「比得上」;我家老爺的一位親戚來了。
山普孫: 比得上。
亞伯拉罕: 你胡說。
山普孫: 是漢子就拔出劍來。葛萊古裡,別忘了你的殺手劍。(雙方互鬥。)
班伏裡奧上。
班伏裡奧: 分開,蠢才!收起你們的劍;你們不知道你們在幹些什麼事。(擊下眾仆的劍。)
提伯爾特上。
提伯爾特: 怎麼!你跟這些不中用的奴才吵架嗎?過來,班伏裡奧,讓我結果你的性命。
班伏裡奧: 我不過維持和平;收起你的劍,或者幫我分開這些人。
提伯爾特: 什麼!你拔出了劍,還說什麼和平?我痛恨這兩個字,就跟我痛恨地獄、痛恨所有蒙太古家的人和你一樣。照劍,懦夫!(二人相鬥。)
兩家各有若幹人上,加入爭鬥;一群市民持槍棍繼上。
眾市民: 打!打!打!把他們打下來!打倒凱普萊特!打倒蒙太古!
凱普萊特穿長袍及凱普萊特夫人同上。
凱普萊特: 什麼事吵得這個樣子?喂!把我的長劍拿來。
凱普萊特夫人: 枴杖呢?枴杖呢?你要劍幹什麼?
凱普萊特: 快拿劍來!蒙太古那老東西來啦;他還晃著他的劍,明明在跟我尋事。
蒙太古及蒙太古夫人上。
蒙太古: 凱普萊特,你這奸賊!——別拉住我;讓我走。
蒙太古夫人: 你要去跟人家吵架,我連一步也不讓你走。
親王率侍從上。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