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密歐與茱麗葉    P 8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8 / 0
類別:外國戲劇

 

羅密歐與茱麗葉

作者:莎士比亞
第8,共0。
茂丘西奧: 這不致於叫他生氣;他要是生氣,除非是氣得他在他情人的圈兒裡喚起一個異樣的妖精,由它在那兒昂然直立,直等她降伏了它,並使它低下頭來;那樣做的話,才是懷著惡意呢;我的咒語卻很正當,我無非憑著他情人的名字喚他出來罷了。
班伏裡奧: 來,他已經躲到樹叢裡,跟那多露水的黑夜作伴去了;愛情本來是盲目的,讓他在黑暗裡摸索去吧。
茂丘西奧: 愛情如果是盲目的,就射不中靶。此刻他該坐在枇杷樹下了,希望他的情人就是他口中的枇杷。——啊,羅密歐,但願,但願她真的成了你到口的枇杷!羅密歐,晚安!我要上床睡覺去;這兒草地上太冷啦,我可受不了。來,咱們走吧。
班伏裡奧: 好,走吧;他要避著我們,找他也是白費辛勤。(同下。)

第二場
同前。凱普萊特家的花園

羅密歐上。
羅密歐: 沒有受過傷的才會譏笑別人身上的創痕。(朱麗葉自上方窗戶中出現)輕聲!那邊窗子裡亮起來的是什麼光?那就是東方,朱麗葉就是太陽!起來吧,美麗的太陽!趕走那妒忌的月亮,她因為她的女弟子比她美得多,已經氣得面色慘白了。既然她這樣妒忌著你,你不要忠於她吧;脫下她給你的這一身慘綠色的貞女的道服,它是隻配給愚人穿的。那是我的意中人;啊!那是我的愛;唉,但願她知道我在愛著她!她欲言又止,可是她的眼睛已經道出了她的心事。待我去回答她吧;不,我不要太鹵莽,她不是對我說話。天上兩顆最燦爛的星,因為有事他去,請求她的眼睛替代它們在空中閃耀。要是她的眼睛變成了天上的星,天上的星變成了她的眼睛,那便怎樣呢?她臉上的光輝會掩蓋了星星的明亮,正像燈光在朝陽下黯然失色一樣;在天上的她的眼睛,會在太空中大放光明,使鳥兒誤認為黑夜已經過去而唱出它們的歌聲。瞧!她用纖手托住了臉,那姿態是多麼美妙!啊,但願我是那一隻手上的手套,好讓我親一親她臉上的香澤!
朱麗葉: 唉!

羅密歐: 她說話了。啊!再說下去吧,光明的天使!因為我在這夜色之中仰視著你,就像一個塵世的凡人,張大了出神的眼睛,瞻望著一個生著翅膀的天使,駕著白雲緩緩地馳過了天空一樣。
朱麗葉: 羅密歐啊,羅密歐!為什麼你偏偏是羅密歐呢?否認你的父親,拋棄你的姓名吧;也許你不願意這樣做,那麼只要你宣誓做我的愛人,我也不願再姓凱普萊特了。
羅密歐: (旁白)我還是繼續聽下去呢,還是現在就對她說話?
朱麗葉: 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敵;你即使不姓蒙太古,仍然是這樣的一個你。姓不姓蒙太古又有什麼關係呢?它又不是手,又不是腳,又不是手臂,又不是臉,又不是身體上任何其他的部分。啊!換一個姓名吧!姓名本來是沒有意義的;我們叫做玫瑰的這一種花,要是換了個名字,它的香味還是同樣的芬芳;羅密歐要是換了別的名字,他的可愛的完美也決不會有絲毫改變。羅密歐,拋棄了你的名字吧;我願意把我整個的心靈,賠償你這一個身外的空名。
羅密歐: 那麼我就聽你的話,你只要叫我做愛,我就重新受洗,重新命名;從今以後,永遠不再叫羅密歐了。
朱麗葉: 你是什麼人,在黑夜裡躲躲閃閃地偷聽人家的話?
羅密歐: 我沒法告訴你我叫什麼名字。敬愛的神明,我痛恨我自己的名字,因為它是你的仇敵;要是把它寫在紙上,我一定把這幾個字撕成粉碎。
朱麗葉: 我的耳朵裡還沒有灌進從你嘴裡吐出來的一百個字,可是我認識你的聲音;你不是羅密歐,蒙太古家裡的人嗎?
羅密歐: 不是,美人,要是你不喜歡這兩個名字。
朱麗葉: 告訴我,你怎麼會到這兒來,為什麼到這兒來?花園的牆這麼高,是不容易爬上來的;要是我家裡的人瞧見你在這兒,他們一定不讓你活命。
羅密歐: 我藉著愛的輕翼飛過園牆,因為磚石的牆垣是不能把愛情阻隔的;愛情的力量所能夠做到的事,它都會冒險嘗試,所以我不怕你家裡人的幹涉。
朱麗葉: 要是他們瞧見了你,一定會把你殺死的。
羅密歐: 唉!你的眼睛比他們二十柄刀劍還厲害;只要你用溫柔的眼光看著我,他們就不能傷害我的身體。
朱麗葉: 我怎麼也不願讓他們瞧見你在這兒。
羅密歐: 朦朧的夜色可以替我遮過他們的眼睛。只要你愛我,就讓他們瞧見我吧;與其因為得不到你的愛情而在這世上捱命,還不如在仇人的刀劍下喪生。
朱麗葉: 誰叫你找到這兒來的?
羅密歐: 愛情慫恿我探聽出這一個地方;他替我出主意,我借給他眼睛。我不會操舟駕舵,可是倘使你在遼遠遼遠的海濱,我也會冒著風波尋訪你這顆珍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