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密歐與茱麗葉    P 13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13 / 0
類別:外國戲劇

 

羅密歐與茱麗葉

作者:莎士比亞
第13,共0。
乳媼: 你的愛人說——他說得很像個老老實實的紳士,很有禮貌,很和氣,很漂亮,而且也很規矩——你的媽呢?
朱麗葉: 我的媽!她就在裡面;她還會在什麼地方?你回答得多麼古怪:「你的愛人說,他說得很像個老老實實的紳士,你的媽呢?」
乳媼: 噯喲,聖母娘娘!你這樣性急嗎?哼!反了反了,這就是你瞧著我筋骨痠痛而替我塗上的藥膏嗎?以後還是你自己去送信吧。
朱麗葉: 別纏下去啦!快些,羅密歐怎麼說?


  
乳媼: 你已經得到準許今天去懺悔嗎?
朱麗葉: 我已經得到了。
乳媼: 那麼你快到勞倫斯神父的寺院裡去,有一個丈夫在那邊等著你去做他的妻子哩。現在你的臉紅起來啦。你到教堂裡去吧,我還要到別處去搬一張梯子來,等到天黑的時候,你的愛人就可以憑著它爬進鳥窠裡。為了使你快樂我就吃苦奔跑;可是你到了晚上也要負起那個重擔來啦。去吧,我還沒有吃過飯呢。
朱麗葉: 我要找尋我的幸運去!好奶媽,再會。(各下。)
第六場
同前。勞倫斯神父的寺院

勞倫斯神父及羅密歐上。
勞倫斯: 願上天祝福這神聖的結合,不要讓日後的懊恨把我們譴責!
羅密歐: 阿門,阿門!可是無論將來會發生什麼悲哀的後果,都抵不過我在看見她這短短一分鐘內的歡樂。不管侵蝕愛情的死亡怎樣伸展它的魔手,只要你用神聖的言語,把我們的靈魂結為一體,讓我能夠稱她一聲我的人,我也就不再有什麼遺恨了。
勞倫斯: 這種狂暴的快樂將會產生狂暴的結局,正像火和火藥的親吻,就在最得意的一剎那煙消雲散。最甜的蜜糖可以使味覺麻木;不太熱烈的愛情才會維持久遠;太快和太慢,結果都不會圓滿。
朱麗葉上。


  
勞倫斯: 這位小姐來了。啊!這樣輕盈的腳步,是永遠不會踩破神龕前的磚石的;一個戀愛中的人,可以踏在隨風飄蕩的蛛網上而不會跌下,幻妄的幸福使他靈魂飄然輕舉。
朱麗葉: 晚安,神父。
勞倫斯: 孩子,羅密歐會替我們兩人感謝你的。
朱麗葉: 我也向他同樣問了好,他何必再來多餘的客套。
羅密歐: 啊,朱麗葉!要是你感覺到像我一樣多的快樂,要是你的靈唇慧舌,能夠宣述你衷心的快樂,那麼讓空氣中滿佈著從你嘴裡吐出來的芳香,用無比的妙樂把這一次會晤中我們兩人給與彼此的無限歡欣傾吐出來吧。
朱麗葉: 充實的思想不在於言語的富麗;只有乞兒才能夠計數他的傢俬。真誠的愛情充溢在我的心裡,我無法估計自己享有的財富。
勞倫斯: 來,跟我來,我們要把這件事情早點辦好;因為在神聖的教會沒有把你們兩人結合以前,你們兩人是不能在一起的。(同下。)
第三幕
第一場
維洛那。廣場

茂丘西奧、班伏裡奧、侍童及若幹僕人上。
班伏裡奧: 好茂丘西奧,咱們還是回去吧。天這麼熱,凱普萊特家裡的人滿街都是,要是碰到了他們,又免不了吵架;因為在這種熱天氣裡,一個人的脾氣最容易暴躁起來。
茂丘西奧: 你就像這麼一種傢夥,跑進了酒店的門,把劍在桌子上一放,說,「上帝保佑我不要用到你!」等到兩杯喝罷,卻無緣無故拿起劍來跟酒保吵架。
班伏裡奧: 我難道是這樣一種人嗎?
茂丘西奧: 得啦得啦,你的壞脾氣比得上意大利無論哪一個人;動不動就要生氣,一生氣就要亂動。
班伏裡奧: 再以後怎樣呢?
茂丘西奧: 哼!要是有兩個像你這樣的人碰在一起,結果總會一個也沒有,因為大家都要把對方殺死了方肯罷休。你!嘿,你會因為人家比你多一根或是少一根鬍鬚,就跟人家吵架。瞧見人家剝栗子,你也會跟他閙翻,你的理由只是因為你有一雙慄色的眼睛。除了生著這樣一雙眼睛的人以外,誰還會像這樣吹毛求疵地去跟人家尋事?你的腦袋裏裝滿了惹事招非的念頭,正像鷄蛋裡裝滿了蛋黃蛋白,雖然為了惹事招非的緣故,你的腦袋曾經給人打得像個壞蛋一樣。你曾經為了有人在街上咳了一聲嗽而跟他吵架,因為他咳醒了你那條在太陽底下睡覺的狗。不是有一次你因為看見一個裁縫在復活節以前穿起他的新背心來,所以跟他大閙嗎?不是還有一次因為他用舊帶子系他的新鞋子,所以又跟他大閙嗎?現在你卻要教我不要跟人家吵架!
班伏裡奧: 要是我像你一樣愛吵架,不消一時半刻,我的性命早就賣給人家了。
茂丘西奧: 性命賣給人家!哼,算了吧!
班伏裡奧: 噯喲!凱普萊特家裡的人來了。
茂丘西奧: 啊唷!我不在乎。
提伯爾特及餘人等上。
提伯爾特: 你們跟著我不要走開,等我去向他們說話。兩位晚安!我要跟你們中間無論哪一位說句話兒。
茂丘西奧: 您只要跟我們兩人中間的一個人講一句話嗎?再來點兒別的吧。要是您願意在一句話以外,再跟我們較量一兩手,那我們倒願意奉陪。
提伯爾特: 只要您給我一個理由,您就會知道我也不是個怕事的人。
茂丘西奧: 您不會自己想出一個什麼理由來嗎?
提伯爾特: 茂丘西奧,你陪著羅密歐到處亂闖——
茂丘西奧: 到處拉唱!怎麼!你把我們當作一群沿街賣唱的人嗎?你要是把我們當作沿街賣唱的人,那麼我們倒要請你聽一點兒不大好聽的聲音;這就是我的提琴上的拉弓,拉一拉就要叫你跳起舞來。他媽的!到處拉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