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凱撒大帝 第 1 頁


第一幕 第一場羅馬。街道 弗萊維斯、馬魯勒斯及若幹市民上。弗萊維斯: 去!回家去,你們這些懶得做事的東西,回家去。今天是放假的日子嗎?嘿!你們難道不知道,你們做手藝的人,在工作的日子走到街上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 / 23)




第一幕
第一場
羅馬。街道

弗萊維斯、馬魯勒斯及若幹市民上。
弗萊維斯: 去!回家去,你們這些懶得做事的東西,回家去。今天是放假的日子嗎?嘿!你們難道不知道,你們做手藝的人,在工作的日子走到街上來,一定要把你們職業的符號帶在身上嗎?說,你是幹哪種行業的?
市民甲: 呃,先生,我是一個木匠。
馬魯勒斯: 你的革裙、你的尺呢?你穿起新衣服來幹什麼?你,你是幹哪種行業的?
市民乙: 說老實話,先生,我說不上有高等手藝,我無非是你們所謂的粗工匠罷了。
馬魯勒斯: 可是你究竟是什麼行業的人,簡單地回答我。
市民乙: 先生,我希望我幹的行業可以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我不過是個替人家補缺補漏的。
馬魯勒斯: 混帳東西,說明白一些你是幹什麼的?
市民乙: 噯,先生,請您不要對我生氣;要是您有什麼漏洞,先生,我也可以替您補一補。
馬魯勒斯: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替我補一補,你這壞蠻?
市民乙: 對不起,先生,替你補破鞋洞。
弗萊維斯: 你是一個補鞋匠嗎?
市民乙: 不瞞您說,先生,我的吃飯傢夥就只有一把錐子;我也不會動斧頭鋸子,我也不會做針線女工,我就只有一把錐子。實實在在,先生,我是專治破舊靴鞋的外科醫生;它們倘然害著危險的重病,我都可以把它們救活過來。那些腳踏牛皮的體面紳士,都曾請教過我哩。
弗萊維斯: 可是你今天為什麼不在你的鋪子裡作工?為什麼你要領著這些人在街上走來走去?

市民乙: 不瞞您說,先生,我要叫他們多走破幾雙鞋子,讓我好多做幾注生意。可是實實在在,先生,我們今天因為要迎接凱撒,慶祝他的凱旋,所以才放了一天假。
馬魯勒斯: 為什麼要慶祝呢?他帶了些什麼勝利回來?他的戰車後面縛著幾個納土稱臣的俘囚君長?你們這些木頭石塊,冥頑不靈的東西!冷酷無情的羅馬人啊,你們忘記了龐貝嗎?好多次你們爬到城牆上、雉堞上,有的登在塔頂,有的倚著樓窗,還有人高踞煙囪的頂上,手裡抱著嬰孩,整天坐著耐心等候,為了要看一看偉大的龐貝經過羅馬的街道;當你們看見他的戰車出現的時候,你們不是齊聲歡呼,使台伯河裡的流水因為聽見你們的聲音在凹陷的河岸上發出反響而顫慄嗎?現在你們卻穿起了新衣服,放假慶祝,把鮮花散佈在踏著龐貝的血跡凱旋迴來的那人的路上嗎?快去!奔回你們的屋子裡,跪在地上,祈禱神明饒恕你們的忘恩負義吧,否則上天的災禍一定要降在你們頭上了。
弗萊維斯: 去,去,各位同胞,為了你們這一個錯誤,趕快把你們所有的夥伴們集合在一起,帶他們到台伯河岸上,把你們的眼淚灑入河中,讓那最低的水流也會漫過那最高的堤岸。(眾市民下)瞧這些下流的材料也會天良發現;他們因為自知有罪,一個個啞口無言地去了。您打那一條路向聖殿走去;我打這一條路走。要是您看見他們在偶像上披著錦衣彩飾,就把它撕下來。
馬魯勒斯: 我們可以這樣做嗎?您知道今天是盧柏克節①。
弗萊維斯: 別管它;不要讓偶像身上懸掛著凱撒的勝利品。我要去驅散街上的愚民;您要是看見什麼地方有許多人聚集在一起,也要把他們趕散。我們應當趁早剪拔凱撒的羽毛,讓他無力高飛;要是他羽毛既長,一飛衝天,我們大家都要在他的足下俯伏聽命了。(各下。)
第二場
同前。廣場

凱撒率眾列隊奏樂上;安東尼作競走裝束、凱爾弗妮婭、鮑西婭、狄歇斯、西塞羅、勃魯托斯、凱歇斯、凱斯卡同上;大群民眾隨後,其中有一預言者。
凱撒: 凱爾弗妮婭!
凱斯卡: 肅靜!凱撒有話。(樂止。)
凱撒: 凱爾弗妮婭!
凱爾弗妮婭: 有,我的主。
凱撒: 你等安東尼快要跑到終點的時候,就到跑道中間站在和他當面的地方。安東尼!
安東尼: 有,凱撒,我的主。
凱撒: 安東尼,你在奔走的時候,不要忘記用手碰一碰凱爾弗妮婭的身體;因為有年紀的人都說,不孕的婦人要是被這神聖的競走中的勇士碰了,就可以解除乏嗣的咒詛。
安東尼: 我一定記得。凱撒吩咐做什麼事,就得立刻照辦。
凱撒: 現在開始吧;不要遺漏了任何儀式。(音樂。)
預言者: 凱撒!
凱撒: 嘿!誰在叫我?
凱斯卡: 所有的聲音都靜下來;肅靜!(樂止。)
凱撒: 誰在人叢中叫我?我聽見一個比一切樂聲更尖鋭的聲音喊著「凱撒」的名字。說吧;凱撒在聽著。
預言者: 留心三月十五日。
凱撒: 那是什麼人?
勃魯托斯: 一個預言者請您留心三月十五日。
凱撒: 把他帶到我的面前;讓我瞧瞧他的臉。
凱斯卡: 傢夥,跑出來見凱撒。
凱撒: 你剛纔對我說什麼?再說一遍。
預言者: 留心三月十五日。
凱撒: 他是個做夢的人;不要理他。過去。(吹號;除勃魯托斯、凱歇斯外均下。)
凱歇斯: 您也去看他們賽跑嗎?
勃魯托斯: 我不去。
凱歇斯: 去看看也好。
勃魯托斯: 我不喜歡幹這種陶情作樂的事;我沒有安東尼那樣活潑的精神。不要讓我打斷您的興緻,凱歇斯;我先去了。
凱歇斯: 勃魯托斯,我近來留心觀察您的態度,從您的眼光之中,我覺得您對於我已經沒有從前那樣的溫情和友愛;您對於愛您的朋友,太冷淡而疏遠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