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後漢書 第 2 頁


更始將北都洛陽,以光武行司隷校尉,使前整修宮府。於是置僚屬,作文移,從事司察,一如舊章。時三輔吏士東迎更始,見諸將過,皆冠幘,而服婦人衣,諸于綉镼,莫不笑之,或有畏而走者。及見司隷僚屬,皆歡喜不自勝。老吏或垂涕曰:「不圖今日復見漢官威儀!」 ...
作者:范曄等 / 頁數:(2 / 470)

更始將北都洛陽,以光武行司隷校尉,使前整修宮府。於是置僚屬,作文移,從事司察,一如舊章。時三輔吏士東迎更始,見諸將過,皆冠幘,而服婦人衣,諸于綉镼,莫不笑之,或有畏而走者。及見司隷僚屬,皆歡喜不自勝。老吏或垂涕曰:「不圖今日復見漢官威儀!」由是識者皆屬心焉。


或「綉」下有「擁」字。

是服妖也。其後更始遂為赤眉所殺。”

及更始至洛陽,乃遣光武以破虜將軍行大司馬事。十月,持節北度河,鎮慰州郡。所到部縣,輒見二千石﹑長吏﹑三老﹑官屬,下至佐史,考察黜陟,如州牧行部事。輒平遣囚徒,除王莽苛政,復漢官名。吏人喜悅,爭持牛酒迎勞。

續漢志曰:「更始時,南方有童謡云:『諧不諧,在赤眉;得不得,在河北。』後更始為赤眉所殺,是不諧也;光武由河北而興,是得之也。」

前書曰:「舉人年五十已上,有修行能帥觽者,置以為三老,每鄉一人;擇鄉三老為縣三老,與令長丞尉以事相教,復其傜戍。」續漢志曰「每刺史皆有從事史﹑假佐,每縣各置諸*(事)*曹*[掾]*史」也。

進至邯鄲,故趙繆王子林說光武曰:「赤眉今在河東,但決水灌之,百萬之觽可使為魚。」光武不荅,去之真定。林於是乃詐以卜者王郎為成帝子子輿,十二月,立郎為天子,都邯鄲,遂遣使者降下郡國。


二年正月,光武以王郎新盛,乃北徇薊。王郎移檄購光武十萬戶,而故廣陽王子劉接起兵薊中以應郎,城內擾亂,轉相驚恐,言邯鄲使者方到,二千石以下皆出迎。於是光武趣駕南轅,晨夜不敢入城邑,舍食道傍。至饒陽,官屬皆乏食。光武乃自稱邯鄲使者,入傳舍。傳吏方進食,從者饑,爭奪之。傳吏疑其偽,乃椎鼓數十通,紿言邯鄲將軍至,官屬皆失色。光武升車欲馳;既而懼不免,徐還坐,曰:「請邯鄲將軍入。」久乃駕去。傳中人遙語門者閉之。門長曰:「天下詎可知,而閉長者乎?」遂得南出。

晨夜兼行,蒙犯霜雪,天時寒,面皆破裂。至呼沱河,無船,適遇冰合,得過,未畢數車而陷。進至下博城西,遑惑不知所之。有白衣老父在道旁,指曰:「努力!信都郡為長安守,去此八十里。」光武即馳赴之,信都太守任光開門出迎。世祖因發旁縣,得四千人,先擊堂陽﹑貰縣,皆降之。王莽和*(戎)**[成]*卒正邳彤亦舉郡降。又昌城人劉植,宋子人耿純,各率宗親子弟,據其縣邑,以奉光武。於是北降下曲陽,觽稍合,樂附者至有數萬人。

復北擊中山,拔盧奴。所過發奔命兵,移檄邊部,共擊邯鄲,郡縣還復響應。南擊新市﹑真定﹑元氏﹑防子,皆下之,因入趙界。

時王郎大將李育屯柏人,漢兵不知而進,前部偏將朱浮﹑鄧禹為育所破,亡失輜重。光武在後聞之,收浮﹑禹散卒,與育戰于郭門,大破之,盡得其所獲。育還保城,攻之不下,於是引兵拔廣阿。會上谷太守耿況﹑漁陽太守彭寵各遣其將吳漢﹑寇恂等將突騎來助擊王郎,更始亦遣尚書仆射謝躬討郎,光武因大饗士卒,遂東圍鉅鹿。王郎守將王饒堅守,月餘不下。

郎遣將倪宏﹑劉奉率數萬人救鉅鹿,光武逆戰于南□,斬首數千級。

四月,進圍邯鄲,連戰破之。五月甲辰,拔其城,誅王郎。收文書,得吏人與郎交關謗毀者數千章。光武不省,會諸將軍燒之,曰:「令反側子自安。」

更始遣侍御史持節立光武為蕭王,悉令罷兵詣行在所。光武辭以河北未平,不就征。自是始貳于更始。 是時長安政亂,四方背叛。梁王劉永□命睢陽,公孫述稱王巴蜀,李憲自立為淮南王,秦豐自號楚黎王,張步起琅邪,董憲起東海,

延岑起漢中,田戎起夷陵,並置將帥,侵略郡縣。又別號諸賊銅馬﹑大肜﹑高湖﹑重連﹑鐵脛﹑大搶﹑尤來﹑上江﹑青犢﹑五校﹑□鄉﹑五幡﹑五樓﹑富平﹑獲索等,各領部曲,觽合數百萬人,所在寇掠。

光武將擊之,先遣吳漢北發十郡兵。幽州牧苗曾不從,漢遂斬曾而發其觽。秋,光武擊銅馬于鄡,吳漢將突騎來會清陽。賊數挑戰,光武堅營自守;有出鹵掠者,輒擊取之,絶其徹道。積月餘日,賊食盡,夜遁去,追至館陶,大破之。受降未盡,而高湖﹑重連從東南來,與銅馬余觽合,光武復與大戰于蒲陽,悉破降之,封其渠帥為列侯。降者猶不自安,光武知其意,□令各歸營勒兵,乃自乘輕騎按行部陳。降者更相語曰:「蕭王推赤心置人腹中,安得不投死乎!」由是皆服。悉將降人分配諸將,觽遂數十萬,故關西號光武為「銅馬帝」。赤眉別帥與大肜﹑青犢十餘萬觽在射犬,光武進擊,大破之,觽皆散走。使吳漢﹑岑彭襲殺謝躬于鄴。

鞅封于鄡。”臣賢案:下文雲「吳漢將突騎來會清陽」,又「追至館陶」,並與鄡相近。俗本多誤作「鄔」,而蕭該音一古反,雲屬太原郡,臧*(矜)**[競]*音作鄢,一建反,雲屬襄陽郡,並誤也。

渠,大也。尚書:「殲厥渠魁。」列侯即徹侯也。稱列者,言見序列也。

青犢﹑赤眉賊入函谷關,攻更始。光武乃遣鄧禹率六裨將引兵而西,以乘更始﹑赤眉之亂。時更始使大司馬朱鮪﹑舞陰王李軼等屯洛陽,光武亦令馮異守孟津以拒之。 建武元年春正月,平陵人方望立前孺子劉嬰為天子,更始遣丞相李松擊斬之。



分享與評論